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證實 台灣未被納入印太經濟架構

紐約布碌崙半馬回歸 華人高溫中熱情開跑

喚我小名

倩華∕圖
倩華∕圖

小名即乳名,又叫三朝名字。就是孩子出生的第三天,這天要為新生兒洗去身上的污垢,因此要給他取名字。

在我們農村,小名大多是隨意取的。男的大都叫什麼狗,春天生的叫春狗,秋天生的叫秋狗,還有夏狗、冬狗,甚至賤狗。有一個是他娘四十多歲時生的,他爹老年得子十分驚喜,給他取名為送狗,意思是上天送給他的孩子。還有叫蝦人的,那是生下來很瘦小,像隻小蝦一樣;叫洪水的,那是生他時發了洪水。女的大都叫姑娌,頭個叫大姑娌,第二個叫二姑娌,小的叫細姑娌。姑娌多了分不清,因此有了上屋大姑娌、下屋細姑娌、東頭毛姑娌、西邊花姑娌等特定稱呼。女孩也有叫什麼花的,主要看她生在什麼時候,如春花、秋花、杏花、茶花、菊花、梅花等等。相對而言,男孩子的小名取得更加隨意,甚至有些難聽,如癩子、疤子、糊粑、釘頭等等。鄉下人迷信,認為名字取得賤,孩子好帶,容易長大。以前醫療條件差,取這樣的名字,也是對孩子的另類愛護吧!

當然,也有文雅點的另類小名,那樣的家長大多是讀了點書。如我們村裡一家有四個兒子,分別叫石松、勁松、青松、綠松。還有一家,男人是鄉幹部,兩個兒子分別叫大華生、細華生,聽著就是不同。我爹爹讀了不少書,是老高中生,我的小名叫雙喜,也算是比較特別的。其實,我真正的小名叫雙益,因為我是自小跟了姑姑。爹爹取這個名字的意思是,希望我將來對兩家都有益。「雙益」有些拗口,而「雙喜」不僅朗朗上口,又顯得喜慶,叫來叫去便叫成「雙喜」。懂事以後,爹爹對我解釋後,才知道自己真正的小名叫雙益。不過,這個時候大家都叫我雙喜,已經無所謂了。這樣的名字,儘管稍文雅,也文雅不到哪裡去。不像現在,給孩子取名得絞盡腦汁,有的甚至還要上網搜一下,一定要寓意深刻或新奇別致。

既然是小名,當然是小時候用的,進學校讀書後,就要取學名,又叫大名。學名就取得比較正式了,有的家長還專門請人幫孩子取學名。如我的髮小蝦人,去報名時,他娘特意請老師幫取名字。老師看到蝦人身材瘦小,特別給他取了個「傑」字。他姓葉,派行是「祥」,學名便叫葉祥傑。老師把「傑」的意思解釋給他聽,希望他將來身材魁偉、才華出眾。蝦人聽了十分高興,逢人便說:「我有名字了,我有名字了,別叫我蝦人了,要叫我葉祥傑……」

不過,那時農村人大都沒有讀什麼書,取不出什麼好的學名,又懶得找人取名,有的乾脆就用小名當做學名。我從師範學校畢業後當了老師,我班上就有許多奇怪的名字。如戴六狗、劉二姓、王姑娌、陶喜慶等等,這些都是用小名作為學名。

叫你小名的人,往往是你最親的人。不論你長到多大,父母永遠是叫你小名的。在他們眼中,你就是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孩子。還有你的叔叔伯伯、三姑四姨以及你的哥哥姊姊等。小名從他們口中叫出來,不僅親切,更顯示出你們之間那濃濃的血脈親情。

叫你小名的人,除了自己的親人,還有就是最熟悉你的人,主要是那些父老鄉親。儘管有了學名,但他們還是叫你的小名。即使你做了大官,發了大財,也是這樣。如我的髮小蝦人,雖然取了學名,村裡沒有一個叫他葉祥傑的。我們是同學,也只是在學校偶爾叫他一聲葉祥傑,回到村裡還是叫他蝦人的。如果在村裡你叫這些髮小的學名,大家聽到會感到格外地生分。如果哪個人要求別人叫他的學名,村裡人會說:「神氣什麼?還不知道你就是某某人的孩子?」有些長輩還會這樣說:「叫什麼學名?從你出生看到大,你是個啥樣子,我還不知道麼?」懟得人無言以對。

我外出工作多年,回到村裡,大家依然叫我的小名。長輩和當年的小夥伴們直接叫我雙喜,年紀比我小的叫我雙喜哥,輩分小的叫我雙喜叔。不過,可能我是老師吧,受到特別的尊敬,有的老人覺得再叫我的小名似乎有些不合適,一聲「雙喜」之後,接著說:「看哪,你都做先生了,我應該叫你『謝老師』呀!」這個時候母親總是說:「他本來就叫雙喜嘛,那樣叫反而生分了!」老人便順勢說:「也是,打小就叫慣了,叫你『雙喜』可別見怪呀!」

老人這樣說,我不由想起了元曲作家睢景臣的套曲《哨遍.高祖還鄉》中的描繪:「只道劉三,誰肯把你揪扯住,白什麼改了姓、更了名,喚作漢高祖?」劉三是劉邦的小名,他做皇帝了,回到家鄉,父老鄉親還是喚他的小名劉三。正如俗話說的:「皇帝老子門前過,三歲孩兒喚小名。」做了皇帝尚且如此,何況我不過是一個老師,叫小名我怎麼會見怪呢?

頂著學名不知不覺走過了幾十個春秋,雖然習慣了這種稱呼,但在內心深處總覺得少了點什麼似的。我知道,那是小名帶給我的親切感。我因為喜歡寫點東西,除了學名,還有筆名。另外,上網註冊了QQ、登錄了微信、申請了公眾號等新媒體平台,我又有了幾個網名。但不管哪個名字,對我而言,都是一個符號。彷彿台上戲子的行頭,穿上了雖然好看,但那只是一種裝扮,並不是自己。行頭換下來,回歸本色,看到的才是真正的自我。因此,我最喜歡的還是自己的小名。

每次回到村裡,聽到大家用樸實的鄉音呼喚我的小名,那種感覺特別親切。這時,即使風塵滿身,也瞬間輕鬆下來。小名使我知道自己的來處,使我看到真實的自己。小名更是一葉方舟,雖然很小,卻能帶我通向心靈的彼岸。每當我疲憊迷茫的時候,總希望有個親切的聲音,在心靈深處,輕輕呼喚我的小名……。(寄自江西)

洪水 華生 微信

上一則

新書「入境大廳」紀錄異國生活 書寫遊子心情

下一則

135年首位女台北站長 胡詠芝棄百萬薪轉戰台鐵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