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一中政策vs.一中原則 國務院發言人批中扭曲美國政策

高油價短期難緩解 物價全面上漲 美經濟陷入衰退陰影

最驚險的優美——滑雪的魅力

猛獁山滑雪場雪道。(王士躍.圖片提供)
猛獁山滑雪場雪道。(王士躍.圖片提供)

北美的滑雪勝地多集中在落磯山脈和內華達山脈,因地理與海拔優勢,冬季雪量豐盈,滑雪運動盛行。史上共有六次冬奧會在北美舉辦,其中四次便是在這兩大山區的著名滑雪場拉開賽幕的。

在各類普及性體育項目中,滑雪大概是最具驚險和刺激性的一門戶外運動。對於滑雪發燒友而言,它不僅包含著緊張、優美、速動的肢體快感,同時還是一種賞心悅目、放飛自我的心靈享受,這是滑雪文化所獨具的審美體驗。

作為一個業餘愛好者,我在北美滑雪有年,也曾造訪過很多滑雪勝地。然而在諸多滑雪場之中,最讓我難以忘懷的還是加州的猛獁山(Mammoth Mountain)和加拿大的惠斯勒(Whistler Blackcomb)滑雪場了。

加州的猛獁山滑雪場,地處內華達山脈的南麓,群峰矗立宛若睡蓮,山形地貌錯落多姿。正如高爾夫球場的坡形地勢對於球手們十分重要一樣,地理形態對於滑雪運動來說亦不可小覷。猛獁山的遼闊雪原均勻地向四方輻射,在因約國家森林(Inyo National Forest)中俯衝和伸展,雪道蜿蜒起伏,千變萬化,然而其走勢清晰明朗,急緩難易適度,輕踏雪板,御風而下,有一種飄飄若飛之感。

常人只是歡喜漫天飛雪,玉樹瓊花,並不會在乎雪花的形質如何,可是對於滑雪一行卻很有一些講究,對雪花的形質乃至脾性都要儘可能瞭解。雪有粉雪、粒雪、片雪、殻雪、冰雪、野雪、藍雪和人造雪等幾十種分類,些微差異恐怕只有經驗豐富的滑雪老手才能真正分辨得出。內行人知道,須與雪相知如故,拿捏分寸,方可在板與雪的種種默契中收穫快樂。

猛獁山的雪質具有內陸雪的脾性,因海拔高,空氣乾燥,雪花酥鬆活泛,有一種白糖質感,是雪中的上品。這種粉雪充滿了近代俄羅斯文學的冬天韻味,往往在馬蹄和雪撬下飛濺時最見風致。阻力小,任擺布,左右逢源,雪板滑過如微風掠水,銀浪輕漾,嘶溜——嘶溜——隨著悅耳的摩擦節奏,腿關節都醉了。

至於人造雪,俗稱麵條雪,大抵是造雪機碾成的細綹,表面歸順平實,可是過度平硬帶來一絲不確定的詭異,更不消說,欠缺了天堂磨粉那份柔爽和自然,只能算是中品之雪。而冰雪是滑雪者的災忌,是黑色星期五。因其鋼硬光滑,與雪板相遇勢不兩立,不比平地溜冰可以飛旋自如,高山溜冰的結果猶如斷線風箏,稍不慎便栽入山谷,後果不堪設想,實屬雪中下品。至於藍雪,就是冰川,因人跡罕至,仍保留著古老的沉靜與完美,在一些人看來乃是雪中極品,其乃深不可測,挑戰者須有高超的技巧和完備的雪具才好涉足。記得我在加拿大惠斯勒滑雪時,一個錯誤的拐彎讓我誤入了霍斯特曼冰川(Horstman Glacier),當時只見眼前一片碧藍耀眼,恍如深不見底的火山湖,這座龐然大物在高冷中已沉睡了七千多年。通常冰川有自己的小氣候,變幻無常,剛剛還是風和日麗,忽來一陣暴風雪,轉眼間混沌迷茫,天地莫測。我和滑雪夥伴只能摸索著一步一步前進。那是雪神在發怒吧,總要給不知深淺的冒險者一點顏色瞧瞧。

惠斯勒滑雪場堪稱滑雪天堂,作為冬奧會的著名賽場,自然是北美乃至世界各地滑雪發燒友們趨之若鶩之地。每次來加拿大滑雪,我都有一種強烈的感受,那便是加拿大人似乎是更能領悟自然美學的人民,他們守著全球第二大的廣袤地土,卻一味地奉行環保主義。惠斯勒滑雪場的整體設計深具環保意識,呈現出高度的自然美與人工美的巧妙融合,號稱是北美最有人氣的超大滑雪場之一,幅員遼闊的原始森林也是保護得最好的。

惠斯勒屬濕潤大陸性氣候,森林茂密挺拔,繁息著道格拉斯冷杉、紅柏和龍鬚松,從山腳一直覆蓋到山峰,高寒帶還稀稀拉拉扭動著頑強的雲杉。自太平洋吹來的雲霧,吞吐繚繞,替滑雪場蒙上一層縹緲虛幻的色彩,這裡許多雪道的名稱也帶著一絲仙氣:九雲、天門、七重天……。只見滑雪者們的身影穿雲破霧而下,化作雪坡下的星星點點,那畫面就像燕群飛散於雲海間,忽而又變作中國畫上洋洋灑灑的飛筆點墨。

若滑著滑著忽然下起雪來,天空與地面霎時白成了一片。落雪會讓滑雪者失去地貌和景深的參照,造成視覺障礙。碰到這樣的天氣,最好是收板歇腿,去雪峰咖啡館小憩,捧上一杯熱氣騰騰的巧克力汁與友人對坐,或歪著頭獨自對著窗外發呆。

技藝高強的滑雪者喜歡挑戰高難度的黑鑽石滑道(black diamond trail),他們穿梭於野雪斷崖和貓跳雪墩兒之間,身披雪煙,恍如飛狐翩鶴,姿態優美。而藍色滑道(blue trail)則屬滑雪的中庸之道,介於陡險和平易之間,在安全感中不乏小小的刺激。

作家兼滑雪達人高汀(Seth Godin)曾說過:「人生就像是滑雪,目標並非是要到達山底,而是在太陽落山之前痛快淋漓地滑好這一場雪。」到達終點是滑雪的必然,然而滑雪的過程卻不可因此而忽視,每次騰越,每處迴轉,每板鏟雪,甚至每個旋停,都迸發出一股生命的激情和魅力。

而我近年漸漸捨難求易,不為別的,正應了那句印地安人諺語:「讓身體等候一下靈魂吧!」放慢速度,花些時間多瞅瞅風景,在靜與動之間感受人在大自然中的行色和心氣。看雲,觀山,賞雪,其樂無窮。我計畫中的下一個目的地是中國的崇禮,聽說在那兒滑雪,不僅能看綠油油的松柏,還可以遠眺萬里長城。(寄自加州)

作者在猛獁山滑雪場留影。(王士躍.圖片提供)
作者在猛獁山滑雪場留影。(王士躍.圖片提供)

滑雪 加拿大 加州

上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下一則

新書「入境大廳」紀錄異國生活 書寫遊子心情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