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科技拖累那指 史指震盪收低

南加台灣教會槍案 嫌犯為台灣外省第二代

早睡早起沒朋友

鄰居李太太最常向我們抱怨的,是她那青少年兒子常熬夜不睡。孩子小時候,她把自己童年兒歌教給他,什麼「美好的一天又開始,早睡早起身體好!」「太陽當空照,花兒對我笑,小鳥說早早早,太陽公公笑咪咪」,這些歌曲伴隨一代又一代人走過年少,教大家養成早起好習慣,不做小懶蟲。李太太的兒子從小跟著唱,身體力行,令她很滿意。她再趁機加上日常生活俗語小故事來教育孩子,如「一日之計在於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聞雞起舞」等等,規範孩子作息很成功。直到兒子長成青少年,便開始喜歡熬夜晚睡,生活起了大變化。

美國人稱早起的人(morning people)為雲雀,晚上不睡的的人(night people)為貓頭鷹。現在青少年似乎認為貓頭鷹比雲雀更酷更聰明,更活潑外向有幽默感,也更有創意。好像年輕不熬夜、不瘋鬧、不任性、不叛逆、不翹課,就不叫青春!青少年們喜歡過「晚上不睡,早上不起」的日子,好像只有到了深夜,時間才是自己的,熬夜在他們圈中變成一種時尚、一種習慣、一種癮、一種強迫症。檯燈成了夜貓子的陽光,他們不肯睡,聊天、打一場遊戲、刷刷朋友圈,或分享一首流行歌曲,越夜越狂野,眼珠子越晚越亮,非熬到睏得不行才上床。放長假時,上午睡覺,中午睡覺,下午睡覺,夜裡玩手機,搞得整個生理時鐘大亂,弄成除了睡覺時間不想睡覺,其餘時間都想睡覺。這可急煞了當父母的。

媽媽苦口婆心地勸青少年:「晚睡不健康,熬夜會熬掉幸福感,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孩子回說:「早起的蟲兒被鳥吃,早起的人不懂享受夜生活。」爸爸說:「早睡早起身體好,神清爽氣。貪玩貪睡,添病減歲。」孩子則道:「晚睡晚起心情好,早睡早起久而久之就會發現,一個朋友都沒有!」奶奶也加入嘮叨:「睡覺為養生之首,晚睡晚起人易老,熬夜晚睡等於慢性自殺。」孫子辯說:「早起的痛苦相當於當場要命。」著急的爺爺也不免說道:「你要吃飽,要早睡,不要仗著自己長得醜就可以任意熬夜。夜貓子眼圈再黑,也成不了國寶。」

晚睡當然不易早起,孩子每天早上趕上課是一大掙扎,每個鬧鐘邊,都有一個不想起床的賴床蟲,他們看一眼時間不是為了起床,是看還能睡多久。一星期總有那麼一兩天,一萬個不想醒來,十萬個不想起床,想任性地睡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爛。稱自己是起床特睏生,和心愛的被子上演著抵死纏綿、你儂我儂、戀戀不捨的拉扯戲。

成長中,早起晚睡的糾結延續著,直到孩子懂事後,開始在職場打拚後,說了一句耐人尋味的話:「小時候,我以為早睡早起身體好,是一句口號,現在才發現,那是三個願望。」(寄自加州

加州 手機 教育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