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拒被割韭菜 張庭提告維權 要回凍結20多億資產與聲譽

胡錫進:美軍若來台將被解放軍打出屎來 沉入台海餵魚

哈尼族的千年天梯(下)

哈尼族婦女與梯田。(李丁.圖片提供)
哈尼族婦女與梯田。(李丁.圖片提供)

梯田窄小、彎長、重疊,走近它就知闢山造田之艱難與智慧。坡緩地大,開墾大田。坡陡地小,修築小田。溝邊、坎下、石隙也開田,最陡峭的地方的田地僅有雨傘大,田雖多,形不同,一坡就有成千上萬塊田。大溝渠有木製凹槽分水器,按灌溉面積需要公平分派水量,由村民選舉溝長監督管理。栽秧季節把秧苗插完,立即在田中放入魚苗,等稻穀收割時魚已長大,與稻穀同時收穫。

哈尼人信奉自然神,開墾梯田時順應山的走勢,水的流向,樹木的成長空間,體現了對自然的敬畏和呵護,因而達到人和自然萬物的和諧。把坡面變成平面的土地,水被留住了,經年耕種積累了厚厚的土壤層,保持住了水土、養育了人。哈尼人將野生稻馴化為陸稻,再改良為水稻,培育了紅米、紫糯米等許多優良的水稻品種。哈尼梯田還是「最壯美的人工濕地」,對當地控制泥石流、保持水土、維護生態平衡起到了重大作用。

村寨裡的「蘑菇房」是哈尼族重要的文化符號,外牆用石塊、夯土、磚坯砌成,屋頂覆蓋厚厚的茅草,狀如蘑菇。一般有三層,下層養牲口放農具,二層居住,頂層儲藏糧食。從房子蓋好那天起, 火塘就生火,火種永遠不滅,代表家族的興旺。過去一座座的蘑菇房點綴在梯田當中,像開遍山野的蘑菇。

哈尼人居住在偏遠閉塞的山地,世代延續著稻飯魚羹的傳統。「男不離刀」,刀是哈尼男子防身和生產勞動不可或缺的工具;「女不離背簍」,背簍是婦女必不可少的生活工具。哈尼族婦女的傳統衣裝是:黑色或藏青色自家染織布縫製的對襟長袖衣、百褶短裙或褲子,繡花綁腿,佩戴銀掛件。黑色為服色、紅色為裝飾,「尚黑」與「敬紅」的觀念可以從哈尼族創世神話說起,黑色代表大地,民族的生存色;紅色象徵神靈,被視為保護色。

法國人Yann Layma以「山的雕刻者」為主題,將氣勢磅礡的梯田和世代扎根於此的哈尼風情第一次對西方展現,被評為「1993年度新發現的世界七大人文景觀之一」。哈尼人才醒悟:祖先用千年的生命與汗水築造的梯田是一道世界級風景!

哈尼人說,梯田不是神話不是奇蹟,是用自己的腳走出來的路。先民們為稻粱謀生,胼手胝足,將哀牢山深處的崇山峻嶺雕琢成直入雲端的浩瀚梯田。梯田稻作是哈尼族千年來社會文化的軸心。龐大的梯田是弱小民族漫長艱辛的發展史,直觀地展示哈尼先民在自然與社會雙重壓力下頑強抗爭,繁衍生息的艱辛,體現哈尼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生存智慧。

元陽梯田成了攝影師與遊人的寵兒。面對群山梯田雲海,他們是否理解深藏其中的莊嚴和敬畏,這種敬畏對於城裡人已經非常陌生和遙遠了。哈尼梯田孕育的不僅是水稻。梯田是哈尼人的衣食父母,也是他們生活的魂魄,他們的精神源泉之所在。哈尼族留給人類的遺產不僅是梯田和蘑菇房,更有尊崇大地的教誨。無文字造成歷史記載的空白,由民族的傳世古歌來填補。他們用自己的語言唱出了長篇遷徙史詩《哈尼阿培聰坡坡》:哈尼族一生成便輾轉在路上,遷徙沒有盡頭,每一次出發都是一次掙扎。古歌〈湘窩本〉唱出了他們為什麼最終留在深山裡,選擇了梯田和水。短篇的頌詞唱出了與農耕相伴而生的多聲部民歌。他們傳承父子連名制,把個體和族群乃至神的家譜相連。他們的生活節奏由稻米生產季節決定,春耕夏耘秋收冬儲,各有名目繁多令人眼花撩亂的祭祀儀式,「貝瑪」(祭司)充當著人神之間的橋梁。祭祀核心都是與遠古的神靈交流,祈求諸神護佑稻田豐收。特別供奉寨神林,是對森林、水源的敬畏和呵護。他們舉行古老的葬禮,展示著豁達超脫的生死哲學。哈尼人生存不易,生命頑強,把村泰民安、五穀豐登的願望融入宗教情感之中,讓這麼寂寞這麼偏遠的山區,靠梯田生存的人們日子能過得活色生香。

過去,哈尼人有幾畝地幾棵果樹,一頭牛一匹馬,就可以過唱歌跳舞喝酒的小日子。如今,哈尼族山村幾乎被裹挾著迅速進入旅遊開發和現代生活中去。年輕人相繼趕往都市打工,生活不再完全依賴梯田生產稻米,做農活的多是老人婦孺。人們更樂意接受便宜舒適的衣服,不願意再穿民族服飾,覺得土。土牆草頂的蘑菇房被視為落後,賺了錢就拆蘑菇房,建磚混結構石棉瓦屋頂的房子,寬敞明亮衛生,房屋中央也無需火塘了。蘑菇房僅存在箐口民俗村。

哈尼子孫將來還會堅守山村,過著雨露霑衣帶月荷鋤歸的生活嗎?能繼續守望民族千年的鄉土田園嗎?過去元陽僻遠閉塞,得以保留梯田的本色和完整。縣城修了公路,紅河建成了或在建越來越多的水電站,會不會影響梯田用水?大量遊客湧入,祭祀的隱祕性神祕性被破壞。哈尼族沒有文字,其文化傳承只能靠知識階層「摩匹」世代口耳相傳。漢文化長驅直入,會不會把少數民族的文化割裂甚至同化殆盡?

哈尼人盤桓在傳統生活和現代化進程的門檻上,橫亙於農耕文明與現代文明之間的鴻溝越來越小,任何神靈都無法阻止哈尼人走向未來的步伐。(下)(寄自喬治亞州

村寨被雲霧掩映得如夢似幻。(李丁.圖片提供)
村寨被雲霧掩映得如夢似幻。(李丁.圖片提供)

雲端 喬治亞州 攝影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