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Omicron輕症不怕?專家曝這後遺症 恐丟了工作

加州婦多次為兒辦性愛趴 受害少女哭求「不准保釋」

與丈夫吵架後

雖然沒有數據統計,但是在我的思維裡,除非神仙眷侶,否則平凡夫妻大概都有一兩次,或者先生,或者妻子離家出走的經驗吧。但是認識的眾多朋友中,沒聽過有哪家夫妻曾有離家出走的事情,我一廂情願的思維,顯然有待修正。但再進一步想,這種隱私當然不會傳出去,就像我的兩次離家出走,何曾跟朋友說過?

那時我和丈夫還很年輕,兩人在小城裡開一家中餐廳,裡裡外外有許多雜亂的事情。我管前場,先生管廚房,餐廳不大,短短的距離卻牽出長長的爭執。

一次爭執後,我氣得直接開車到一個就近的旅店。待氣慢慢消了之後,想到餐廳中午最忙的時段,客人排隊等在大門外,不知服務生上茶上菜可有出什麼差錯?最後又想到十歲的兒子和八歲的女兒,他們回家見不到媽媽,我的眼眶就紅了。

第二天,我選定兒子每天放學回家的路線,看著兒子背著書包踽踽獨行的背影,便把車停在路邊,叫一聲兒子的名字。兒子奔跑過來,帶著哭腔問:「媽媽,妳去哪裡了?不管我們了嗎?」至此,我下定決心以後再也不離家出走。

歲月不居,兒女都離家讀大學了,兩個年過半百的夫妻,竟然還是上演了一次離家出走的鬧劇。

那也是多年前的事了,原因早已忘記,只記得我一生氣就叫了部計程車帶我去旅店。當時,我們開的餐廳已經結束了,我內心沒有牽掛,想過一陣子一個人清靜的日子。我帶了幾本喜愛的書,準備在旅店住一段時間。

我讀著帶去的書,讀著讀著,腦中卻斷斷續續冒出來一些問句:

「他早餐後的藥吃了嗎?氣溫下降,他走路穿夠衣服嗎?廚房爐台上的火關了嗎?前後門都關上了嗎?車庫的門關了嗎?每天的信拿了嗎?……」我被這麼多的問號壓得喘不過氣,為了解救自己,只好打電話讓先生來接我回家。

怎麼兩次都是我離家出走呢?是不是我是O型血的人,脾氣比較易怒暴躁呢?季羨林在他的一本書《悲喜自渡》裡,有這樣的幾句話:「一個人倘若能管理好自己的情緒,消化人世悲喜,縱然經歷坎坷,也必能得到一定的圓滿。」我就以這句話為座右銘,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不再離家出走。

先生是B型血的人,也會發脾氣,而且一發不可收拾,但是他從來不離家出走,他平日樂觀,常常笑語連篇,還喜歡唱歌。只剩兩個老人的家裡,有他的歌聲可趕走許多寂寥,帶來許多歡樂。這樣個性迥異的兩個人,做了五十七年的夫妻,走過萬里平川,崎嶇山谷,相扶相持過日子。

我再也不會演出離家出走的鬧劇了。(寄自德州

德州 隱私

上一則

潼湖的記憶

下一則

果仁之語(上)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