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Omicron是最後變種?佛奇:不會完全消失 改地區性流行

美航空業警告:5G將導致航班大亂 引爆災難性危機

是美夢還是噩夢?(下)

黛安/圖
黛安/圖

老杜夫妻倆經過兩年的忙前忙後,做的事賺的錢也只夠養家糊口,哪還有什麼財力精力去思考美國分公司的業務。因為分公司的業務停滯不前,不能達到申請綠卡的起碼條件,老杜的綠卡申請被移民局拒絕了。為了延長他們在美居留的時間,我們為他的案子上訴,希望幫老杜爭取時間,好讓他有時間去把分公司的業務做起來,以滿足綠卡申請的條件。

後來,我們才發現老杜背著我們去了另一家律師事務所,用幾萬美金買了一個美國職業移民第三優先類別(EB-3)的名額給他的太太,這名額順利地為他全家申請到綠卡。EB-3是專業技工移民,是移民簽證類別中最傳統的雇主擔保的移民簽證,要求申請人至少擁有美國或經過認證的其他國家等同於美國本科或以上的學位,還需要申請人找到合適的美國雇主提供長期的就業擔保,而且還需要美國雇主幫助她向有關部門申請勞工卡。由於這個名額當初的申請人是個女性中國保姆,正好是杜太太在做的工作,其他的文件都被這家律師事務所給包辦了,於是這一家人所需要做的就是等待綠卡了。

生活穩定下來之後,有生意頭腦的老杜就著手成立自己的專業房屋修建的團隊。他首先花錢去搞了一個裝修建築師執照,然後他以低價策略正式加入房屋修建工程的競標中。同時,他用自己全部的老本承租了一個倉庫,開了一家建築材料批發公司,不僅以成本價供應自己的工程隊,也以相對市價低一點的價格,供應給一般大眾。

在老杜夫婦都在忙事業的同時,時間也走得快速,小土豆快要二十歲了。因為家中沒有人有空關心他,也沒有人有能力教育他,他慢慢放棄了學業。剛來美國時,他上課完全聽不懂,也沒有辦法溝通,他的課本對他來說就是天書,高中畢不了業,成天就是關起門來打遊戲。看著兒子這樣,老杜心中暗暗叫苦,畢竟當初來美國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他的前途。如今五年過去,小土豆從前在中國也只是學習落後,如今則已到完全放棄的地步。美國的法律保護孩童,禁止對孩子施行肢體和言語的暴力,因此老杜對兒子既無力教育也無法管教。老杜只得到處托人幫他補習美語,心想如果兒子的美語可以提升,他就可以在公司幫忙接待顧客或者應付政府的檢查工作,這樣也算是幹些正事。

為了不讓小土豆天天關在屋裡,老杜就想讓他到工地上鍛鍊,於是,老杜每天早上上工時就會叫上小土豆一起去工地。只不過每次老杜只要人一走,小土豆也就立刻回家繼續玩他的遊戲機。這讓老杜真是傷透了心,他心想,要小土豆為杜家光耀門楣是不實際的奢求,只要兒子以後能有謀生的技能,能平安地過日子,就謝天謝地了。

日子過得飛快,一下子又過了幾年,小土豆還是絲毫沒有長進。一天,老杜又叫上小土豆去工地,他們今天要開始給一個舊大樓做翻新。工人們都在拆一面老牆,老杜拿了一把鐵鍬交給小土豆說:「你在這裡跟大家一起把這堵牆拆了,下午你還得幫我應付市房屋檢查局的檢查。」說完老杜就匆忙地去他的建材行張羅材料了。老杜把需要的建材裝車之後,已經到了午飯的飯點,就順路買了些漢堡回工地給大家當午餐。回到了工地,他怎麼也找不到小土豆,聽工人說,他早上人一離開,小土豆就不見了,工人們都以為小土豆跟著老杜走了。老杜聽了,心裡為了這個不爭氣的小冤家暗暗叫苦。無奈之下,大家就先坐下來吃午餐,之後就開始收拾推倒在地的牆磚。老杜一遍又一遍地打小土豆的手機,怎麼打也沒人接。不一會兒,聽到有位工人突然大叫了一聲,他發現了倒在牆磚下面的小土豆,大夥連忙七手八腳地把血肉模糊的小土豆挖出來送醫搶救,這時的老杜早已嚇得兩腿一軟癱倒在地上。

原來,早上老杜離開後,小土豆立刻丟下手上的鐵鍬,拿出遊戲機就躲到廢牆後面去打遊戲。這邊工人們找好了推牆點,清點了一下人數,又叫了幾聲沒人應答,就以為牆後面沒有人了。那邊小土豆因為工地嘈雜正戴著耳塞全神貫注地打遊戲,根本不知道牆那頭是什麼狀況。於是,轟然一聲中牆倒了,也把小土豆壓在磚牆的下面,連一呼救聲都來不及發出就昏了過去。送醫後,經過幾個小時的搶救,小土豆的命是保住了,但是嚴重的腦震盪讓他的記憶力衰退,嘴角會不自覺地流口水,平時就是一個人在發呆,幾乎成了癡呆兒。

老杜埋怨自己不該為了兒子傾家蕩產來美國,苦頭吃盡不算,還把兒子也毀了!杜太太成天淚流滿面,她認為讓小土豆平安地在家打遊戲比什麼都強,她怪老杜不該逼小土豆去工地,她怎麼也邁不過這道坎,天天找老杜發洩,久而久之得了抑鬱症。最後他們離婚了,她帶著小土豆放棄綠卡回中國去了。老杜就像做了一場噩夢,忙活了一場,到頭來妻離子散,孑然一身。他當然不甘心,留下來咬著牙繼續在美國專注在進出口和裝修的事業上。

兩年前,老杜從中國探望小土豆回來,他告訴我,小土豆已經三十歲,回中國後一直在看中醫,利用針灸、推拿、按摩等方式進行復健,基本上恢復了健康。老杜的前妻通過她家裡的關係,在鎮上郵局幫小土豆找了一份郵差的工作。小土豆對以前在美國生活的那段經歷記得並不太清楚,他正在和他青梅竹馬的鄰居妹妹談戀愛。老杜準備在他老家溫州開一個裝修材料公司,父子一起做中美跨國的建材進出口生意。

再見到老杜是在一年前,他一家子在聖荷西市中心的中餐館用餐,他滿臉堆著笑容。原來,他之後在美國再婚了,娶了一個從中國來美國旅遊的年輕女子,婚後不到一年,他的小兒子出生了。看到他曾經歷的跌宕起伏,如今有了一個嶄新的家,也真正意義上實現了他的美國夢。苦盡甘來正是大部分移民的寫照。美國並不一定意味是流奶與蜜的土地,移民絕不是一幅水到渠成的童話,不能盲目地相信出國就可以飛黃騰達的神話,更不能指望出國是下一代最好的出路。如果沒有充分的準備和正確的期待,來美國可能不一定會有滿地黃金的美夢,而是滿地荊棘的噩夢。

註:本文作者任職於美國律師事務所,本文由真實案例編寫,為保護當事人隱私,人名地點皆經過修改。人物性格和案情經過,若有雷同,純屬巧合。(下)(寄自加州)

美國 移民局 綠卡

上一則

離家出走守則

下一則

用「茶金」尋爺爺足跡 林君陽盼小人物故事引共鳴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