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Omicron是最後變種?佛奇:不會完全消失 改地區性流行

美航空業警告:5G將導致航班大亂 引爆災難性危機

是美夢還是噩夢?(上)

黛安/圖
黛安/圖

我在美國的工作,是從灣區的一家辦理移民的律師事務所開始的。進律所的第一天,我被分派去處理移民的案子。開始工作前,案件主管梅麗領我這個新人去和律所各個部門的同事相互介紹認識,只見每個人都禮貌性地向我微笑或點頭之後,就馬上各自埋首在工作中了。我感覺到這裡的工作十分繁忙,同事們工作也都很努力。

然後梅麗遞給我一本名為《美國移民案例指南》的書,這書足有五吋厚。她指著書對我說:「這書是移民案例的葵花寶典,可以讓你像吃大力丸一般功力大增。」說完,我們一起哈哈笑了起來。

接下來的日子我可就笑不出來了,因為辦理移民案件比較複雜,還必須按期限完成。為了完成我自己的工作同時又不扯別人的後腿,我每天總是第一個來上班,最後一個下班,就連周末都找時間回律所加班。後來所裡又來了新同事,來向我做介紹時,我也只能禮貌性地對他們微笑點個頭,我這才明白在那裡能和同事說上幾句應酬的話幾乎是一件極其奢侈的事。

皇天不負有心人,兩個月日日夜夜的努力下,我已經可以較獨立地處理移民的案件了。當時的案件中,較多的一類就是中美跨國公司為在中國將要來美的高管辦理他們來美國分公司的跨國高管L1A工作簽證,如果分公司還沒有成立,還得幫助辦理美國分公司的成立手續。我經手過的,就有二十多件這類型的案子。律所的主任律師非常重視跨國公司移民的案子,每個周會當中,他都會一直強調由上自下必須貫徹的宗旨,符合條件的,得保證客戶完美著陸;不太符合條件的,得協助客戶完善他們的條件。取得L1A簽證之後,受益人可以入境美國,在美國的分公司工作。

其實,很多來美國艱苦奮鬥的華人中,有一部分更多考慮的是他們的下一代,希望孩子們可以在自由的環境下,改變生活現狀,接受美式教育,將來大有作為。這也明顯地體現在我經手的幾個案例之中。

其中一位主人翁是來自浙江溫州的老杜,十年前他在家鄉開了一個化學原料公司,老杜有做生意的頭腦,所以生意做得還可以。但是,每一筆生意都要上上下下裡裡外外地打點,日子久了雖然是賺了些錢,累死累活的付出換來的是不成正比的收入,大部分的錢都進到別人的口袋裡,於是他心裡總憋著一口怨氣。

表面上,老杜一家人的生活令人稱羨,實際上老杜夫婦兩人在公司經營上所承受的精神壓力非常大,以至於杜太太一直懷不上孩子。為了能有個孩子,老杜真沒有少花心思,儘管走訪了各大醫院的婦科專家,嘗遍了不少名中醫的祖傳祕方,折騰了近十年還是不見果效,只能眼看著別人家像下雞蛋似般容易地生孩子,然後就蹦出一家子其樂融融的歡聲笑語。而老杜的太太就快要過了適產的年齡,為此,老杜十分沮喪,暗嘆命運對他不公。

就在老杜正要放棄的時候,三十六歲的杜太太突然意外發現自己懷孕了!這真是上帝給他們的一個遲來的禮物,兩人如獲至寶。杜太太連打個噴嚏都小心翼翼,好不容易熬過了十月懷胎,隔年喜得一個大胖兒子,他們給他起了一個小名,叫小土豆。小土豆長得可愛又聰明,夫婦倆跟別人提起他的時候,都會不自覺地笑得合不攏嘴。此後,杜太太除了責無旁貸地照顧小土豆之外,對其他事都變得漠不關心。舉凡小土豆的生活起居、上下學、考試比賽、課外輔導,到學習鋼琴、象棋、繪畫、書法,杜太太都親自督辦。時間久了,她發現小土豆對這些國內的正常校內外的各種學習都不上心,但因為寵他也就不逼他。老杜則工作繁忙,對自家這個獨苗更是有求必應。

小土豆七歲那年,從鄰居的孩子那兒學著並愛上了上網打遊戲,這一打就像著了魔一般,整天捧著遊戲機廢寢忘食地玩。老杜原以為小土豆有了可以讓他上心的東西,就不會老纏著大人們,自己也就可以騰出時間和精力去想他的生意經,賺更多的錢。於是小土豆要求任何新電玩遊戲總是被滿足著。小土豆就這樣迷戀上了電玩,可以沒日沒夜地玩,就更不愛念書了。

眼看小土豆就要上中學了,夫妻倆發現他的成績每況愈下,將來中學能否畢業都成問題。老杜自己沒讀幾年書,在小土豆的課業上完全幫不了忙,想罵罵不聽,想打又捨不得,再加上杜太太的溺愛,讓老杜一時之間束手無策。

國內競爭十分激烈,小土豆顯然不適應這樣的教育環境和方式,老杜慌了。1994年初,他從生意圈的朋友那裡得出結論:投資美國不僅可以壯大生意,也可以趁機為小土豆尋找適合他成長學習的環境。於是,老杜經由旅遊簽證進入美國探路,通過朋友的介紹,他便來到了我們的律所。

根據老杜提供的訊息,我們向他做了初步分析,按照老杜在國內的公司規模,他可以在美國開分公司,然後我們就可以為他申請L1A的跨國公司高管的工作簽證。但是,老杜並沒有預期的喜悅,他反思自己和太太都已經四十好幾,在國內的公司雖然沒讓他大富大貴,但至少可讓他一家子好吃好喝地過一輩子。來到美國,一是人生地不熟,二是語言不通,雖然可能是機會,也可能是險境,於是他下不了決心就回國了。

回國後,一件事的發生卻讓老杜重新下定決心要遠走他鄉。之前,他為了打通關係曾花了十五萬人民幣賄賂過市裡的副市長,就在他回國幾天後,這個副市長被抓了。老杜怕自己被牽連,就決定遠走高飛。於是,他又聯繫上了我們,按照我們原先說的步驟,建議他馬上在美國設立一家子公司。這次,老杜不加思索地和我們簽了合同。老杜L1A簽證的申請遞交移民局三個月之後,他一家三口的簽證都一起批了下來。於是,這一家人就來到了新大陸開始他們的新生活。

可是老杜並沒有繼續做他的老本行,一是美國對化學原料的進出口管理十分嚴格,技術含量和環境保護的門檻很高,政府單位一律照規定走審核流程,在國內送禮、拉關係、走後門那些做生意的套路,在美國完全行不通,對他來說難度太大。於是,老杜乾脆跟著老鄉的裝修隊出去打工先賺點小錢貼補家用。剛開始,老杜只能先幹點力氣活。兩個月下來,老杜開始接觸到一些技術工作,從中他很快發現美國房屋的建造很有規律性,在建材行裡的建材大部分都標準化,尺碼齊全應有盡有,工人裝配的技術也標準化,憑著他的那點小聰明很快就能舉一反三,學了不少的工藝。在此同時,小土豆則在住家附近的中學就讀,杜太太也找了一個保姆的工作,一家人的生活漸漸地穩定下來。

(上)(寄自加州)

工作簽證 美國 移民局

上一則

拈酸

下一則

「瘋狂理髮師」音樂劇大師 史蒂芬桑坦去世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