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Omicron快速蔓延 南非染疫突破300萬例

對抗Omicron 美專家:疫苗打滿、口罩戴好

逃學離家的叛逆少年

十六歲,我上初中二年級,正值叛逆期。當時舉國學習「白卷先生」、落實「停課鬧革命」的指示,我就讀的學校也亂成一鍋粥,學生進出校門如逛街一般隨心所欲,我班上同學的上學情況也如三天打漁兩天曬網般,於是我也滋生出逃學的情緒,我向父母提出想回老家待一段時間的想法。但父母不依,母親說:「回老家可以,但要等到放暑假啊。」我說:「我現在不上學了,在家等著放暑假。」母親瞪起眼睛:「不上學就是曠課,學校會開除你的!」我直起脖子大聲說:「我不管,反正我不想上學了。」父親見到我向母親頂嘴,便操起一塊小木板,拍在我的腦袋上。我感覺腦袋「嗡」地一下,立刻痛得蹲在地上。

父親這一木板灌頂,更加重了我偷跑回老家的意念,我悄悄地做起離家出走的準備。按兒時記憶,老家在遼西義縣,須坐兩段火車,先從撫順乘車到瀋陽北站,之後乘坐第二天早晨火車到九道嶺車站下車,再順鄉道行走十二里,就抵達老家村莊孫柏屯。

經過幾日準備,我確定了出走的日期。啓程當日,我提前為家人做好晚飯,並將一紙條別在暖壺把上:「爸媽,我回老家了,不用掛念,我認識路。」隨即我揣著積攢的零用錢和母親交付買糧購菜的餘款,偷溜出門,踏上出走之旅。

當我踏入老家房門時,祖母、老叔和老嬸都面露驚愕神情,跟著為我張羅飯菜。幾天後老叔收到我父親的來信,知曉了我突然造訪老家的因由。而此時,因水土不服和臭蟲叮咬,我的身上多處長膿瘡。祖母見狀,便把土黴素藥片碾碎,滴上豆油給我敷上。這段時間,我也知曉了老家生活的艱難:生產隊每年供給每人三百斤毛糧,一色高粱米,副食是黃瓜、茄子、辣椒、西紅柿,再有便是醬缸醃製的醃菜。

為了不在老叔家吃閒飯,我努力幫老叔多幹點活。我每天默默為菜園澆水,挖抬灰土漚糞肥,隨老叔侍弄大田莊稼,再有空閒,便幫老嬸照看小女兒。掛鋤時節,老叔請木匠更換窗戶,我步行十里地到集市購買細菜,並替老叔運送沙土。

十七歲生日蒞臨,祖母和老嬸給我包了餃子,皮是高粱麵、餡是雞蛋和韭菜。見此,我悄悄地寫信給父母:「寄點糧票來,彌補我的額外吃食。」父親很快就寄來二十斤糧票。

離家出走轉眼兩個月,秋季開學之前,我踏上回家之路。沒想到,全家人一起到火車站接我,並對我現出驚嘆:「你說話咋變味了呢?」老家兩個月的水土浸潤,把我的口音滋養出濃郁的遼西腔。更沒想到,翻看包裹時,意外看到了老叔捎回的二十斤糧票。(寄自加州

加州 餃子 雞蛋

上一則

《老物件情懷》小孫女的鞦韆架

下一則

我是他的記憶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