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澳洲法院駁回上訴 約克維奇認輸將離境

東加火山爆發通訊全斷 布林肯關切 紐總理:有重大災損

內心戲

我的父親是粗木工木匠,後來當了建築包工。1950及1960年代的台灣,建案不多,父親和祖父常常要去外縣市工作。後來台灣經濟起飛,在我們家鄉就建案不斷,彰化地區有許多著名的建築是父親經手建造的。

幸福總是短暫的。有一天父親的眼睛感染發紅,醫生說是角膜炎,可是點眼藥水無效,後來的症狀像是感冒。一天清晨,父親突然恐慌地大聲呼喊母親,說他無法走路了。接下來的各種治療均告無效,當時彰化基督教醫院甚至請來日本醫生為父親診治,但醫生也只說是不知名的怪病。

父親病倒無法工作,令小小年紀的我整日心神不寧。可能是受到《星星知我心》和《晶晶》這類電視連續劇的影響,我深怕家庭將產生巨變,我和弟弟妹妹們會像劇中情節一樣,被送給別人收養。這種不安的情緒一直在我腦海中盤旋,我每天留意有無陌生的婆婆媽媽來家裡和大人們說悄悄話,過了一陣子卻什麼都沒發現。接著我開始猜想,是不是會先把最小最不懂事的小妹送人?有這個懷疑之後,我每天放學回到家,都先把家裡巡視一遍,看到弟弟妹妹都在家,我才放心地去找鄰居小孩玩。

我還開始在心裡想:萬一我和弟弟妹妹們被分散了,該怎麼辦?於是我暗暗在心裡計畫離家出走,構思如何把弟弟妹妹從不同地方找齊,如何帶他們一起回家。

這樁離家出走的內心戲,一直埋在我的內心深處。

日前,我中風住院,一天大妹來病房跟我說:「爸爸今天來醫院回診拿藥,我問他要不要來看你,他說不要。我問他為什麼。爸說,怕自己看了會哭。」那瞬間,我感受到父親當年內心的恐慌,我立即暴哭一場,同時也把多年前那場離家出走的內心戲講了出來,惹得太太和大妹在一旁啼笑皆非。

父親的病在當時群醫束手無策,後來便停止治療,父親就自己天天練習走路,而後逐漸康復。那場怪病之後,父親在一宗建案中賺了比較多錢,家境反而比他生病前更好。我和弟弟妹妹一直都在一起,沒被拆散,無經濟之憂的父親讓我們都受了很好的教育。

感恩老天爺的眷顧,當年雖發生一場變故,但我們家人沒有被拆散,我和弟弟妹妹都平安長大了,如今各自有美滿的家庭。(寄自內華達州)

台灣 工作 中風

上一則

潮來(三)

下一則

秋遊明尼蘇達(上)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