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以色列因Omicron鎖國14天 英擴大口罩令

全球首張Omicron照片發布 密集紅點顯示比Delta更多突變

差點跟戲班子跑了

黛安/圖
黛安/圖

我還不滿十歲,讀小學四年級的時候,那時正值日寇侵華,我們逃難到了福建省最北端的崇安縣,並在那裡定居下來。現在崇安縣已改名為武夷山市,已成了著名的觀光地點。當時的崇安縣只是個貧脊的蕞爾小縣,人們的物資生活條件極差,根本沒有什麼娛樂可言,我們住在那裡的兩年之中,只有兩個戲班子到那裡演出過,一個是國劇(當時叫平劇或京戲)戲班子,另一是越劇(當時叫紹興戲)戲班子,他們是在崇安縣附近的十幾個縣城巡迴演出,然後來到崇安縣,約停留半個月左右,每天演出一場。

戲班子來演出,對當時的崇安縣百姓來說,可是一件大事,人人攜老扶幼,前去觀賞。我們家自然也不例外,每晚我都跟著大人一起去看。

直至現在,我仍完全聽不懂國劇和越劇,何況當時。但我「看圖識字」,喜歡演員那各式各樣的裝扮,喜歡聽那鑼鼓喧天的聲音。尤其是,國劇每晚的劇目裡幾乎都有一齣武打戲,那是我最喜歡看的戲。飾演武打戲的演員是武生,武生大致有下列三種,如果是官府的將軍,就身著戰袍,背插四支令箭,頭戴戰盔,兩根長羽毛凌空搖曳,腳蹬厚底戰靴,手持長槍或大關刀,大闊步左右斜行,威風凜凜。如果是民間英雄豪傑,多半是武生中的小生,手持寶劍,扮相俊俏,風度翩翩,且多為戲中的主角。如果是綠林好漢,則是一身短打衣裝,穿薄底靴,翻滾跳躍,更見真功夫。以上三種我都喜歡。尤其是武生對打的戲,其動作熟練,出拳出腳乾淨俐落,掄槍舞刀如行雲流水,二人配合得天衣無縫。雖然我對戲中的情節完全不懂,不但聽不懂唱的是什麼,連對白也都聽不懂,但只要看那些武打的動作,就足夠過癮了。

由於對那些武打動作太過痴迷,常幻想自己就是那劇中威風凜凜的武生角色,我甚至因此想要去學武打,未來想成為一個戲班子的武生。

有這種念頭的還不止我一人,我同班的男同學們,幾乎人人都和我一樣,在戲班子演出期間,也是每晚去看戲。他們也都完全看不懂國劇和越劇,但也和我一樣著迷於台上各種武打的動作,甚至也同我一樣有志於成為戲班子的武生。

在學校裡,下課的時間,我們三五成群,有的撿一根木棍當作寶劍,有的拿一支掃把當作關刀,自己編些台詞,模仿起戲裡的動作和唱腔,對打起來。有時不小心失手打到對方,或被對方打到,都毫不介意。還有的學翻跟斗,卻摔得鼻青臉腫的,但也毫不在乎。

同班中我有兩個死黨,三人天天粘在一起,彼此無話不談、無事不知。有一天,其中一人突然對我們兩人說,他不讀書了,他要跟戲班子走。他進一步解釋,說他有一天在鄰居一個六年級同學家裡,聽那個同學的一個十幾歲的哥哥告訴他,那些武打的武生,都是從小就進戲班子跟著師父學的,等到長大了學會了,也成了名家。又說那些從小進戲班的,有的是家裡窮,養不起,就把他(她)送進戲班子,有的則是偷偷地瞞著家人,跟著戲班子跑了的。說到這裡,我同學說他也決定要跟戲班子走,問我們兩人是不是也跟他一起走。

我們兩人一聽,起初還覺得這是不可思議的事。我心裡想,怎麼可能做這種事呢?難道就此離開家了嗎?但是經不起那個同學的堅持,又因為他說長大後學成了就可以出名,並且到各地去演出,可以到許多地方去玩。加上我們兩人也的確對於成為一個有名的武生戲子充滿了嚮往,最後我們兩人也決定要一起去。

商議既定,我們誓言要保密,絕不能讓家裡的人知道,也不能讓老師知道,只要偷偷地跟著戲班子走了就好。

在那一個戲班就要演完離開的前兩天,我們又和那位六年級同學的哥哥見面了,那個哥哥也不到二十歲,但我不知他為何像「包打聽」般知道那麼多事情。他又告訴我們,一進到戲班子裡,就叫做「學徒」,在沒有開始學戲之前,要做好多事情,如燒飯、洗衣、打掃等等,甚至得幫師父倒夜壺,吃的是剩飯剩菜,而且動輒就挨打挨罵。如果師父喜歡你,你的天資又好,他會教你幾招,反之,他根本就不管你,讓你自生自滅,永遠是個跑龍套的。他說得活靈活現,好像他曾進過那個戲班子似地。

我從小就沒做過他說的這些事,聽了這番話後,我心裡就有點動搖了。但那個最先堅持要去的同學,可能在家裡就已經吃過許多苦,所以他完全不在乎這些事,他仍然決定要去,並用激將法譏笑我們膽小怕死。我們兩人被他一激,所以還是決定去。

不料,一夜之間情況急轉直下,那個哥哥見我們決定要去了,第二天他逢人便說我們三人明天就要跟戲班子跑了。這話一下子就傳到學校裡去了,老師也知道了,就把我們叫到辦公室問。起初老師還以為是有人故意開玩笑傳假話,後來察覺我們好像是認真的,頓覺茲事體大,於是通知我們的家長到學校來。結果我們三人都被父母罵了一頓,那個起頭的同學的父親更是氣極了,可憐他當著老師的面挨了一頓打。我們跟著戲班子跑了的事也就虎頭蛇尾,胎死腹中。這件事可說成也那位哥哥,敗也那位哥哥。

其實,即使那位哥哥沒有洩漏「天機」,我們就跑得成嗎?當時懵懵懂懂的我們,天真地以為只要戲班子走時我們跟著他們走就行了,我們都沒有想過他們要不要我們,他們裡面也沒人知道我們要跟他們走的事,完全是我們一廂情願。沒經過父母家長同意,三個小孩子自己要跟戲班子走,戲班子敢收留嗎?以現在的法律概念來講,就是拐誘兒童罪呢!幾年後我稍長大,想起這件差點離家出走的往事,覺得真是荒唐至極。(寄自加州

加州 觀光

上一則

挨罵的醫師

下一則

從教師變設計師 彭蕙蘭中年換跑道 興趣中享受人生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