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道瓊早盤跌逾400點、科技股重摔 都是因為這家社群媒體

美國南部4州初選今天登場 川普影響力再受矚目

月下憶往

中秋之夜,路過蘋果公司。抬頭一看,一輪明月高掛天空正與蘋果商標上下輝映,是個有趣的畫面。我與蘋果公司比鄰而居數十年,頗有感於它成長的迅速。它自從發行手機之後,營運更上層樓,我數次投以履歷皆不得其青睞。後來蘋果築起環形總部,四處招兵買馬,但此時我已兩鬢斑白,進入蘋果工作的機會更是渺茫,只能望其高牆興嘆了。

幾十年職場沉浮,不知經過幾個月明的中秋,卻未曾有過賞月的雅興。回憶孩童時過中秋,曾舉三炷清香求月神保佑;少年時苦背東坡的「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只為應付考試;壯年時奔波忙碌,偶見天上明月高懸,光亮照人,卻往往只是匆匆一眼。

今夜月色絕佳,不覺停下腳步,坐樹影下休息。忽見月光從枝葉間傾灑而下,地上枝影斑駁,四無人聲,對此清幽景致,不免想到,不知有多少人正共此明月。或許有人在月下高歌豪飲,志不在賞月;或有人在月下孤影徘徊,感嘆人生漂泊。而我在清輝四射的夜月下,感慨光陰流逝,勾起人生中幾次在明月下的遙遠記憶。

青少年時讀書於小閣樓上,樓下有候車亭。每當月明之夜,末班車揚塵而去時,憑窗俯視,街上浸遍清光,家家熄燈閉戶,四周復歸於平靜。月色侵窗而入,伴我於孤燈小樓之上,情境幽絕。回憶起來,已是近五十年前的往事了。數年前舊地重遊,小樓及候車亭早已無跡可尋,唯有幾棵孤立道旁的老榕樹,還依稀可辨。

服役期間在軍校任教職,學校位於屏東東港,課餘之暇,或與同事垂釣於夕陽中的大鵬灣;或與學生揮汗奔馳於籃球場上。退伍前夕,與同事漫步校園作臨別一顧,猶記得當晚月色特別明亮,似乎助我們的依依離情。多數人退伍後要赴美留學,不免感慨從此天各一方,風流雲散,就連再見東港明月也不知是何年何月。四十多年匆匆而過,百事蹉跎,至今果然未能再見東港明月。

趁此良夜,回顧蘋果公司周遭的街景風物。左顧右盼,看到許多熟悉的地點已非舊時風貌,始有感於近十年歲月亦悄然消失於清風明月中而不自知。身旁這片蘋果研發中心原是惠普電腦的廠房,往北不遠處是一片熱鬧的商圈,那裡從前是個果園,深秋時,地上擺著顆顆金黃色的南瓜,小孩蹦蹦跳跳地對南瓜評頭論足,挑到滿意的南瓜便歡天喜地抱回家過萬聖節。紅綠燈旁的商場不知何時變成一片工地,路邊圍起四面矮籬,裡面停著幾部挖土機,聽說要改建成商住兩用大樓。那裡從前有家臨街的咖啡廳,我住在這兒二十多年中,常去光顧那家小店。進門隨意挑個位子,可坐可臥,順手拿起一張報紙,新舊都可。在滿室咖啡香裡,讀報,看書,沉思,發呆,均可得半日之閒情。

南宋陳與義〈臨江仙.夜登小閣憶洛中舊遊〉:「憶昔午橋橋上飲,坐中多是豪英。長溝流月去無聲。杏花疏影裡,吹笛到天明。二十餘年如一夢,此身雖在堪驚。閒登小閣看新晴。古今多少事,漁唱起三更。」我常誦之,最愛「去無聲」三個字。人生最難為懷的往往是些悄然而去的平常事,多年後再回首,猶為之悵然。若問重來應如何自處?唯有淡然一笑而已。(寄自加州

蘋果 咖啡 加州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