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防新變種病毒 美29日起限制南非和其他7國入境

WHO命名南非變種病毒為omicron 英暫停6國航班

不斷、不捨、不離

米榭兒/圖
米榭兒/圖

日前與一位文友初次謀面,聊到她在某一個機緣下,結束了在美國的事業,踏上一個研究古文明歷史的寫作之旅。她花費了數年時間走訪各地研究查訪,收集資料,然後租了一個海邊的住所隱居,不和親友聯絡,專心寫作,作品成功地獲得了文學大奬。文友感嘆地說:「我這幾年就提著兩個皮箱生活,真的深刻地體驗到斷、捨、離。」

我羨慕她的成就,更佩服她的決心和執著,難以想像一個人如何能放下一切,展開這樣艱辛孤獨的追夢旅程。我問:「一個人不會太孤獨嗎?」「太多資料要整理和思考,不能分心,必須要閉關,寫累了我就一個人看海,覺得很好。」朋友答道。我想到龍應台在《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後記〈我的山洞,我的燭光〉寫道她閉關四百天的寫作過程,文中提到卡夫卡被問到寫作時需要什麼,他說,只要一個山洞和一盞蠟燭。朋友寫作需要的是一間小屋和一片大海。

「斷、捨、離」這三個字從字面上看很悲情,與我的價值觀與性情並不合拍,因此之前不曾深入了解。朋友的一番話燃起我的興趣,返家後立即上網搜尋資料。

斷捨離,為沖道瑜伽創始人沖正弘倡導的瑜伽理念,於1976年提出,其弟子山下英子於2009年出版《斷捨離》一書,之後風靡全球。書中說的:「斷絕不需要的東西;捨去多餘的事物;脫離對物品的執著」被選為2010年度日本的流行語。

第一次聽說山下英子,是幾年前和女兒閒談中,她提到一位日本女士的整理收納法。那時女兒找到一個遠距工作,可以一面旅遊、一面工作,由於經常搬遷,行李必須精簡,於是她開始關注極簡主義,捐棄了許多衣物。女兒說這個整理法非常風行:「整理物品時要問自己,這一件東西有沒有帶給我愉悅?如果沒有,就對它說聲謝謝,將它捐出或丟掉。」

書中一再解說,斷捨離並不是單純的處理雜物、拋掉廢物,而是在充滿閉塞感的人生長河裡喚醒「流通」的生命氣息。斷捨離,即「出」之美學,提升人生的新陳代謝機制,回歸本真,讓生活更上一層樓。

斷和捨,是物質層面;離,是精神層面,是一種哲學和美學。作者特意選擇將斷捨離當作日常的整理法來傳達給讀者,以「整理術」為入口,藉著整理物品的實踐過程,將一個深奧的哲學思想以淺顯的方式傳遞給世人。

歐美的「極簡主義」(Minimalism)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六○年代所興起的一種藝術風格,又可稱為「Minimal Art」。極簡主義從藝術美學影響人們的生活,如何節省時間、精力、金錢,減少物品和信息、簡化生活,追求人生真正重要的東西。這和日本熱門的斷捨離主張不謀而合。

每一個理念的風行都有特定時代和文化背景,斷捨離在日本風行的原因很多,一則是日本人深植的不浪費的精神,造成許多家庭堆積太多東西而不捨得丟棄,又因生活空間狹小,最終造成為生活上的困擾。二則是斷捨離理念與經歷過經濟災難、而經濟消費能力又最高的中老年人的心態——「放下過去,不看未來,只關注當下自我」契合。加上現代社會極度鼓勵消費,刺激購買慾,購物過程是娛樂,是抒解生活壓力的特效藥。但若是恣意購物,只進不出,物品過度囤積,加上空間有限,自然會影響生活品質。對於過度購物和囤積者,整理術的確是斷捨離的敲門磚。

我的父母一代人,經歷戰亂,顛沛流離,在大時代的悲劇中他們與親人離散、遠離家鄉,曾割捨放棄了太多珍貴的東西。母親常常告訴我們,當年逃難時什麼都帶不走,家產、行李、腳踏車等都丟棄了,途中有人甚至將老病走不動的家人和幼小的孩子棄之路旁。戰後生活困苦、物資貧乏,何來之捨?在父母的觀念中,必須勤儉惜物,任何東西都要保留。父親心慧手巧,任何廢物 或損壞的物品,到他手上都能魔術般變為可用的東西,父親也樂在其中。但父親愛買東西也愛囤積的習慣,在年老後愈發嚴重,連舊報紙、舊雜誌和用完的瓶瓶罐罐也全都堅持保留。

父母經年累月囤積的物品極為可觀,他們離世後,我們處理他們留下的雜物的確耗時費事又辛苦,但是做為子女,在父母往生後為他們做一生僅一次的斷捨離,我覺得比生前去勉強他們改變生活方式和價值觀要好得多。

書中寫道:「通過丟掉雜物,同時也丟掉內心多餘的執念,疏通閉塞的人生,斷捨離的目標是『怡然自得』的生活方式。」我認為讓人喘不過氣來的閉塞感,並非一定與家中過剩的物品有關(除非是囤積狂);阻礙心靈自由的,或許只是自己內心的糾結和情傷。

我走進寬敞的衣櫃間,裡面掛滿各色各樣色彩鮮豔的衣物,架上放著許多可愛的絨毛動物,是我和女兒心愛的收藏。其中有很多不必要、也不合適的東西,但是每次看到它們我就感到很開心,何須斷捨離?作者提到自己不經心將一個顏色鮮豔設計精美的禮物盒收進櫥櫃中,幾天後猛然清醒過來,自己大吃一驚,快快將之丟棄。連保留一個美麗的小盒子都視為警鐘,生活被理念和框條所束縛,如何能活得怡然自得呢?

每一種哲學理念不可能都適合每一個人,可作為參考,加以取捨,找到適合自己的愉快的人生哲學。

不喜歡斷捨離的我,多年前離開一個不快樂的婚姻,是我生命中最勇敢、最正確的「斷捨離」。中年後,逐漸悟出自己的人生哲學——我仍然愛購物、買自己喜歡的東西,也不特意執行「進一出一」法;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做自己喜歡的事,雖然還未到「從心所欲,不逾距」的年齡,生活倒也怡然自得。

我無法像朋友一樣,提著兩只皮箱、遠離自己熟悉舒適的環境,隻身追夢、閉關寫作,我妥協於平淡平凡的生活中追求自己人生的彩虹——每天朝九晚五地上班,晚飯後倚在柔軟的沙發上寫作,先生坐在電腦前專心學習攝影技巧。和喜歡的人在一起,各自做自己喜歡的事,一室寧靜溫馨。

如果有人問我,寫作需要什麼?不是山洞和燭光,不是獨居小屋和大海,我要的是一個溫暖幸福的家,一個「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好伴侶。

我將那一本《斷捨離》束之高閣,繼續過著「不斷、不捨、不離」舒心自在的人生。(寄自加州

日本 工作 加州

上一則

欸乃聲中聽崑曲

下一則

伊凡娜‧川普第四任丈夫皮膚癌過世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