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俄視訊峰會登場 8000公里外的台灣要格外小心

恒大寬限期屆滿 未支付利息 恐釀中國歷來最大違約風暴

欸乃聲中聽崑曲

六百年前,崑曲從崑山走出,帶著江南吳儂軟語的「水磨腔」在水鄉澤國傳播開來。優美高雅,婉轉動聽,尤其水上行舟時,在欸乃聲中邊看夾岸的風土人情,邊聽韻致舒緩的南曲腔調,真是人間一樁悠遊樂事。

幾年前,我與丈夫一同在蘇杭旅行。水陸並行之時,我喜愛憑欄眺望水鄉人家,體會千百年來吳越之地市井人家恬淡安寧的尋常生活。舟行在小橋流水之間,耳畔不時傳來崑曲綿柔的腔調。有時是船家隨意輕聲哼唱的零星崑曲小調,雖不完整規範,卻讓我們會心一笑,頓掃旅途的疲憊;有時是遊船上播放的崑曲錄音,配合著音樂和導遊風趣幽默的解說,有一股輕鬆別致的味道;有時是舟行枕河人家時,偶爾從水面岸邊飄來幾句荒腔走板的崑曲小調,抬頭看,是河邊清洗拖把的婦人在邊幹活邊哼唱。不管那崑曲在不在調上,在行舟聲中聽起來都有一股說不出的情調。我和丈夫依靠在船窗邊,探出頭仔細聆聽欸乃的水聲和似有似無的柔柔崑曲腔調,眼底盡是溫柔的水痕、船影與燈影的流光溢彩。

這樣的韻味唯獨屬於我鍾愛的江南,溫情脈脈又繾綣動人,閒適安逸中透著雅靜清閒。崑曲,必得在這一方煙雨絲竹中方才體會得到真趣。崑曲不似京劇的鏗鏘有力,不似二人轉的世俗喧鬧,不似秦腔的鐵骨錚錚,不似黃梅戲的流行大眾,崑曲是集詩、書、畫、文思、格調為一體的柔而媚的藝術,與義大利歌劇、英國莎翁戲劇一道,被世界公認為「雅樂」。我愛崑曲的詞,讀來口齒噙香,美得令人落淚;我愛崑曲的韻,聽來徐緩有度,優雅得讓人沉醉。

在留園中我甚至還看到了古代的崑曲舞台,在暗黃色的江南天幕下顯得朦朧又夢幻,透著不真實的古拙典雅。據說,留園之中不時有崑曲表演,其間有小舟行於亭台樓榭間,舟上是崑曲演員們的盛裝表演。遺憾的是我們沒有趕上觀看。不過這倒無妨,因為隨後在槳聲燈影中的七里山塘,我和丈夫坐在岸邊一間酒吧臨河的座位上,吃著熱氣騰騰香噴噴的烤披薩,喝著啤酒,靜靜觀看河上往來穿梭的遊船。船上偶爾會飄來幾聲崑曲抑或蘇州評彈,滿船的遊客和我們當初一樣坐在船窗邊觀看岸上的燈火人家、商賈客旅。我莞爾一笑,不覺想起卞之琳的那首〈斷章〉:「你站在橋上看風景∕ 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你裝飾了別人的夢」

據說地道的行舟賞曲應當是在畫舫之中,在陽春三月的明媚春光中,擺上一桌精緻的船菜點心,在欸乃行舟的閒情愜意中,抬眼看窗外撩人的姹紫嫣紅,聽著《牡丹亭》的柔聲浪曲。「夢回鶯囀,亂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炷盡沉煙,拋殘繡線,恁今春關情似去年。……原來姹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雖然畫舫船菜多年前已不再提供船菜,我和丈夫依舊自得其樂,在欸乃聲中聽曲賞景,自在悠遊。(寄自喬治亞州

義大利 喬治亞州 歌劇

上一則

嫦娥的月宮(五)

下一則

不斷、不捨、不離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