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全美大眾交通口罩令 延長至明年3月18日

華醫:Omicron將成主流病毒株 半年內攻陷全球

青春的暗戀

許多人的初戀是一場沒有結果的暗戀,只是荷爾蒙作祟的青春躁動裡,愛情一次自生自滅的過程。有些人將它變成了心底溫柔美麗的回憶,思念總是不經意地冒出來;有些人將它變成了無限的遺憾,難過與幸福同在,說不清是寂寞還是曾有的甜蜜,心裡藏著一個無法擁有的人。但是喜歡就是喜歡了,沒有退路。暗戀本來就是一個人的獨舞,總會嘗到孤寂的滋味。

張艾嘉的〈童年〉唱著:「隔壁班的那個男孩,怎麼還沒經過我的窗前。」兒時的純純單戀,每天最期盼的就是能看上對方一眼,就滿足了。如此承受著暗戀的苦樂,也默默地自我成長。

李健的〈傳奇〉裡唱道:「只是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從此我開始孤單思念。」想見見不到,想愛愛不到,想忘忘不了,但又心甘情願,這種無奈的感覺就是暗戀的苦澀。

聽過一位很老很老的老先生面帶甜蜜地向我敘述,他在台大中文系時,同學們曾經集體毫無指望地喜歡一位名字有「月」字的女神,他們都自封為「望月樓樓主」,只能遠觀就覺得幸福無比。她的輕輕一瞥,卻被誤認是深情回眸,美好的青春都藏在暗戀裡。「妳喜歡我不可能,我喜歡妳就夠了。」他至今還覺得暗戀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一件事,把自己看成一個浪漫且帶有悲劇色彩的英雄,享受著「默默付出」、「愛而不得」、可以贏得「好人獎章」一枚的角色。

歌德說過:「我愛你,與你無關。」一種不求回報的灑脫。暗戀者的職責其實是沉默,沉默地守護,沉默地等待奇蹟,沉默地讓自己成為空氣。面對一場走不進去的風花雪月,仍然真心而頑強地期待著。也許對方永遠不知道自己的存在,但是因為他(她),自己的世界因此而變得多姿多彩。暗戀的煎熬、猜測、欣喜、歡愉、嫉妒、憂愁,充斥在生活裡的每一秒鐘,不知不覺間,竟然把人熬成了詩人。

有個男生念小學時愛上班上一位女同學,他花了幾個月思考過數百種表白的話,寫下了一封情文並茂充滿愛意的情書,一直藏在書包裡,變得皺皺巴巴的。終於有一天,放學後教室只剩下幾個人,他便把那張紙塞進她手裡,然後慌忙地逃竄。第二天女生約他見面,他心情興奮又緊張,昏暗的路燈下女生問他:「你把數學考卷給我幹什麼?考了五十六分,還沒有訂正。」一場戀情就這樣還沒開始就結束了。

這男生念初中時又暗戀另一個女孩,他每天從校園裡偷摘一朵玫瑰放在她座位上。沒想到女孩把花交給老師說:「不知誰偷花想陷害我?」又一次的「出師未捷身先死」。念高中時,他又愛上了另一個女孩,想請她去看電影,出門後卻發現自己沒帶錢,慶幸的是,女孩並沒有赴約。(寄自加州

加州 電影

上一則

嫦娥的月宮(二)

下一則

酒駕的暴力事件(下)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