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最新研究:未來30年野火風險最高為加州、德州、佛州

16歲少年鋼豆前遭槍殺 芝市長宣布千禧公園宵禁

蝸步戀愛

那次在台南旅行,他宣布,要與我慢慢相愛。

我是急驚風,字典裡沒有「緩慢」二字,於是他將我引進蝸牛巷,要我數巷子裡共有幾隻小蝸牛。一二三四五六七、一二三四五六七……我總是數到「八」就失去耐性,如同焦躁的喇叭,叭叭叭!一邊催趕著腳步,一邊怪罪日頭太刺眼,而紅豔豔的九重葛又使人分心,但此處禁止心靈喧譁,噓──

這時橘貓曼步走來,牠不數蝸牛牠數羊,但往往還沒數完第一隻便沉沉睡去,就地進入夢鄉。我知道葉石濤老師說過什麼,貓兒肯定沒讀過,但這並不妨礙牠在此戀愛、眠夢,以及悠然生活,這門「古城巷道學」,貓咪可是無師自通,牠讀過一格鐵窗花,便讀懂了整扇窗。

巷內咖啡廳的老闆提供貓兒膳宿,也供著自己的夢想,要在古都待上一年。我身旁那隻大蝸牛溫吞地笑,一邊遊說老闆:「這個城市值得你慢慢去愛。」因為過度誠懇,反倒像極了廣告詞。我只能忍住笑意,在一旁逗貓。橘白相間的貓尾,正將滿地光影刷亂,牠的節奏如此隨興,彷彿在問:「時間是什麼?能吃嗎?」

我勸牠最好不要,避免消化不良。那些老宅倒是把光陰都消化了,細細嚼,慢慢嚥,然後從紅磚隙縫中吐出了腎蕨,像一抹溼綠的心事,巷子也因而變得更加溫柔。

記得葉老說過:「做了一套麻布夏季西裝,天天招搖過市。」過去這一帶聚集了許多裁縫店,還有應運而生的磨剪刀店。我也想要扯塊時新料子,請老師傅就著三十幾年的長度、心眼的寬度、眼界的高度,為我量身打板,做一領合心的碎花洋裝;而我向來張揚不馴,養育起來不怎麼「順手」,父親因而數落我是「歹菜刀仔」,若能麻煩磨剪職人磨一磨,該利才利,當收則收,應該就能剪除父親的煩惱吧。

一巷一弄,散落著常民記憶;一針一線,把青春補綴起來。

抬眼,有隻蝸牛正駝著太陽能面板,牠自在,光就在,所以無須走得太快;低下頭去,又看見一隻蝸牛揹著藍紫色的瓜葉菊,打算慢慢開、開好開滿,還有那一隻……他指認著蝸牛兵團的身世,所以走一步、停一步,當我要他快快跟上,他總是笑著說:「別急嘛!」

時光迂迴,在蝸牛殼裡迷了路,像是情話,在我耳蝸裡螺旋反覆,並留下一枚小小的蹄印。而我繼續晃悠,展讀舊時人情。

咖啡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