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世界大戰一觸即發?美俄「烏克蘭戰雲」危機熱線

芝華埠71歲華翁當街遭開10多槍致命 槍手疑隨機殺人

乾洗店春秋

顏寧儀/圖
顏寧儀/圖

舊家附近有個社區商場,有美式生鮮超市、藥店、甜甜圈店、中西式快餐店,還有西北角落一家乾洗店。商場夾在我家及女兒學校中間,生活機能方便,常是我每天出門的第一站,及回家前的最後一站。

有個星期六早上,我到商場超市買菜,走進熟食部,穿著超市制服的蜜雪兒跟我打招呼。蜜雪兒人如其名,平常笑得甜蜜蜜的,一向在那家乾洗店櫃台收發衣服,今天怎麼會在這裡工作

蜜雪兒把整隻火腿架上機器,幫我片出薄薄的肉片。她漂亮的眉眼垮成八字,蓬鬆如雲的頭髮被髪網壓得跟嘴角一般扁。她嘆口氣:「最近家有事急需用錢,只好來兼差。」「我一直以為那家乾洗店是妳開的。」「No!I Wish!我不是老闆娘,是就好了。」她重重地嘆口大氣,原來她只是員工,平常站在旁邊的大媽才是真正的老闆娘。

又過一周,我去乾洗店拿衣服。蜜雪兒不再微笑如蜜,她嚴肅地遞給我一張紙,要我幫她簽名證實:「我曾經看過蜜雪兒小姐在每周一到周六,由上午七點到下午七點期間,在此乾洗店工作。」蜜雪兒說老闆不願借錢也不願加薪,她只好找律師。律師說她應該要拿加班費,但需要五十個人連署證明她有加班。單子上已經有三、四十個簽名,我想了一下,簽了字。

下個月再去店裡,已不見蜜雪兒,換成老闆娘自己站檯。老闆娘來自韓國,一如很多新移民,英文不夠熟諳,常自動閃避法律條文,以為不管不顧就沒有事。其實她也是一肚子冤屈,當初雇工時已經講好了工作幾天、月薪多少,這都一年多了,怎麼還找律師來告?

加州勞動法規定:員工每天工作八小時,必須給員工早晚各一次十分鐘喝咖啡時間、以及最少三十分鐘的午餐休息時間。十分鐘的咖啡時間是公司必須付薪資的,所以不用打卡。但是三十分鐘的午餐時間是不用付薪的,所以必須有打卡記錄證明員工真的有去吃飯休息才行,不然被查到就要罰款,還可能被員工提起集體訴訟。另外員工上下班打卡時,如提前幾分鐘、或推遲幾分鐘,造成當天總工時超過八小時,老闆就要付超時加班費等等。有很多規定。

蜜雪兒因為缺錢急用找過老闆娘,但是老闆娘以生意不好沒多考慮就拒絕了。等律師找上門才知麻煩,老闆娘想到打官司內心就發抖,鉅額罰款加律師費更令她夜夜難眠,白天精神不濟幾乎休克,嚴肅的臉更沉了。其實老闆娘人不錯,洗燙工品質很好,逢新年和聖誕節會送客人小禮物,衣服量多時也會自動打個折扣。只是她個性太較真,說話慣以第四聲重音切結句子,如刀砍豆腐,毫無轉圜餘地,嚴肅氣場直接反映在臉上,叫人進店後不敢直視她,也不想久留。那一陣子,生意大受影響。

又過了兩個月,我再到店裡,站檯人換成小金歐巴,年三十許,圓圓臉上常掛著諧星黃渤般憨厚的笑容,叫人一見就親切。原來的老闆娘急著脫手,小金撿了個便宜,把店和員工全盤了下來。他親自打理,客人一進門,總聽到他帶笑的聲音:「你好嗎?今天天氣很好啊!」雖是問候如擬,但他說話時看入客人眼裡的真誠,偶爾自嘲式的玩笑,常讓客人樂呵呵地,因此生意愈來愈好。小金原本就討喜的臉,就天天笑得更憨了。

聰明的小金,從我送洗的衣物揣測出我的工作,得空時,最愛跟我聊創業與行銷,「妳為什麼選這個項目呢?」「剛開始如何推銷出去?」「妳碰到競爭對手怎麼辦?」「妳怎麼樣才能找到對的員工?」等等。他問的問題,讓我知道他是懂生意的。原來他有名校MBA學位,主修行銷,開過廣告公司,但是隨著手機網路盛行,紙本廣告業務一落千丈。正好機緣巧合,盤下這家乾洗店,「乾洗店現金收入穩定,是Cash Cow,很不錯的投資。我母親兼做修改衣服,幫我照顧店兼可打發時間。」但是我隱約可窺見,小金的憨厚微笑下,有顆不甘被衣架圈住、蠢蠢欲動想要再回到市場衝刺的心。

幾年後,我搬到二十哩外的新家,試了附近幾家乾洗店都不習慣,寧可開長路回來找小金,但次數明顯減少。有一天,我再去乾洗店,訝異見到大門把手上掛著鎖,店內清冷只剩一地灰塵紙張,玻璃窗口掛著小小的招租牌子。我有多久沒回過小金的店?發生什麼事了?我在店外張望了一會兒,有點悵然,正想離開時,正好小金回來拿信。匆匆忙忙之中,他告訴我:「房東要漲我房租,也不管前陣子金融風暴,有多少人被裁員,誰還送衣乾洗?現在景氣還沒回穩就想漲租,我氣不過,不租了。」那個快樂溫暖的小金不見了,跳出的是骨子裡那股強悍的性格。我心想:「為什麼不把店盤給別人?可惜了那一批好員工。」也許聰明如小金,早已洞悉潮流的變遷,他不願死守店面,想趁機轉行?如果房東不漲價,他是否會再繼續經營三十年?讓化學乾洗劑和蒸氣把雄心壯志漂成白髪蒼蒼?

商場內物換星移,洋超市換成台灣超市,甜甜圈店改做奶茶加盟店,唯一不變的是角落寬大玻璃窗內,鎖住的冷清空無。乾洗店的店面空置了近十年,房東想必損失不貲,可曾後悔當初漲租的決定?小金如果不賭氣,緩緩把店盤掉,也可拿回本金和利潤;而我們客人少了一個優質的乾洗店。這是一個三輸的局面,實在可惜。

我換了一家乾洗店。韓國老闆永伯喜孜孜地秀照片給我看,「我升格當爺爺了,你看我孫女。」白髮蒼蒼的他說。這個店開了四十年,平安穩定的生活,養大兒女,兒女都是名校畢業,也有好工作,現在又有孫輩了,永伯的美國夢成真。不過這個夢,也許不適合每一個人。我想起小金,不知他找到自己的夢想事業沒有?挺懷念每次走進店裡迎來的憨厚笑容及真誠眼神。

去年疫情起,永伯順勢關店退休,含飴弄孫去了。

那天,開車又經過那條街,我特意轉頭看一眼,小金曾經開的乾洗店,窗內清冷依舊。牆外,一面更大更新的招租布條掛得更高,隨著街口的紅綠燈號誌,一明一暗地,變著臉色。(寄自加州)

蜜雪兒 工作 房東

上一則

打餔娘菜

下一則

繪本教父郝廣才 創造新內容 推廣舊產品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