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史丹福報告:Omicron恐與愛滋病毒有關

阿州45年懸案突破 警發現失蹤大學生車輛 車上有人骨

自己跟自己說話

高二時班上來了一個轉學生,大家說她很有學問,開口康德、黑格爾、尼采,閉口叔本華、海德格,對著我們談些深奧的哲學,但沒有幾個人聽得懂她說的存在主義,也沒有時間聽。後來有人看到她總是一個人自言自語,給人一種「活在自己世界裡」的感覺。不知是意識層面上的自我溝通?還是為了消除寂寞感?有個同學說:「內在言語可以提高處理事情的能力,常常自言自語的人,可能是天才。」因為這番話,我們又對轉學生另眼看待,相信特立獨行的人,總有些他人無法瞭解的原因。

其實這間靠近總統府的女中,一大早校園裡就充滿了自言自語的人,這些人各自繞著操場大聲背國文,讀出聲來,自己再聽一遍,再想一遍,比默念更能夠集中注意力,這樣背起來的課文竟然可一輩子不忘記,三十年後還能朗朗上口:「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為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

台灣日據時代棄置的防空洞裡,曾聽到有人一個一個字母拼背著英文單字,不時還夾雜著罵哪個字真難記,算是出聲思維法,也等於一邊作著情緒宣洩。更有人表情豐富地在操場上練習抑揚頓挫的演講,可能是班際比賽快到了,只見她自己號令自己:「重來,再念一遍!」一次一次地練習與自我打氣。原來自言自語可以用來鍛鍊一個人的口才和信心。

某些聰明人有時像傻子,常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有自己和自己說話的習慣。王爾德就是喜歡自言自語,他的理由是:「這樣可以節省時間,不用怕別人不懂還得解釋,也不會有人跟我爭論。」愛因斯坦成長過程中也充滿了自說自話的時刻,因為他所說的常常沒人懂。錢鍾書小時候喜歡一個人在蚊帳裡,披著一條被單盤坐著自言自語,說是玩「石屋裡的和尚」遊戲,他覺得內在言語可以提高處理事情的能力,更有緩解精神壓力的作用。許多有智慧的人最好的狀態就是獨處的時候,安靜、自在地與自己溝通,找到了無限的樂趣。自己陪同自己,回歸一個深思的自我,很多奇妙的創意可能因此而冒出來。像莎士比亞善用戲劇中的獨白,如《哈姆雷特》劇力萬鈞中的一段:「To be or not to be」,揭示了主角複雜的內心衝突。

想起在台灣教書的往事,老師們集中在教員休息室,沒課的時候可以看別的老師處置頑皮學生的場景。記得有一個學生被抓到沒好好聽課,他坐在後面一排自己跟自己說話,用手比劃著,演著當時電視上最熱門的布袋戲《雲州大儒俠史豔文》,因此被老師叫到辦公室來訓話。問他為什麼不好好聽課,一個人自導自演自說自話。那學生辯白說:「其實老師您才是真正最愛自言自語的人,人家沒有興趣聽,您卻一直講一直講,沒完沒了。」一語驚醒夢中人,沒人聽講時,老師不就是自己說話給自己聽嗎?(寄自加州

台灣 加州 字母

上一則

父母的臉

下一則

在美以美教會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