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Netflix帶頭下殺 那指跌385點本周2年最差

陪我走過求學年代

我迷上武俠小說,說來非常偶然。

小學五年級以前,除了看兒童讀物,我從不看報。家中訂有台灣新生報,我只看隨報附贈的新生兒童。父親有位同鄉好友饒叔叔擔任海訊日報社長,免費贈閱我家海訊日報。五年級的寒假他到我家作客,鼓勵我看報。為了要捧叔叔的場,我勉強拿起報紙看,時事沒興趣,副刊上的散文也看不大懂,無意看到武俠連載《鶼鰈雙飛》,由於「鶼鰈」兩字不認識,特地查了字典,順便看看內容,居然立刻就被吸引上了。回頭再找新生報,一樣有武俠連載,也很好看。未幾新生報的連載結束,開始連載東方玉的《飛龍引》,這是我看的第一部完整的武俠小說,故事有如仙劍傳奇非常吸引人,很快地我就變成了武俠迷。饒叔叔再來我家時,問我有沒有看報,我理直氣壯地說「有」,並且告訴他《鶼鰈雙飛》最好看,他大吃一驚,說小孩子不要看武俠小說,應該看散文或世界名著。無奈為時已晚,我已迷上了武俠世界。

自從成了武俠迷後,跟玩伴聊天玩耍,很自然地談起武俠小說。與我最要好的鄰居瑪利姐,她家訂有中央日報,當時正在連載臥龍生的《天涯俠侶》她每天也看連載,於是我們互相交換報紙看。

那時的連載小說都很長,短則一年,多則兩三年。我每天放學後,先看武俠連載才開始做功課,日子就在看武俠連載中一天天過去,轉眼我就上了初中。每天看連載,關心情節發展,感覺日子過得很有勁。閒來我便跟瑪利姐討論小說中的人物,看到劍客俠女,我倆心儀不已,讀到惡人魔頭,兩人一起罵個痛快。我們也曾幻想著哪一天能遇上奇人異士,教會我們一身武功,練成俠女,能夠草上飛水上飄,行俠仗義除暴安良。不久海訊日報停刊,我們少了一部武俠連載看,心中頗覺失落。

偶然跟幾位年齡較長的哥哥姊姊聊天,發現當年家家都訂報,鄰居家有的訂聯合報,也有訂中國時報、中華日報或大華晚報等,大家都能互相分享自己看過的武俠小說,我因此認識了更多的武俠小說作家,如諸葛青雲、司馬翎、獨孤紅、古龍、慕容美等。也從哥哥姊姊的口中得知臥龍生的昔日連載《玉釵盟》《飛燕驚龍》比現在的這一部好看很多,聽得我瞠目結舌,才知自己是武俠菜鳥,見識不多。於是一考完期末考,我就跟瑪利姐到鎮上的租書店,租《玉釵盟》來看。這部小說果然精采,主要敘述男主角徐元平為報父仇想要學成絕世武功,夜探少林寺竊取達摩易筋經,巧遇慧空大師將一生功力傳授於他,他練成了江湖第一高手。他在復仇之路上結識江湖第一美人紫衣女蕭奼奼,兩人互生情愫。江湖上風波險惡詭譎多變,徐元平為救武林同道喪生於紫衣女父親的掌下,徐也成了江湖上受人景仰懷念的大俠。紫衣女為情自毀容貌,終身為徐守墓。這樣的悲劇是武俠小說中難得見到的,看得人迴腸蕩氣,扼腕不已,此書在當年十分轟動,公認是臥龍生寫得最好的一部。

從此我便把零用錢存下來,一到寒暑假,必去租一套武俠小說來與瑪利姐交換看。那時我最喜歡在寒冷的冬天躲在棉被中看武俠小說,一面看一面跟擠在我床上的弟妹講故事。他倆長大後也成了武俠迷。

我是看東方玉的小說長大的,他的作品看得最多,在接觸到金庸小說之前,他是我最喜歡的武俠作家。出國念書後,碰到許多愛看武俠小說的同學或同事,竟遇到不少東方玉的粉絲。他的小說除了在新生報也在中華日報及中國時報連載,我們那個年代很多人都是看他的武俠小說長大的。

念大學時,舍弟無意間租來一套金庸的《射鵰英雄傳》,他看了之後大為驚嘆,認為是他看過的武俠小說中最好看的一部,把當代諸家全比了下去。舍弟租來的這套《射鵰》是金庸的原版,比今日流行於市面上的二校版本遠為複雜慘烈。出國念書後,發現學校裡的圖書館不但藏有金庸小說,亦有梁羽生的作品。我利用寒暑假的時間到圖書館借書,陸續看完了金庸的所有作品,金庸將自己的十四部作品編成了口訣「連天飛雪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他的作品中,我認為最精彩的是《天龍八部》,但我最喜歡的是《射鵰英雄傳》,喜歡黃蓉的慧黠,郭靖的憨厚。而金的小說中文筆最好的當屬《飛狐外傳》,通篇小說可當成散文讀。文字最粗俗的是《笑傲江湖》,男主角令狐沖有勇無謀令人討厭,但此書塑造了金庸筆下第一俠女任盈盈。沒有任盈盈,令狐沖早就完蛋大吉,也不會有後來的成就。金庸小說的優點,是每一部都有不同的風格,並別闢蹊徑。男女主角性格鮮明,英雄如喬峰,優柔寡斷如張無忌,糊塗搞笑如段譽,每位主角各有特質。寫起美人來更是不凡,小龍女的冷若冰霜,王語嫣的巧笑倩兮,香香公主的絕世容顏更是美得人人驚豔,她從兩軍對峙之中走過,士兵為了看她,人人棄甲不戰,仗也不打了。金庸文筆好,故事結構嚴謹,部部氣勢不凡,可說是民國以來,武俠小說中的第一大家。

如今人稱「金古梁溫」(金庸、古龍、梁羽生、溫瑞安)為新派武俠四大家。古龍的小說我看過不少,好看是好看,但談不上喜歡。梁羽生的小說我也看了多部,除了一部《雲海玉弓緣》,其他的作品寫得都不夠深刻。溫瑞安的,奇歸奇,我卻總覺得不合情理。

年紀漸長,我對武俠小說已沒有少年時的熱情,更了解輕功、掌風、劍術不過是神話罷了。雖然當年的俠女夢永遠不會實現,但武俠小說終究陪我走過了求學年代。那段日子裡,如果把武俠小說抽掉,我的中學歲月就像一杯淡而無味的白水。(寄自加州)

小說 中國 圖書館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300藏品破1.5億美元 佳士得秋拍台北預展搶先看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