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收入追不上通膨 時薪制超市勞工 3餐溫飽困難

Omicron讓股市大跌僅一時恐慌? 巴隆揭3理由:殺傷力有限

老師,我不是蹺課

1978年,瑪丹娜從密西根大學輟學,帶著三十五美元和一袋跳舞用的緊身衣,到紐約的一家舞蹈公司試鏡,但沒有被錄取。公司建議她到瑪莎葛蘭姆的舞蹈學校就讀。瑪丹娜報名了初級課程。

瑪莎葛蘭姆舞蹈學校的技法很難學,學舞的人都說,這間學校象徵「骨盆之真實」(the pelvic truth),也就是說,骨盆的收放是舞技很重要的一部分。

瑪丹娜回憶:「有一次,我取了緊身衣,從最上面撕開,一直到恥骨的地方,然後用金色安全別針一路從緊身衣的陰道部位別到……臀部部位。」做什麼啊?應該是為了達到瑪莎葛蘭姆必須從「陰道舞出來」的要求,又有一次,瑪莎對學生說:「嗯,你們男人做得很好。但妳們女人,妳們必須學會從陰道舞出來。」還有一次,她對女學生說:「妳們就是沒有在動妳們的陰道。」這讓我想起女間諜瑪妲.哈利曾說:「舞蹈是一首詩,每個動作都是一句話。」又說:「陰道比陰莖有力。」這和瑪莎的「從陰道舞出來」有異曲同工之妙。

罪過罪過,寫了半天,瑪丹娜和瑪莎葛蘭姆的交會還沒有一撇。

瑪丹娜一心想見到瑪莎葛蘭姆本人,開始作著與她偶遇的白日夢。「我會表現得無所畏懼,若無其事。我會與她交朋友,讓她對我表白她心靈的所有祕密。」

皇天不負苦心人。某天早上,瑪丹娜上課上到一半,因為喝了太多咖啡,「膀胱瀕臨爆破點」,急著要去洗手間,一踏出教室,她就與瑪莎葛蘭姆碰個正著。蹺課被逮到了嗎?瑪莎葛蘭姆突然停下來,瑪丹娜呆若木雞,一生第一次、也許最後一次被嚇得說不出話。

說不出話就留待以後再說吧。瑪丹娜以後回憶說:「我忘了下腹脹痛,忘了我是快人快語的,忘了我誰都不怕……這是我第一次遇見一位女神、女戰士……從那以後……沒有一件事能夠削弱我第一次遇見這個女人──這個生命力──的記憶。」

當然,瑪丹娜也永遠不會忘記瑪莎葛蘭姆曾對她說:「我要給妳一個新名字……X夫人……X夫人是一位間諜的名字,一位祕密情報員──因為每次妳來這兒,我都認不出妳。妳看來像另一個人。」(是不是讓我們想起那位女間諜瑪妲.哈利?)

瑪莎葛蘭姆曾對瑪丹娜在舞台上的表演表示贊許,「但是,她只是把大部分女人隱藏的部分呈現在舞台上。是的,也許不是很正派……正派!告訴我,有哪一個藝術家想要很正派。」

瑪丹娜一直與瑪莎葛蘭姆保持良好的師徒與朋友關係。如前所述,瑪丹娜將瑪莎葛蘭姆視為人生中第一位女神,還說在習舞的那段歲月中,她是「從女神那裡偷東西的賊」。

晚年瑪莎葛蘭姆酗酒,生活一度陷入困境,瑪丹娜多次資助老師度過難關,八十歲重塑自我、返回舞台,直到1991年去世。

瑪丹娜 間諜 哈利

上一則

不讓眼淚掉下來(二七)

下一則

老上海點心(上)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