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佛奇:新冠疫苗補強針可混打 但建議避免

已知16死 俄國火藥兼化學工廠爆炸

該相信命運嗎?

該不該相信命運?恐怕沒有什麼比這個問題更加難以回答了。就連古往今來的聖人賢哲,對命運的看法也各執一詞、莫衷一是。

在凡夫俗子的我看來,命運是不可不信的,否則就不能解釋世間許多事情。樹上結出的種子,一陣風颳過,有的落到肥沃的土壤裡,來年春天發芽生長;大多數卻被颳進河流陰溝裡,或被鳥兒所食。同是一樹所生,遭遇為何如此不同?海龜媽媽在沙灘上掏個窩,生下了一百多顆蛋便離開。孵化出來的小海龜能爬進海裡的只是少數,多數都在半路上被蛇類和鳥兒捕食。即使爬進海裡的,也難免不被大魚吃掉。真正能長成大海龜的,只有一兩隻。同是一母所生,結局為何迥異?

人世間的事情又何嘗不是這樣?每當回首往事,我就常常想,自己的人生道路上曾有過那麼多的十字路口,如果我在若干年前的某個十字路口作出了另一種選擇,現在的人生會是怎樣?現在還會生活在美國嗎?如果不在美國,那又會在哪裡呢?境遇又如何?但人生是不可能退回到過去的十字路口,去嘗試另一種選擇。那麼,是什麼決定著我一步步走到現在的時空座標?每想到此,我就不能不感到冥冥之中命運的力量。

一個民族和國家又何嘗不受命運的支配?回顧歷史,假如荊軻刺殺了秦始皇;假如吳三桂不曾把山海關獻給清兵;假如咸豐皇帝不曾寵幸慈禧;假如張學良不曾在西安捉放蔣介石;中國歷史將怎樣改寫?中華大地現在會是怎樣的局面?為什麼歷史沒有按照那許許多多的「假如」發展,卻走到了今天這一步?任何人都回答不了這個問題。與其相信某些學者所說的「歷史規律」,我寧可說,是命運在支配著民族和國家。

然而,命運又是不可盡信的。如果相信自己的一生都由命運來決定,那等於說個人的努力是全無必要、毫無意義的。在我看來,人生目標就像樹上的果實,越往高處果實越大。即使命中註定得不到那個最大的果實,我們不是仍然應當盡力蹦高,去摘取大一些的果實嗎?反之,如果只是望樹興嘆,幻想果實自動掉下來,那麼很可能終生一事無成。因此,命運只決定了生活道路的一半,而把另一半留給我們自己來掌握。或者說,命運確定了我們一生的框架,而把什麼東西放進這框架,還是由我們自己來決定的。

即使失敗的結局已由命運安排好了,我們還是應當努力與命運抗爭;諸葛亮的六出祁山是最好的例子。作為傑出的政治家和軍事家,諸葛亮不可能不明瞭,在失掉荊州和火燒連營之後,他的「東聯孫吳,北拒曹魏,統一中國」的戰略已然失敗。益州疲敝、阿斗昏庸,蜀國的命運不容樂觀。然而諸葛亮力排眾議,毅然發動對曹魏的六次戰役。對於六出祁山是否必要及成敗得失,歷史學家們可以有不同的看法;但是諸葛亮敢於向命運抗爭的勇氣,千百年來一直令人們敬佩不已。

絕對相信命運和完全不相信命運的人,都是少數。多數人對於命運,都在盡信與不信之間,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大致上,遭遇不幸的人,往往承認命運的力量;而順利者則多把成功歸於自己的智力和能力。即使同一個人對命運的看法也會有變化。年少時氣盛,往往覺得能達成任何想要實現的目標。待到知天命的年紀,經歷了許多人生體驗之後,才不由得不信服諸葛亮的至理名言:「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到了這時候,人們才能懂得:遭遇厄運時要忍耐和期望,交上好運時則不忘謹慎和憂患,從而在人生的道路上走得更踏實些。

應該相信命運,然而積極的生活態度更不可缺。(寄自紐約

美國 中國 紐約

上一則

借風

下一則

黃金三角攜手創業 安邦鎖定癌症用藥 精準開發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