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研究:以抽百萬獎金鼓勵接種疫苗 實際作用不大

拜登批判中國新疆政策 籲全球領袖不應沉默

苦難何時了

2001年被炸毀的巴米揚大佛,前後對照圖。(本報系資料圖片,照片來自路透社)
2001年被炸毀的巴米揚大佛,前後對照圖。(本報系資料圖片,照片來自路透社)

近日新聞不斷報導,自美國總統拜登宣布自阿富汗撤軍,塔利班攻克首都喀布爾,阿富汗風雲變色。

只見大批阿富汗人民不顧危險,攀上機身擠上機翼,企圖搭上飛機,尋求一線生機。其中有八百二十三名阿富汗人民,擠在承載一百三十四人座位的美國空軍C-17運輸機內。照片中,男女老少緊挨著席地而坐,暫時拋棄穆斯林男女分隔的教條。大部分人不約而同往上看,那是期盼的眼神,還是思索著不明的未來?

後來喀布爾國際機場又遭到多起自殺炸彈客攻擊,鮮血染紅了機場附近的溝渠。遍地哀號的求救聲和遇難者的屍體,慘不忍睹,宛如人間煉獄。

阿富汗,一個陌生又熟悉的國度。它是古代絲綢之路必經點,有過輝煌的歷史文化。曾與華夏文化交織,火花四濺。

公元前139年漢武帝派張騫出使西域,以長安為起點,經甘肅、新疆、到中亞、西亞,聯繫地中海各國的陸上通道,開啟了中國至西方絲綢之路。

公元一世紀至三世紀,中亞正處於貴霜帝國(Kushan Empire)時代。今日的塔吉克綿延至裏海、阿富汗及印度河流域都是貴霜帝國的疆土。當時,貴霜帝國與中國漢朝、羅馬、安息並為歐亞四大強國。張騫通西域時正逢貴霜帝國鼎盛時期(105 -250)。

貴霜帝國位於羅馬、印度及陸路中國之間的十字路口。受到西方馬其頓亞歷山大大帝東征、希臘文明及東方印度佛教之影響,佛教興盛,但不排斥西方文化,它汲取東西文化精髓,兼容並蓄,誕生了希臘式佛教藝術風格。這種藝術風格也經由絲路傳入了東亞和中國。敦煌莫高窟前期壁畫,以土紅色為底色,上敷青綠褚白,色調濃重,線條渾厚,人形挺拔,展現西域希臘式佛教藝術風格,印證了貴霜帝國透過絲路與中華文化交流所撞出的火花。

唐朝玄奘在《大唐西域記》中記載:「縛喝國。……其城雖固居人甚少。土地所產物類尤多。水陸諸花難以備舉。伽藍百有餘所。僧徒三千餘人。並皆習學小乘法教。」正描述著一個繁華的佛教勝地。縛喝國即指阿富汗巴爾赫古城,在現今的阿富汗北部巴爾赫省。

建於公元六世紀,座落於阿富汗巴米揚谷的兩尊大佛,即是玄奘所描述的:「梵衍那國。東西二千餘里。南北三百餘里。在雪山之中也。……王城東北山阿有石佛立像,高四百五十尺,金色晃曜,寶飾煥爛。東有伽藍,此國先王之所建也。伽藍東有鍮石釋迦佛立像,高百餘尺,分身別鑄,總合成立。城東二三里伽藍中有佛入涅槃臥像,長千餘尺。」一千三百九十年前,玄奘在取經途中瞻仰,讚嘆寶相宏偉莊嚴、佛光燦爛的巴米揚大佛,及當地一片欣欣向榮、太平盛世的景象。

但這兩尊大佛,人類文化的瑰寶,卻在2001年3月12日遭到塔利班幾天幾夜殘酷轟炸,徹底摧毁。

佛像的浩劫也反映了阿富汗人民的浩劫。

上天似乎與阿富汗開了最嚴酷的玩笑,賜給它中亞的心臟,險要地理位置,自古以來就是商貿文化傳播重地。波斯帝國、古希臘、羅馬、阿拉伯人、蒙古人都在此地留下豐富歷史遺產。祆教、佛教、伊斯蘭教,亦在此地開花結果。但也因此而引起異族不斷入侵,從波斯帝國到亞歷山大,從貴霜王朝到蒙古帝國。入侵引發的衝突戰爭,讓人民四處逃難,流離失所似乎成了阿富汗人的宿命。

十三世紀成吉思汗軍隊大舉入侵中亞地區,大肆殺戮、摧毀。

在外族入侵的夾縫中生存的阿富汗人,不曾放棄,終於在1747年建立了自己民族的國家,杜蘭尼王朝(The Durrani Dynasty)。頑強生命力的阿富汗民族勵精圖治,創下輝煌時代,被稱為末代皇帝的穆罕默德.查希爾沙國王在位四十年(1933-1973)間,大刀闊斧改革,吸收西方文化,制定憲法,允許婦女受教育,婦女穿著時尚,不用戴面紗。當時阿富汗非常現代化,經濟實力是世界前十名,人民安居樂業。有「小巴黎」、「中亞的瑞士」之美譽。

但是阿富汗人仍沒有逃脫戰亂的宿命,改革和反改革兩派軍閥互鬥,國王被推翻,列強入侵的歷史重演。先是英國入侵,打敗了英國人之後,蘇俄又趁機進軍阿富汗。戰火連綿,又造成了大批的難民潮。

《紅花之床》(A Bed of Red Flowers)作者內洛弗.帕齊拉(Nelofer Pazira),出生於1970年代,是在俄羅斯占領阿富汗之下長大的女孩,此書寫下了她的血淚經歷。

她記憶中的童年,從盛開鬱金香和鋪滿紅色罌粟花的美麗山丘俯視,全家和村人就在山丘下一起野餐,慶祝新年。那是二十世紀五○年代到七○年代的阿富汗,當時教育普及,男女平等,欣欣向榮。

1979年俄羅斯入侵,阿富汗成為警察國家。她的父親,一位受人尊敬的醫生,與其他數千名阿富汗人因拒絕支持新政權,一起被監禁。當時五、六歲的帕齊拉一夜之間失去了幸福童年。

後來為抵抗蘇聯統治,由美國支持的聖戰士崛起。作者在書中對聖戰士的血腥手段有詳盡的描述。對帕齊拉而言,當時的生活就是無止盡的坦克、火箭、爆炸、恐嚇和死亡。帕齊拉十六歲時(1989),全家人終於逃亡到巴基斯坦,隔年再以難民身分輾轉到加拿大。

出生於1980年代的凱斯.阿克巴.歐馬(Qais Akbar Omar),其自傳小說《如詩的地毯:喀布爾男孩成長記》(A Fort of Nine Towers: An Afghan Family Story )見證1992到2001年聖戰士拿下阿富汗後,傀儡政府下台,共產主義瓦解,其後,阿富汗人在聖戰士統治下的苦難。

書中提到,當人民歡欣鼓舞趕走了俄羅斯的異族統治,期盼聖戰士為國家帶來希望生機時,卻盼到了穿著髒兮兮的傳統服飾,背心裝滿手榴彈,手裡拿著槍,像山賊般的聖戰士。聖戰士奪走了歐馬家中珍貴的地毯,霸占了祖父的大房子。戰火、砲彈和派系鬥爭不斷,塔利班的瘋狂行徑,令歐馬全家人無奈地開始逃亡生涯。

歷史不斷重演,今日的阿富汗事件,曾在1975年的越南上演過,而善忘的人類,似乎不曾在歷史中吸取教訓。

新聞報導說,西雅圖的越南裔社區發動了「七十五個越南家庭接待七十五個阿富汗家庭計畫」。經歷過相同命運的越裔,主動伸出援手,展現人性的善良及回饋的心意。

但不是每個飽受戰亂的阿富汗人都有機會出逃。曾是軍人、現為記者的梁子,在2003年至2013年,十年間四次獨闖阿富汗,用她的鏡頭和筆寫下了《你是塵埃也是光:面紗下的阿富汗》一書,記錄在塔利班的統治之下,從頭到腳被長袍包裹的阿富汗女人的處境。她們沒有面容,沒有身分,沒有言語,只是男人的附屬品。在戰爭的陰影下,丈夫和小孩成了炮灰,那些沒有面容的阿富汗女人,用強悍的內心撐起破碎的家園,努力堅強地活下去。只有活著才有希望,才能找到光。

看著近日的新聞報導,心中感嘆,這有著數千年歷史、曾經燦爛的文明古國,難道只剩下戰亂、血和淚嗎?

阿富汗人民的苦難何時了?祈禱固守家園的阿富汗人,在破碎的家園中,努力存活下去。(寄自紐約)

今年8月16日塔利班攻入喀布爾掌控總統府後,大量阿富汗難民逃至機場,不顧危險地攀...
今年8月16日塔利班攻入喀布爾掌控總統府後,大量阿富汗難民逃至機場,不顧危險地攀在美軍運輸機機艙外。美國空軍8月17日承認,混亂中起飛的一架C-17運輸機的輪艙內發現大量遺體。(法新社)

阿富汗 中國 喀布爾

上一則

揮手自茲去

下一則

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 馬來西亞作家王元獲獎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