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金山奧克蘭華埠3店被砸 離譜賊手被割「血染」玻璃

2024拜登若不競選連任 民主黨首選賀錦麗或是「她」

暗夜入荒林

大病幾死,剛剛恢復,又受到一個很不愉快的打擊,頓時使我對人世徹底失望。但又不能借酒消愁,因為喝了酒就會胃痛。黃昏悶坐斗室,情緒越來越壞,不知如何是好。忽然一陣衝動,就獨自跑進了一個黑暗的小森林裡。

密集的野樹林中沒有道路,只有一條小徑而已,兩旁全黑暗無光。要走出這條小徑,向左折轉,才有一條小小的柏油馬路,馬路旁邊有一盞高高的路燈。然後就可以看到居宅人家了。

我憑著記憶一個人摸索前行,倒也沒有碰到什麼人獸鬼,只聽到夜鳥的啼叫和海潮似的蟲聲,雖說在氣頭上不在乎危險,但理智忽然告訴我,萬一是碰上郊狼或歹徒或瘋子,可不是好玩的。但,應該不會這樣倒楣透頂吧?

走到一半時,身後突有腳步聲而且還有吹口哨的聲音,而前面似乎也突然走來一個看不清的人影,令我不免一陣驚恐。唉,前有來者,後有隨者,此刻自己是被夾在窄路中間逃不出去了。這前後兩個人物,是兩個好人呢?還是兩個壞人?還是一個好人一個壞人?想來也只有這三種可能了。自己因為生氣而衝動地在暗夜中走入荒林,現在死活只能接受命運的安排,後悔也來不及了。

後面的口哨聲越來越響了,吹的是〈桂河大橋〉進行曲(Bridge on the River Kwai)走路的腳步聲很有力道,想來是一個身強力壯的男子,是普通人還是怪客呢?是匪盜還是流浪漢呢?無法得知。

前面走來的那個人也靠近了,發出一種呼呼的喘氣聲,從喘氣聲中辨不出是男是女。忽然一道強烈的手電筒光,從背後照射出來,讓我看清了前面走來的是一個蒼白弱小形容枯槁的中年男子,竟然比我這個矮小的老婦還要衰弱,應該是沒有為非作歹的能力。我又趕快趁機轉頭往後看,只見一個年輕高大的巨人,身長六呎以上,頭髮蓬密,滿臉絡腮鬍,卻是面目稚氣溫和,肩上背著一個大背包,大概是個晚歸想抄小路捷徑的學生吧。至於前面走來的那位好像生病的中年人,可能也是一個失魂落魄、心情悒鬱的人,他家中可能缺乏溫暖,甚至根本是無家可歸,所以也不在乎在暗林中孤獨地走一遭,遇險就遇險,頂多是死。當然,這只是我的想像而已。

突然,從對面走來的中年人,自動來了一個向後轉,往前走去了。我們三個人的方向變得一樣了——中年人在前,我居中,年輕人在後。

那年輕人吹著響亮有力的口哨,手中高舉著強光手電筒照亮,後來居上地領先了。我們三個人都沒有說話,不一忽兒就走出了黑魆魆的林中小路,走進了有燈光的柏油路。

(寄自麻州

麻州

上一則

回來吧!知更鳥

下一則

楊振寧出席百歲大壽活動 45歲妻翁帆相伴仍氣質出眾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