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白思豪公布紐約市補強針接種計畫 最早本周開打

抖音挑戰風靡青少年 偷竊或破壞學校公物以獲取點讚

習武五十年

說到武俠小說,我整個人精神都來了。我習武超過半世紀,自覺功力深厚,亟思與人切磋。五○年代在台灣南部鄉下,我念國小五年級時開始利用午休時間去學校閲報室看報,通常只有我一個人。我最喜歡的是台灣新生報的武俠連載——臥龍生寫的《搖花放鷹傳》。看連載變成我每天的企盼,午休一開始,顧不得吃飯,一定先衝去把連載看完。那段時間,隨著劍眉星目、丰神俊朗的男主角練功大成,三兩招把壞人打得落花流水而興奮不已;隨著明眸皓齒、嬌豔如花的女主角對男主角傾心不已而開心莫名。那是我生平第一次習武,印象非常深刻,至今已五十多年,都還記得作品的名字。後來再看的武俠小說,除了金庸以外,其他都不記得了。

幾年以後,光看連載已不過癮,於是和幾個有同好的同學,大家把僅有的一點點零用錢湊起來,去租書店租書輪流看。從此我的零用錢幾乎都進了租書店老闆的口袋。東方玉的俊俏公子總是武功天下無敵,一人周旋七美女之間,叫人好生羨慕;柳殘陽的殺人像切瓜,場景永遠是壞人屍橫遍野,血腥異常,看了有些反胃,但又覺得大快人心;古龍的人物都是個性慵懶,短話一族,說話一次只吐一個字,如《小李飛刀》,讓人神往這樣的意境;還有上官鼎、諸葛青雲、司馬翎等許多名家,在刀光劍影中,度過了我的童年和青春叛逆期。

高中到台北念書,從台灣各地來的同學讓我的眼界更寬,跟外界的接觸也更多,因此有機會讀到讓我驚為天書、愛不釋手的《大漠英雄傳》和《小白龍》,這些作品的人物刻畫細膩鮮明,招式描述玄奇,情節鋪陳合理,轉折扣人心弦,加上文學的筆法和大量的詩詞歌賦,讓我的武功大大精進,因而傾心不已,視為珍寶。1980年,遠景出版了全套的金庸小說後,我才知道,《大漠英雄傳》其實是《射鵰英雄傳》,《小白龍》其實是《鹿鼎記》的盜版。兩年後,我當兵退伍,手上有一點積蓄,就買了金庸全集,在念研究所和陪伴女朋友之餘,有空就修練,費時一年而大功告成。

出國念書、就業數年以後,回到台灣,很想念金庸的小說。之前買的全集在出國前送給知音了,便再買了遠流出版的新全集,帶到美國。晚上等小孩睡覺以後,每天努力地K書到半夜,第二天還得上班。如此花了一年左右,全部複習了一遍,至此習武之路告一段落。直到十年前,因大學畢業重聚,結識了住在附近的校友,大家談得投機,也提及年輕時的武俠情結。沒想到新結識的好友竟拿出一本書,說是他寫的武俠小說,令我大為驚訝,碰上一代宗師了,他習武之餘,還自創武功。此好友的大作《九龍璧》,人物描寫和情節鋪陳,俱為上乘,我一口氣兩天內就讀完,讚嘆佩服之餘,再也不敢說自己功力如何了。(寄自加州)

小說 台灣 書店

上一則

于德蘭編《于斌樞機及他的時代》

下一則

命中貴人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