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可供全德國人入住 恒大危機照亮中國獨特鬼城現象

研究:以抽百萬獎金鼓勵接種疫苗 實際作用不大

燃燒的向日葵

日落時的葵花田。(大邱.攝影)
日落時的葵花田。(大邱.攝影)

提起向日葵便不能不想起梵谷的向日葵畫作,我不是梵谷迷更不懂藝術,從未看過他的真跡,只是從各種傳媒中得識他的名作〈花瓶裡的十五朵向日葵〉,對之印象深刻,亦間接影響了我對向日葵的觀感。

菊科的向日葵又名朝陽花、向陽花,因它會隨著太陽轉動而得名。它是一種大型一年生的草本植物,分觀賞和食用兩大類,觀賞植株較矮小,高不及2呎;食用植株較高大,可達6呎餘。早在三千至五千年前美洲原住民即發現向日葵的種子具有食用性。十六世紀初被引入歐洲並傳至俄羅斯,俄羅斯發展出的油籽種植工藝於二十世紀中葉引入北美,開啟了美國向日葵生產和育種的商機。

不管在炎熱的台灣或寒冷的密州,我只見過極少數的觀賞向日葵也沒見過它隨著太陽轉動。搬到加州後得知加州盛產向日葵,但不知產地何在,直到日前和友人聊起向日葵,這才知道美國葵花子占世界葵花子供應量的四分之一,而加州占了95%,其主要產地集中於沙加緬度山谷(Sacramento Valley)中的優洛郡(Yolo County),占地約五萬英畝,所產的雜交葵花子約有95%被運往世界各地以供種植或榨油。

優洛郡位於加州首府沙加緬度附近,距離我們所住的東灣約一小時車程。由80號公路轉505號公路北上即進入了一馬平川的優洛郡,公路兩旁多是果園和農場,黃澄澄的葵花田極易辨認,不過大多數葵花田皆不在大馬路旁,而是深藏在鄉村小路邊。到處可見「私人產業,不得擅入」的牌子,周圍雖無護欄或鐵絲網籬,但多掘有灌溉溝渠,土地泥濘,有的還很寬深,難以跨越雷池一步。好在馬路呈棋盤形,我們橫直亂開還是看到了不少葵花田,也能停在路邊拍照。

第一次看見一望無際的金黃葵花田,感覺非常震撼,彷彿有無數的小太陽面對著我放送光與熱,既有交響樂的雄壯激昂,又有拉丁舞曲的熱情奔放。張張笑臉上神情各異,卻都透露著光明和希望,毫無疑問它肯定是笑臉圖案(Smiling Face)的原創者。六月下旬正是晝長夜短,下午五點多太陽仍高,不過已然偏西,奇怪的是馬路兩邊的向日葵並非如傳說中的隨著太陽向西,反而是一律臉朝東。

有關向日葵的傳說很多,無外乎是一個淒美的愛情故事。從前有一位美麗女子痴戀太陽神阿波羅,卻得不到他的愛情,終日仰望太陽,相思成疾,最終化為一朵黃金大花,永遠追隨著太陽轉動。

向日葵的向陽性當然無關愛情故事,它的奧祕在於花盤下面的莖部含有一種畏光的生長素,莖部背光那面的生長速度快過向光那面,使得莖端產生向光性彎曲,花盤因之抬起頭來,面向著太陽。不過花盤和太陽並非是同步運轉而是落後大約12度,即四十八分鐘。清晨面向東方,然後隨著太陽逐漸向西轉動,到了晚上又自動往東轉回,準備迎接次晨的日出,好及時進行新一天的光合作用。然而花盤一旦盛開後,因結子重量增加和地心引力的作用,就不再隨著太陽轉動,而是固定朝向東方了。

為了觀察向日葵的向陽性,我們特別在不同時段拜訪了不同的葵花田。早晨的向日葵果然是面向東方,大多垂頭喪氣好像宿醉未醒,有的即使頭抬得略為高些,也是睡眼惺忪不知東方之既白。當然其中也有抬頭挺胸的乖乖牌,東張西望的調皮鬼和高人一頭的佼佼者,但聲勢都不及沉默的大多數來得浩大。

日正當中的向日葵並非如我想像中的仰頭面對著太陽,仍是面朝東方只是仰角略微不同而已。到了下午或黃昏時頭抬得更高些,幾乎可以和我平視,得以從容觀賞這朵朵笑臉。路邊均置有許多蜂箱,葵花田裡群蜂亂舞,幾乎每朵花上都有蜜蜂在忙著採蜜。若說花盤如臉,因著花兒成熟度的不同和蜜蜂的畫龍點睛,不難發現眉開眼笑、愁眉苦臉、陰陽怪氣、嘻皮笑臉等各樣臉譜。

加州廣植的品種是「陽光明亮」(Sungold),它有著金黃色的舌狀花,黃褐色的凸起花盤和直立堅實的桿。通常在同一葵花田中,交替種植六行雌株和兩行雄株。開著單朵大花的是雌株,矮小多花的是雄株,蜜蜂通過異花授粉使得雌花產生出雜交葵花子。雌株因有向陽性,只有朝東一面金黃,餘皆碧綠。雄株花多雜亂看不出是否有向陽性,但見一片黃亮。難怪有些葵花田,看起來是道道黃綠涇渭分明的。

雌株的花盤很大,直徑約5-8吋,心形葉片亦不遑多讓,將桿身密密包裹,單看一株,婷婷玉立如身披綠斗篷的金髮美女。再看雌雄交錯的整片花田,彷彿大隊頭戴圓帽身披斗篷的婦女,正攜兒帶女向著東方低頭前行。雄株花盤和個頭都較雌株嬌小許多,但花色鮮豔如熊熊烈焰,足以招蜂引蝶。

日落時的葵花田又是另一番風貌。由於遠山低平緩和,似乎與地平線相差無幾,覺得太陽並非是緩慢下沉,而是突然墜落,在這極短的瞬間,天空由藍變紅轉橙,最後泛出的檸檬黃,竟與梵谷畫作中的背景黃有著驚人的相似度,但痴念東方的花朵卻是溫柔的,不像梵谷畫中的向日葵,稜角分明,似火燃燒,不知燃燒的是他對高更的瘋狂熱情,還是他心中的憤怒不安。

七月中旬,舌狀花多已凋謝,雌花開始結實,雄花功成身退全被鏟除乾淨。雌花金髮不再,綠萼覆頂,原來黃澄澄的葵花田,現在看似綠油油的菜園。花盤因結子重量增加,連粗約吋半的花莖亦不勝負荷,個個低眉歛首做沉思狀,真的是從此面朝東方,不再隨著太陽擺動。

原本黃褐色的圓凸花盤,漸次暴露出裡面帶有黑灰條紋的油用型種子,較平常食用的葵花子來得實小皮薄和油多。這從金髮美女蛻變成漂亮黑妞的過程,充滿了造物主的創造智慧,更飽含著人生哲理。

向日葵終其一生懷抱熱情,追求理想,不氣餒不沮喪地堅持到底,即使結實纍纍,還是虛懷若谷。燃燒自己,發光發熱,不是為了炫耀自己,而是為了造福他人。(寄自加州)

雄花。(大邱.攝影)
雄花。(大邱.攝影)
雌花。(大邱.攝影)
雌花。(大邱.攝影)

加州 美國 俄羅斯

上一則

醉拳武俠夢

下一則

台漫畫家吳識鴻獲比利時新秀獎 畫畫前先上文學課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