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邀法總統通話 協商澳洲潛艦採購爭議

中國暫停台釋迦蓮霧輸入 台:將提WTO爭端解決

重新用中文寫作

結束上一份工作後,突然多出許多時間,為了不要姑負了好時光,我想,何不筆耕?文字創作是記錄一個人靈魂深處最細微律動的工具。

移居海外多年,從初來時求學,到後來工作,一路走來,只求能夠應付工作所需,完善家庭責任,尤其是剛來到一個新的國度,要學習的事物太多,所以中文暫時被我拋到腦後。然而,此時此刻的我,一心想要用中文寫作,算是一種落葉歸根的情懷吧。

凡事起頭難,開始時,真是無從下手,也不知道要寫什麼,頭腦一片空白,從開始「有一些模糊的概念」到「概念漸漸清晰」,靠著朦朧的隻字片語,開始向記憶最深處探尋,很多人事物以為早已忘記,但是當開始向過往探索時,它們都逐一呈現,越發清晰,彷彿穿越時空般再續前緣,充滿了驚喜。

然而,不可否認的,創作是一條艱辛而寂寞的道路,有文思泉湧的時候,更多是靈感枯竭的時候,即使大文豪海明威也說過:他完成的每一頁,之前有九十九頁是扔在字紙簍裡的。有時經過一番苦思冥想,好不容易完成一篇自己滿意的文稿,卻得不到認同,也難免失望。有時文章獲登報紙雜誌上,那就是極大的鼓勵。登出之日,發現自己的文章跟大作家的作品並列同一個版面,一時之間,更感覺飄飄然地,可以如孩童般興奮好幾日。

其實,當初喜歡寫作,只是單純地想捉住一個靈感,透過文字表達出來,分享一個經驗、一份體悟,或只是博君一笑而已。繼而發現,寫作可以與陌生人分享生活所得,接受素未謀面的網友的留言按讚,這只怕是現代人才能享受到的樂趣。

日前讀到老一輩文人楊絳先生的事蹟,晚年,她多次以她的母校校訓期勉年輕學子:自強不息,厚德載物。她自己也身體力行,一輩子筆耕不輟,直到耄耋。對於人生種種磨難,她雲淡風輕。在至親好友都離他而去之後,依然自強不息,以九十高齡翻譯完成柏拉圖的「斐多」,探究生死的奧袐。寫作之樂樂如何?不知老死之將至也。

我想,如果喜歡寫作,就應該只問耕耘,不問收穫,一字一句地寫下去。(寄自馬里蘭州

工作 馬里蘭州

上一則

是時候了(三五)

下一則

駿馬奔騰在人類的歷史上(上)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