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CNN:五位參議員是否爭取連任 牽動參院政治版圖

白思豪公布紐約市補強針接種計畫 最早本周開打

久別盼重逢

我一個人遊蕩在黑黢黢的夜裡,穿街走巷,要回姥姥家。沿著北關大街一路向南,穿過涼風颼颼的古城門,門樓上「晉北鎖鑰」四個燙金大字在黑暗裡閃著幽密的光。我心裡默念:過了學道街,就是三道十字街,左拐,走到火神龕,再左拐,就是東大街,姥姥家就在東大街朝南的一條巷子深處。但左拐右拐,繞來繞去,三道十字街卻謎一般不見了。回姥姥家的路消失在漫無邊際的黑暗裡。情急之下,我大喊一聲,冷汗淋漓地醒了——原來是一場夢。

多年以前,那時舅舅和姨姨們還健在,老兄妹們坐在一起聊天時,總是會談論起上個世紀三、四○年代一場接一場的戰爭。曾經有八年的時間,鐵路不通。當時嫁到河北石家莊的二姨幾乎音信全無,姥姥的一隻眼睛就是在那時哭成半瞎的。記得當初我準備出國時,舅舅還說:「好出門不如賴在家,你二姨那會兒如何如何。」當時我不以為然。直至庚子年的春天,整個世界停工停學,人人自危。我原來的十年簽證被凍結,重新申請簽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隨之而來,中美之間的航班大部分被取消,而且票價高昂。人類如同走進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不過彼時,我依舊充滿希望,夏天就會好的,天一熱,病毒將被燒死。然而,高溫不僅沒有殺死病毒,相反地,進入夏季,病毒在美國最南端的佛州和德州的攝氏38度高溫裡瘋狂地蔓延。

後來聽說有人買到了天價機票,拿到了四十八小時之內的雙陰檢測結果,萬事妥當,卻在最後一刻遭遇航班取消。也有幸運的旅者穿越一道道關卡終於成行,並歷經三周漫長的隔離期後,與父母家人再次重逢。聞之,人人稱羨,成為當今海外華人人生之最大樂事。

而我,終究沒能成為幸運兒。

一直以為2020年過去後,一切會好起來。如今2021已過半,疫情仍沒有過去。病毒依舊如幽靈般四處遊蕩,且不斷更新變異,疫苗的有效性,令人時有疑惑。回中國的簽證依舊沒有恢復正常,回家的路依舊被阻隔,久別重逢的期盼依舊遙遙無期。

昨晚無夢,今晨陽光明媚,我坐在陽光下,想起2019年深秋,與母親相聚的時光。那時,母親大病初癒,元氣大傷。最初不敢留母親一人在家,便足不出戶。後來,母親漸漸康復。一日午後,母親歇了午覺,我便悄然離家,直奔古城。

那天,秋陽暖暖地照著故鄉的土地,微風輕輕拂過故鄉的天空。藍天像一幕無邊的畫板,點綴著濃淡相宜的朵朵白雲。一直迷戀故鄉的秋天,那是一年中最美的季節。少了夏季的炎熱,春天的狂躁,冬季的嚴寒。故鄉的秋天不慍不火、不急不躁,即使下雨,也是細雨紛飛,溫潤柔和。像極了一個純淨端莊的少女,溫暖恬靜,滿身的書卷氣,安靜於天地歲月之間。

那年,新婚的二姨隨著二姨夫回石家莊省親。原以為十天半月的回鄉,竟成為姥姥和二姨將近十年的生離。最終成為母親整個家族的一個揮之不去的陰影。二姨和姥姥是杳無音訊,不知生死的牽掛,而我和母親還可以電話聊天,微信視頻。明年,最晚明年秋天,與母親離別三年之後的秋天,故鄉最美麗的季節裡,我一定可以重返,好好地擁抱母親。

新冠瘟疫之後,對於幸福和人生所有的期待,皆凝成一句話:久別盼重逢。(寄自新澤西州

簽證 高溫 新澤西州

上一則

瑪麗珠娜(全文完)

下一則

時間如同一爐香料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