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曼哈頓中餐館戶外用餐遇劫 食客中槍

澳洲退出潛艦開發轉投美英懷抱 法批「無法信任」

不再偏頭痛

甘和栗路/圖
甘和栗路/圖

相傳古希臘數學家阿基米德曾有一則有趣的故事:據說,國王命令阿基米德判定新打造的王冠所含黃金的純度。這位苦思不得其解的學者,洗澡時看到澡盆滿水外溢,聯想到可以用此法計量不規則形狀物體的體積,從王冠重量和體積,即可計算出王冠材質的密度,如此問題就解決了。數學大師忍不住興奮地跳出澡盆,裸體奔跑大喊:「我找到了(Eureka)!」這故事讓人莞爾。人生中,若有病痛困擾身體三十年,費盡周章終於找出原因,一舉解決,豈非人生一大樂事?

我自幼身體羸弱,母親為了我,煞費苦心。她說,我小時候常喊頭痛,我不記得自己幼年常頭痛,只記得每隔三五天母親就會煮豬腦逼我吞下。母親一直相信中國古老的「吃腦補腦,吃肝補肝」說法,幼年吃豬腦的記憶,歷歷在目。

不知是否是吃豬腦的效果,從我有了記憶以後,似乎就未再犯頭痛。期間,經歷過小學、中學、高中的挑燈惡補,參加萬人矚目的入學聯考,炎炎暑夏,埋首解答考題,揮汗振筆疾書,全身恍若孫悟空被壓在五指山下,千斤蓋頂,幾乎喘不過氣來。奇的是,那時我沒有頭痛。

我已不再有頭痛,長大後,豬腦那軟趴趴、黏糊糊的東西,我當然就不再吃了。之後,隨夫婿飄洋過海來美讀書,異國異鄉異語,新挑戰、新環境,加上學校的考試壓力,我感覺兩肩越來越緊繃。然後,像火山爆發般,一陣難以言喻的偏頭痛猛然向我襲來。先是腦袋腫脹,接著作嘔,全身疲憊不堪,卻無法入眠。待疲憊至極,勉強入睡後,卻又惡夢連連,一直夢見萬蟲穿腦,幻覺不斷,痛不欲生。彼時,我猶如被念緊箍咒的孫悟空,躺在床上抱頭翻滾,哀聲不絕,痛苦之極,卻無唐三藏可求饒。一日過去,偏頭痛慢慢消退,我餘悸猶存,暗自推想,必是外界壓力引起的吧?我只要勤運動,舒緩壓力,應該可以預防偏頭痛再發吧?

無奈,偏頭痛從此緊跟著我不放,發作率愈來愈頻繁,頭痛持續時間也越來越長,犯病時兩三天都無法進食和睡眠,真是生不如死。忍無可忍之下,我找醫生治療,醫生對此症似乎司空見慣,二話不說,開個止痛藥給我。但止痛藥吃下,我馬上作嘔吐出,更加痛苦難過。無奈之下,我找中醫針灸,針一扎下,頭痛頓消,然而,數小時後,痛楚又恢復。這頭痛蟲,非要在我腦裡停留二三天,才會自動消失,我只能乖乖忍受折磨,束手無策。

身體有了毛病,自然會四處探尋瞭解。此時,我才發現,原來歷史上患頭痛者,不計其數,最有名的當屬三國時期的曹操。我以前讀《三國演義》,只專注諸葛亮、周瑜和曹操三人的鬥智故事,卻從未注意到曹操患有「頭風」。後來重讀《三國演義》,讀到第二十二回,曹操聽屬下念陳琳的〈為袁紹檄豫州文〉,檄文中陳琳大罵曹操祖先,曹操原本頭痛難忍,聽完怒氣沖天,頭竟然不痛了,真是千古傳奇。我本以為這是羅貫中故意穿插的劇情,以提高小說趣味。後來才知,《三國志》和《三國演義》都提到曹操患有偏頭痛痼疾,而且被纏擾了近二十年。名醫華陀為曹操針灸治頭痛,與我情況一模一樣,針一扎,頭痛即止,但終究未能根治。曹操大權在握,誤以為華陀能治而不治,於是懷恨在心,藉故殺了華陀。今日之我,絕對可以為華陀作證,偏頭痛可不好治啊!曹操聰明一世,糊塗一時,錯殺名醫了。

我學醫的表弟,博學多才,知道我受偏頭痛之苦,告訴我偏頭痛是腦血管發炎腫脹,擠到腦神經造成的。我一聽,言之有理,就自己想出怪招,針對血管腫脹,每次頭痛時,用熱水拚命沖洗頭髮,水的熱度和頭部按摩,確實能減緩頭痛,但總不能一直把頭浸泡在熱水中吧?只好再用吹風機對著頭猛吹熱風,頭痛是稍稍舒緩了些,卻把自己搞得腰痠臂累,精疲力竭,這類怪招只能偶爾為之。為了短暫舒緩頭痛之苦,好辛苦啊!

我的偏頭痛,來時無緣無故,走時無影無蹤,雖未嚴重影響工作,但經常三兩天眉頭深鎖,不言不語,老闆便知道我頭痛症又犯上了。一次,老闆關心地告訴我,他妹妹也常有偏頭痛,後來發現腦內長了腫瘤,勸我上醫院仔細檢查。我採納其善意,再次找醫生檢查,這次碰到一位女醫生,非常有同情心,為我深入檢驗。檢驗結果,一切正常,可謂幸與不幸。幸者,腦中無致命腫瘤;不幸者,頭痛原因仍未知,我還要繼續被偏頭痛折磨。女醫生安慰我,有的偏頭痛與女性荷爾蒙分泌有關,建議我記錄發病日期和女性生理期,看看有否關聯。我規規矩矩地記錄了半年,發現完全無關,沮喪不已。

期間,我還自願參加偏頭痛醫療研究,躺在病床上,身上貼滿記錄研究的儀器電線,研究員為我注射治偏頭痛的藥劑。不一會兒,頭部腫脹逐漸退去,頭痛驟然停止,然而,接著心臟像用力敲門般砰砰亂跳,嚇得我不敢再試。研究員告訴我,偏頭痛在美國甚至全世界都非常普遍,困擾無數人,醫界也一直在作這方面的研究。我的感覺是,他們似乎像二千多年前的華陀,只研究出如何抑制頭痛症狀,並無法尋因根治。

有一陣我經常出差旅行,在機場候機時,看到有按摩師為客人按摩背頸抒壓,我也前去嘗試,感覺不錯。此後,我定時找按摩師按摩頸肩,也強迫自己規律運動,希望用鬆弛肌肉和改善身體健康方式,緩解頭痛之苦,不過,仍未根絕頭痛症。當時我掐指一算,這該死的頭痛症,已纏擾了我二十多年,不輸當年的曹操。

受苦受難又延續了數年。我的工作和數據統計分析有關,工作之餘,一時興起,何不順便分析一下自己的頭痛症?想到當年女醫師曾教我記錄頭痛史,我依樣畫葫蘆,不過,這次的數據,是記錄頭痛前後兩三天的生活狀況,包括工作負荷、睡眠、飲食、運動等等,鉅細靡遺。一年後,我發現工作負荷和睡眠似乎與偏頭痛無太大關聯;反而是我每次頭痛前兩三天都吃過洋芋片。這一發現,讓我興奮無比,莫非我身體對洋芋片過敏?於是,開始停吃洋芋片。Eureka!頭痛次數大幅減少了。可是,偶爾仍會頭痛,我再次審視所有數據,卻找不出任何異樣。

一日,與同事聊天,聊得興起,同事順手遞給我一包洋芋片,我搖頭婉拒,告訴他洋芋片會讓我得偏頭痛,同事開玩笑道:「不是洋芋片吧?應該是洋芋片裡的添加物吧?」一語驚醒夢中人,我回去開始詳細記錄所有吃過的食物,甚至包括米飯、麵包、餅乾等等。Eureka!我再次發現,任何從超市貨架上買來的食品,都是罪魁禍首。原來,我身體無法接受的,是食品中添加的防腐劑,只要避開任何加有防腐劑的餅乾、零食和麵包等加工食品,頭痛就不會發生了。我仍可吃新鮮烘焙的洋芋片、餅乾和麵包等,只要未添加防腐劑。這項發現讓我太興奮了,人生在世,不過圖個享受七情六慾,少了口腹之慾,生活豈不太枯燥無味?我既然不能吃貨架上現成食品,就換吃更美味可口的新鮮烘焙食品,價格雖高,卻是名正言順,理直氣壯,無人可阻擋。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中國俗語:「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偏頭痛襲擊我時,確實如轟然山崩,說來就來,擋也擋不住,我痛苦倒地翻滾,完全無力招架;抗痛三十餘年,未曾找到原因,各種嘗試都只是稍稍減輕疼痛,於事無補。喜的是,胡亂實驗,竟然讓我找到原因,對症下藥,一舉擊中,偏頭痛消失得無影無蹤。這結果,讓我手舞足蹈,拍手叫好。

我堅持克制自己不吃任何可能含有防腐劑的食品後,久未頭痛,早忘了頭痛之苦。前一陣,接種新冠肺炎疫苗,身體反應激烈,又頭痛了一陣,不過,與往昔的偏頭痛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但,也勾起了我曾經飽受偏頭痛之苦的記憶。我不禁仰天感恩,比之古人曹操,我太幸運了!能僥倖找出病因,解除痛苦,怎不讓人欣喜若狂?(寄自加州

中國 腫瘤 加州

上一則

在家

下一則

冷暖自知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