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影/美國國鐵蒙大拿州出軌 已知3死至少50傷

資金嚴重短缺 恒大汽車坦言:無法保證能償還債務

廣東女人的傳家煲

廣東人說到祖訓的時候喜歡講「阿爺教落」(傳下來的意思)。其實廣東女人有很多的阿嬤(奶奶)教落,其中最重要的一類就是飲食保養。

我五、六歲時在夏天常會淋巴腺發炎,手可以摸到脖子上一串念珠般大的淋巴疙瘩。西醫打青黴素,時有效時無效,淋巴發炎帶來發低燒,整個人也無精打采。一回,阿嬤從香港來看我們,正碰上我又淋巴腺發炎。阿嬤買回來乾的霸王花燉瘦肉湯,喝了兩次,不僅脖子上的疙瘩消了,以後也再沒有發作過。

從此,阿嬤一煲湯,我就跟前跟後地問個究竟。她那時候也就七十歲吧,每次洗完頭,必喝一碗紅糖荷包蛋加薑煮酒,說是老年人要去頭風。她讓我嘗一口,味道極好。她說等你到了我這個年紀,也可以煮來喝。要等多久才到七十歲呀?不過我長大後也明白,不就是驅掉頭上的寒氣嗎?不必等到七十歲。無論是在大雪冰封的新英格蘭,還是陰雨綿綿的溫哥華,只要我遭了雨打風寒,就回家自烹阿嬤的荷包蛋煮酒。

我母親雖然是杭州人,在廣東住久了,也學會煲各種湯。夏天,必喝各種湯水:崩大碗、霸王花、苦瓜冬瓜,有肉供應的時候加瘦肉熬湯,沒有肉時煮成涼茶,或清炒,我們家的孩子不長青春痘,稍有一兩顆痘冒頭,立即被清熱的湯水消滅。母親喜歡研究中草藥,常看《黃帝內經》,她說所有的這些解毒清火的食療還有抗癌的作用。當時可是除了廣東人,還沒有很多人會煲湯喝的年代。

現在冬蟲草賣到五百港幣一錢,我冰箱裡存放的冬蟲草是「戰略物資」,只在兒子發燒生病之後才拿出來一小撮燉一碗雞湯,他喝過後,臉色就會恢復紅潤。在七○年代沒有多少人知道冬蟲草為何物時,我母親就托四川的親戚寄來大包大包的冬蟲草,我們經常用冬蟲草煮雞湯。我出生後碰上大饑荒所造成的各種營養不良,都在此時被補了回來。我兒子前幾年開始拒絕吃冬蟲草,因為他聽說為了挖冬蟲草讓大量的山區植被被破壞,從此我也給冬蟲草劃上了句號。

姑媽作為我祖母的女兒,得其真傳自不必說。跟姑媽接觸的時候我已經有自己的家,也從她那裡學到一些湯水祕方。比如她夏天必用夏枯草煮水喝,說是清肝火,我不知道自己肝有無火,不過喝了很舒服,整個人清爽不疲乏。姑媽的女兒也懂得如何煲湯,冬天咳嗽不斷,她用羅漢果蜜棗煲出濃濃的湯汁,馬上就治癒了吃多少藥也鎮不住的咳嗽。

我有一個堂哥住在溫哥華,堂嫂是個能幹的台山女人。他們養育了十個兒女,都住在他們家附近。我在溫哥華生活的那幾年,經常參加他們的家庭聚會,堂嫂會根據每個人不同的身體素質和需要,分組分類烹製各種湯水。我那時經常在國內各地奔走,人家送的阿膠黨參鹿茸天麻都被我轉送給了堂嫂。她認為我的體質和她的一個女婿相似,需要補鹿茸,但是鹿茸屬於大補藥,所以在給我們喝鹿茸之前,要先喝一碗五味湯墊底。我已經記不住是哪五味藥材了,只記得是用雞湯燉的,裡面有芡實和幾味涼補類的藥材。或許真是因為喝了鹿茸,我以後的中氣一直很足。

生孩子的時候,廣東女人更是有很多講究。我懷孕的時候,姑媽還在世,她和堂嫂兩個人各有各的方,豬腳薑是人人都說必須要準備的:唐人街買來三十斤豬腳,二十斤生薑,兩大罐添丁甜醋,分娩前兩個月就請一個廣東月嫂帶著大鍋到家裡來做,前前後後熬了兩周,兩大罐放在冬天的陽台外面凍好。她們交代,分娩前不可以偷吃,分娩後兩三周奶水穩定旺盛之後,才可以下勺。另外堂嫂準備好的燒酒煮雞和月嫂負責的木瓜花生豬腳湯,分娩之後就可以吃。可以想像,我在那幾個月裡吃了那麼多的豬腳,兒子怎麼可能不長得肥頭大耳?不過回想起來,整個懷孕期間她們反而沒有要我特別進補,只說多吃蔬菜核桃和雞蛋牛奶。

這位堂嫂教我許多食療的方子,我因為可以隨時拿起電話找她請教,也仗著年輕記性好,方子都沒有寫下來,如今大部分都忘掉了,可是有一樣我永遠會記住:我兒子五、六個月大的時候,帶他出門跟朋友飲茶,我們吃點心,給他喝了兩口粥,沒想到回家他就開始腹瀉。帶他去看西醫兒科,醫生說這麼小的孩子沒有藥,讓他瀉完了就會自己恢復,期間補點生理鹽水就是了。他瀉了兩天,喝生理鹽水也瀉,胖胖的小臉開始脫形了。打電話去問醫生,還是那句話。三天過去,這麼小的孩子完全沒有進食怎麼行?我打電話給堂嫂,她說你燉個雞蛋清餵他試試,不要放糖也不要放鹽。我就燉了一個雞蛋清,一碗餵下去,小人兒沒有瀉,四個小時再餵一次,也沒有瀉。西醫不管的嬰兒腹瀉,就這麼讓堂嫂的一句話給治好了。

在她們的薰陶之下,我也開發出一味適合自己的湯。每次吃雞,就把整副雞骨架子留下來,配上紅棗杞子當歸黃芪,水煮一到兩個小時後,就是一碗補血補氣的女人湯。我母親說她喝我的湯會上火,可我要是一個月不喝一次,就會有氣血不足的症狀,如此這般二十年,我的湯養氣養髮也養顏。有一年我搬家,來幫忙的北方朋友驚嘆我冰箱裡儲放的各種藥材和煲湯料,說是見識了廣東女人廚房的獨有特色。

奶奶、姑姑、媽媽、堂嫂,一代代的家傳煲湯,恐怕會在我的下一代失傳了。下一代的生活圈已經沒有我們成長年代的家庭氣氛,泡咖啡店速食店上館子發美食圖是她們的飲食時尚,她們不會研究《黃帝內經》,櫃子和冰箱裡也不會放各種藥材和煲湯料。所幸現在仍有許多人們注重食療,各種記載煲湯食療的書籍在書店裡擺得滿滿的,雖然我們家的煲湯傳統會失傳,但是我們廣東人的煲湯卻是全民普及光大,這依然令人欣慰。(寄自維吉尼亞州

雞蛋 維吉尼亞州 新英格蘭

上一則

夢幻的海上沙洲

下一則

紀錄片激發葉德偉創業魂 「配客嘉」攻循環包裝生態系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