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快看世界/大辭職潮未退 專家:年底前換工作可能吃虧

律師染疫後記不住車牌 研究:新冠長期症狀可達15個月

快樂很簡單

小時候,父母給的一顆糖、一塊餅乾,甚至一句表揚的話都能讓我快樂半天。隨著年齡增長,懂的事多了,想法也多了,就有了各種各樣的慾望。這時候,快樂往往就建立在慾望的滿足上。然而老話說,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因此,快樂就常不可及了。

其實不然,還有另外一句老話是「知足常樂」。何謂知足?就是,居家有一個溫馨的小窩,就不必羨慕別人家的豪宅;飲食,若吃得健康又合口味,就無需山珍海味;擇偶,若能真心相愛、相濡以沫,錢財地位就不重要了。當年著名畫家黃永玉去看望攜妻回鄉養老的老朋友毛致用時,送去一幅畫,畫中一老頭悠閒地坐在躺椅上,身旁一老婆婆在餵腳下的幾隻雞,兩人都笑得開心。畫上還配有一副對聯:「小屋三間,坐也由我,睡也由我;老婆一個,左看是她,右看是她」。活在當下的快樂,就是如此簡單。

快樂並非都是通過獲得才會擁有,很多時候,施予或者助人也能讓人快樂。記得有一年聖誕節,我去中餐館拿外賣,排在最前面的一位女士未帶足現金,急得在那裡翻包掏兜,還是湊不夠數。此時她身後的那位男士出面替她把錢補足付清,包括給櫃檯的小費,然後對女士說:「聖誕快樂!」那位女士當然很開心,一再感謝,而那男士臉上明朗的笑容說明他也樂在其中。只需給人一點兒幫助,就能獲得心靈上的快慰,就如西方諺語說的:「贈人玫瑰,手留餘香」。

歡樂也並非只在平順中才有,不是有那麼一句話嗎?苦中作樂。當年我們一群十六、七歲的城市孩子,在上山下鄉運動中去到黑龍江務農,農活勞累,條件艱苦,生活枯燥,然而我們仍會尋找快樂。夏天日長,一天勞作之後我們不顧疲憊,在宿舍前的場地上踢球;冬日天寒夜長,又是農閒時期,我們窩在宿舍裡打牌下棋,胡吹海侃;休息日則三五好友在一起喝一點小酒,儘管下酒菜只有一塊鹹肉或一個罐頭;雨後去荒草地採剛長出來的野蘑菇,拿回家煮湯喝。這些在一般人眼裡,恐怕算不上樂事,但在那時卻能給我們帶來歡聲笑語。而且我發現,人在吃苦的時候,更容易感受到快樂,哪怕只是一點點快樂都會被放大,儘管給我們帶來快樂的那些事本身並不起眼。

日本有一本書,名為《集古名公畫式》,全書共五卷,是江滬時代後期日本畫師草坪山人根據中國古代畫作的樣式編輯的(後人有增補),所收集的畫樣大都配有文字說明。卷二開頭以「蘇東坡賞心十六事」為題,一事一畫,收錄了十六幅畫樣。第一幅畫是一人枕籐仰臥蓆上,旁邊寫著「午倦一方籐枕」;第二幅畫是一人撫琴,另一人傾聽,稱為「撫琴聽者知音」。後面的十四幅畫樣也都有名謂,均為六言句子,如「乞得名花盛開」、「柳陰堤畔閒行」、「接客不著衣冠」、「暑至臨流濯足」、「客至汲泉烹茗」、「雨後登樓看山」等。

日人書中所選的畫和文字應該都是取自於中華古籍,那些言辭是不是蘇東坡本人說的,無法證實,但我們從中可以窺見古人對「賞心之事」的理解和觀念。煮茶、彈琴、觀花、看山,乃風雅之事,「賞心」自不待言,然而午睡、閒走、浴足也都在樂事之列,倒有點意想不到。最讓人驚訝的是,無須整裝見客竟然也能讓古人為之歡喜。對那些習慣於無拘無束的人來說,少了一些繁文縟禮豈不快哉!古人其實沒錯,他們的感受合乎情理,反而是我們常常將人生樂事想得太複雜了。(寄自印州)

日本 聖誕節 中國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