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蜜月期結束了」民調支持度再探底 搖擺州尤甚

落腳智利的海地人轉進美國:那兒好100萬倍

碰瓷案外案(下)

阿尼默/圖
阿尼默/圖

維麗去年年初接手了一家小旅館的生意,經過她一年多精心地經營下,生意逐漸步上正軌,手頭也比以前寛裕許多。半年前,維麗為自己和喬木換了新款的智慧手機。自從換了新手機後,喬木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以前喬木下了班常會去賭場玩上幾把牌,現在有了智慧手機就再也不去賭了。起初,維麗心中竊喜。但是時間久了,她發現喬木時刻都在滑手機,就像染上了毒癮似的,不是在微信聊天,就是在追劇,從早到晚哪怕只有幾分鐘時間他都不放過。

不久,喬木滑手機的癮頭似乎越來越嚴重,無論做什麼事都心不在焉。三個月前的一天早上,喬木在上班的路上闖紅燈吃了一張三百九十美金的罰單,維麗說了他幾句,他還滿不在乎地說:「這算什麼,我以前每次賭輸都至少是五百塊美金以上呢!」喬木付了罰單,又被安排周末去上交通安全的課。結果,還沒等到周末,就在他去好市多超市幫維麗的旅館補貨的路上,他一面開車還一面用微信聊天聊得熱火朝天。在一個路口,他差點撞到在斑馬線上走著的流浪漢。

喬木只記得他一個急煞車剛停了下來還沒定下神時,這個在他車前站著的流浪漢就冷不防地朝他的車撲了上來,然後倒在路上。喬木迅速下車查看,只見那流浪漢優雅地在地上躺著,獅子大開口地問他要一千塊美金私了,不然就要報警,告他衝撞在斑馬線的行人。喬木上周才剛吃了闖紅燈的罰單,膽小怕事的他決定花錢消災,在討價還價後給了流浪漢八百塊才把他打發走了。

昨晚十點半,喬木在餐館的工作結束了,跟往常一樣就留在餐館和同事一起吃晚飯,同時還喝了幾杯白酒,之後不勝酒力的喬木就帶著醉意和忙了一天的疲憊,開車上路回家。喬木一上高速公路便覺得他不僅人有點飄,連車都好像在天上飄,於是在下一個出口就提早下了高速公路。喬木雖然喝多了,但心裡還是明白的,在一般的公路上行駛雖然比在高速公路慢些,但還是比較安全。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當他下了高速公路上了凱比特大街,才發現路面不平,車顛簸得厲害,而且夜色茫茫四處無光,他心裡既緊張又害怕,只得硬著頭皮憑著車燈徐徐往前駛。這麼開著開著,忽然他似乎聽到喀噠一聲,車子也劇烈搖晃了一下,他心裡暗叫不妙,想想可能不是碰到修路的路障,就是路邊的修路器材了。他看了看後視鏡,沒看出個所以然,而且車外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他既不敢停車,也不敢下車查看。容不得多想,他踩了油門一口氣就把車開回了家,像貓一般閃身進了房門,一頭鑽進了被窩裡,然後就一覺睡到天亮。

清晨,當維麗起來做晨操時,她看到喬木汽車的左車頭邊上有一大塊碰撞的痕跡,嚇了一大跳。趕快把喬木叫了起來,問他昨晚回家路上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但是喬木怎麼也想不起昨晚的事。維麗見他說不清楚,覺得事情可能沒有那麼簡單,於是帶上喬治就去了趟警察局。果然,今天一大早警局就接到民眾的舉報,說是在凱比特大街上發現了一個被撞死的路人,警局當時正在開會討論偵辦的方案,但是附近並沒有任何監測器,一沒證據,二沒證人,就在一群員警正束手無策時,沒想到瞎貓碰到了死耗子,維麗剛好就帶著喬木來投案。於是,喬木就被警方扣押,等事情釐清了再做決定。

維麗一看事情鬧大了,就馬上找到我們律所來尋求協助。談到這裡,麗維說,如果說人是喬木撞的,她不相信,就憑喬木這麼一個膽小怕事的人,他不但不敢撞人,更不敢撞了人撒腿就跑。只不過,如果人不是他撞的,那麼昨晚他到底撞了什麼東西?我向維麗解釋,警方必須要有確實的證據證明那路人是喬木撞死的,不然他們就必須釋放他。即使人真是他撞的,我們也要了解他是在什麼情況下、什麼位置和什麼時候撞到路人的?而且人命關天,為什麼喬木開車撞了一個大活人而自己卻完全不知道呢?我們和維麗簽了協議書之後,便計畫做一些調查,一切的細節都有助於釐清責任的歸屬。。

當天下午,律所的助理律師大衛和法務員傑西決定趕往事發現場去了解情況。凱比特大街上仍舊在施工修路,路面坑坑窪窪的。大衛和傑西來到了疑似的事故現場,想必是員警已經結束了調查,地面已經被清理過,沒有看到任何殘留的血跡。當天晚上,大衛和傑西又一起去了凱比特大街,想了解在晚間的現場路況,當他們慢慢駛近出事地點時,只見眼前一片漆黑,就不得打亮車子的遠照燈,大街上除了他們的車之外,偶爾有零星的車輛通過。由於修路的關係,路上的中隔島沒了,沿街老舊的路燈連燈柱都早被拆光,白天裡還依稀可辨視的暫時中線,在漆黑中完全看不見,對向的來車也開得歪歪斜斜,想必也是摸不著北,他們只有小心而緩慢地儘量靠右行駛,可以說是險象環生。他們證實了喬木說的一點都不假,大街上真的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第二天,我們向警察局要了一份相關交通事故的調查報告,根據調查報告和我們現場的戡查,向警方提出說明,事故的發生責任在施工的單位和當地的政府,他們在修路前沒有發布足夠清楚的修路通告,沒有在進入施工路段之前標示替代道路,也沒有在施工路段安放顯而易見的修路標識、謹慎行駛的警示牌和臨時路燈。

三天後,屍檢報告和喬木車頭前的血跡化驗都出來了。當天下午,喬木就被放了出來。其實,根據血跡的化驗報告,這個死者在事故當天晩上十一點半的時候的確被喬木的車壓過,但是屍檢報告指出,死者大約在當晚八點左右就已經死亡,解剖的結果發現死者有心肌梗塞的問題,也發現他身上有不同車輪和方向的輾壓痕跡,推論死者可能是因為心梗倒地,在當晩被喬木的車壓過之前就已經被其他的車輛撞過壓過,而喬木也不是最後一個從他身上把車開過的人,只不過是瞎老鼠碰上了貓,被維麗帶去了警局,直接成為了第一涉案人。

事情過去了,喬木雖然沒有被以肇事逃逸而遭刑事起訴,但因為是酒後駕車,加上前不久還有一起闖紅燈的紀錄,被罰三天的牢(他已經被拘留了三天)和三千塊的罰款及緩刑三年,期間不得再犯,否則加重刑責。事態雖說並不重大,但三天牢房的日子把喬木的膽都嚇破了,從此他再也不敢酒後開車或者開車滑手機了。至於死者,他的屍體沒有人認領,他一身流浪漢的穿著,沒有證件也查不出身分,也沒有其他的舉報和自首的人,此案就成了無頭公案。希望他不是想用碰瓷來詐騙行車人的錢,要不然銀子都沒見著就丟了性命,那就真是得不償失了。

註:本文作者任職於美國律師事務所,本文由真實案例編寫,為保護當事人隱私,人名地點皆經過修改。人物性格和案情經過,若有雷同,純屬巧合。(下)(寄自加州)

➤➤➤碰瓷案外案(上)

手機 警察 微信

上一則

投籃練習

下一則

傳授創投知識分秒不浪費 黃齊元展現實踐力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