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王毅警告日本:涉台灣、歷史等事務 不能試圖踩線踰矩

莫德納疫苗報喜 6-11歲孩童能產生強烈免疫反應

野薑花

劉墉∕圖
劉墉∕圖

只要聞到野薑花的香味,就讓我回到童年的水湄和父親的懷抱。

小時候父親常在晚餐後,把我抱上腳踏車前面的小藤椅,再把釣具放在後座,吱扭吱扭地騎車帶我去水源地釣魚

腳踏車經過違建區,兩邊人家靠得很近,炒菜聲、叫罵聲和喊著「別打了!別打了!」的孩子哭聲不絕於耳。門窗燈火閃爍、煤球爐子的煙火瀰漫,還常常冷不防地潑出一盆水。地面油油亮亮的,頭頂上有白天掛出來晾曬還沒收回的衣物。這迷離的景象,是我一生都忘不了的「浮世繪」。

出違建區不遠,就到了新店溪,溪邊長滿野薑花,父親總是先把電石燈點亮,掛在薑花的莖上,燈光會吸引水族,隔不久用網子迅速一撈,就能捕獲不少小魚小蝦,用來作餌更能釣到大魚。

野薑花幾乎是四季綻放的,在水光和夜色間顯出點點銀白,飄散冷冷的幽香。釣到魚可以用薑花葉片當繩子串起來。薑花的根長得深,很難拔,但是葉子容易扯,只要抓住葉片朝下狠狠用力,就能連著一部分「莖皮」扯下來,莖皮的纖維強韌,連掛大魚都不成問題。

父親總在一個高起的河岸甩竿,我最愛看鉛錘和浮標,隨著釣絲畫出弧線,在遠處激起一片水花。天上的月光和對岸的燈火會跟著那片漣漪扭來扭去,有時驚起薑花叢中的白鷺,牠們貼著水面徐徐振翅,飛進灰灰的迷霧,居然一點聲音也沒有。

我常等不及有魚上鉤,就躺在父親懷裡睡著,夢裡有沙沙的水聲、叮叮的魚鈴聲、窸窣的薑花葉片摩擦聲,還有徐徐晚風帶來的,薑花的幽香……

釣魚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紐約市「人體彩繪日」 藉藝術展現城市韌性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