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儼然重返「美國優先」川普化讓歐盟很火大

新冠病人擠爆醫院 愛達荷州宣布:先治有機會康復者

能活、敢愛、求知、追夢

黛安/圖
黛安/圖

現代人對於「快樂與否」似乎有一種業績壓力,若無高品質的快樂,就會心中不安。假如活得不快樂,彷彿是落入了「人生失敗組」,很難向家人朋友交代。

快樂是一門哲學,它甚至也是一門科學。美國各大學心理系,包括西部的加州大學、史丹福大學,東部的哈佛大學、耶魯大學,都開設「快樂科學」(Science of Happiness)課程,並且成為學生們秒殺搶修的最熱門課程。坊間流傳的暢銷書,快樂也是重要的賣點。

從科學角度來看,人體大腦中真的有一種「快樂激素」,它的功能不在產生快樂,而在傳遞快樂。當一個人從事特定行為時,大腦神經中樞會分泌出一種「獎勵激素」,學名為「多巴胺」(Dopamine),使人感受到快樂信息。如果多巴胺不足,會令人憂鬱沮喪。多巴胺過盛,則導致興奮過度,並且會上癮。

快樂有不同種類和程度,影響快樂的因素也很多,如美貌、健康、智慧、財富、人緣、品德。大環境也會影響人的情緒,如季節氣候、交通狀况、社會治安等。

能活

人生最大樂事,每人不同,每個時代也不同。當世界面臨危機,如戰亂、天災、疾病時,能活下去就是最大快樂。因此才說「久旱逢甘霖」、「家書抵萬金」、「無病一身輕」。人生第一樂事就是「能活」。人生在世,不僅要「活下去」,還要有「活動」、有「活力」,活得才有價值意義。

我的少年時代,是個活力充沛的年代,人們整天跳迪斯可舞、騎機械牛、到海邊衝浪,街上到處是跑步的人群。暢銷歌曲排行榜上,第一名是Bee Gees樂團的迪斯可名曲〈活下去〉(Staying Alive)。當時快樂隨處可見,黃色圓形「微笑臉」也應運風行。

既然能活,就要好好活,「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對許多人來說,「享受人生」就是最大樂事;美食、旅遊、豪宅、名牌,滿足食衣住行四大需要,各有其樂。美國的促銷廣告上說:「活一下吧!」(Live a Little!)人生幾何?不妨及時行樂,瀟灑走一回。

為了活出自己,喜愛競爭的人以比賽為樂,各種球賽、賭戲應運而生。喜愛刺激的人,以冒險為樂,攀爬高山、潛游深海、滑翔跳傘,挑戰體能極限。

但當危機出現時,「能活」就變成了奢侈品,「劫後餘生」成為每個人的主要夢想。只要能無災無難、無病無痛、無憂無慮地過日子,就是天下最大樂事。在此時,若不能樂其所「有」,那就要樂其所「無」。

每年感恩節就想起一句名言:「如無法為你所擁有的而感恩,那麼就為你所沒有的而感恩吧!」(If you can’t be thankful for what you have, then be thankful for what you don’t have.)

敢愛

除了生存,人生最大樂事首推「愛情」。愛情是人類感性的昇華,每人都要「為愛而活」,無論「愛」或「被愛」,都其樂融融、其樂無窮。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世人很難了解愛情的魅力。愛情是一種物理化學實驗,《紅樓夢》上說:「男人是土,女人是水。」揉合在一起就化為「泥」。到後來,「我泥中有妳,妳泥中有我。」我不再是我,妳也不再是妳。

愛情需要承諾保證。情人要把「我愛你」隨時掛在嘴邊,甚至信誓旦旦:「海枯石爛,此情不渝」。愛不需要說「謝謝」,也不需要說「抱歉」。情人之間,與其說「對不起」,不如說「我愛妳」。

愛情如水壩,能啓動很大能量。它是文學、音樂、藝術創意靈感的泉源,也能使人痛改前非、努力奮鬥、犧牲奉獻,成為改變人生或歷史的關鍵。

愛情雖會令人快樂,卻也是一把「兩面刃」。愛情會使人魂牽夢縈、意亂情迷。《詩經》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萬一情海生波,更是樂極生悲。為情所困會嚴重影響學業、事業、生活,因此有人主張「愛情只是一道甜點」,不能看得太認真。

愛情也是一條「雙向道」,愛與被愛,缺一不可。戀愛中人,必須懂得惜福知足,不必去問:「愛與被愛,究竟哪樣比較幸福?」到了情人節,也有一句名言:「若不能有其所愛,那就該愛其所有。」(If you can’t be with the one you love, then love the one you are with.)

在愛情世界裡,施比受更有福。情場如戰場,人稍微不小心,就會成為「愛情的俘虜」。在此奉勸情場上捉到俘虜的人,要哀矜勿喜,謹守《日內瓦公約》,善待俘虜,別只顧盡情享受被愛的滋味,而忘了去愛對方,否則年深日久地累積不滿的能量,終究也會爆發。

一個人既然「能活」就要「敢愛」。縱然愛情路上充滿挑戰和荊棘,也要勇往直前、義無反顧。因為「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人一生必定要轟轟烈烈地好好談一場戀愛,這輩子才算沒有白活。

追夢

人生還有一大樂事,就是「追夢」,實現夢想,其樂無比。

每人的夢想的格局大小不同,各異其趣。懷有高尚情操、偉大抱負的人,會夢想隻手力挽狂瀾、拯救世界。因此有人終身最大樂事,不是生存,不是愛情,而是「革命」。

匈牙利愛國詩人裴多菲說:「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林覺民的〈與妻訣別書〉中說:「吾充吾愛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孫中山少年時,「非談革命則無以為歡」。文天祥〈正氣歌〉曰:「鼎鑊甘如飴,求之不可得。」

現代人的革命熱情大不如前人,取而代之是種「創業」的狂熱。同樣是前仆後繼、視死如歸,懷著「不成功,便成仁」的決心和毅力。許多創業家在夜闌人靜的時候,瞻前顧後,感慨萬千,心中就想起孫中山的遺志:「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每人成長過程中,都有一些引以為傲的重要里程碑,如聯考放榜、比賽得獎、學校畢業、職場突破、公司上市等,感覺快樂萬分,值得日後懷念。

雖說「好漢不提當年勇」,但事過境遷之後,對當時奮鬥中的酸甜苦辣、點點滴滴的珍貴回憶,難免會回味再三,沾沾自喜。

唐代詩人羅隱有首〈題新榜〉詩,他看到考生放榜,懷念起自己當年「金榜題名時」的樂趣:「黃土原邊狡兔肥,犬如流電馬如飛。灞陵老將無功業,猶憶當時夜獵歸。」

求知

我的人生最大樂事,除了追求「生存、愛情、夢想」之外,還包括追求「知識」。「求知」經常使我興奮上癮,有時幾乎達到手舞足蹈的地步。

《論語》第一篇〈學而篇〉就說:「學而時習之,不亦說(悅)乎?」可見「吾道不孤」,書癲自古有之。

小時候,我最喜歡到祖父的書房,在他的藏書中尋寶。書房牆上掛著一幅他所撰寫的座右銘:「忙裡偷閒喜讀書」。求學時代,我的書桌正前方牆上,張貼著我自己寫的座右銘:「在我胸中跳動的是一顆求知的心」。

我一直深信:每人在「求生、尋愛、追夢」的路途中,都需要先做好許多準備工作。首先要偵測、搜尋、擷取各種知識技能,其次要培養面對各種路況的心態和風度。

「求知」除了有用,更重要的是有趣。「求生、尋愛、追夢」並非人人都能成功,如果遍讀群書,不必等到自己親身作體驗,就能穿越時空去分享古今中外許多其他人「求生、尋愛、追夢」所獲得的無限樂趣。

讀《魯賓遜漂流記》,我就感受到人在面臨絕境時所展現的強韌生命力。再反觀自己目前所遭遇的這一點困難,又算得了什麼呢?

有關愛情,無須等到自己「以身試愛」,只要讀了《亂世佳人》、《紅樓夢》、《埃及艷后》和《窗外》等小說,對於「什麼是真愛」,大概就會有些基本概念。而在看遍各種愛情浪漫小說之後,除了陶醉於那些動人心弦、感人肺腑的綿綿情意,和那些教人心碎、令人扼腕的無限惆悵之外,心中似乎也能大徹大悟,了解到「愛情的真諦」,看破了「愛情的癡迷」。

而閱讀了《水滸傳》、《三國演義》、《基督山恩仇記》、《楚留香傳奇》之後,對世界上的種種不公平,大概就心裡有數。

「能活、敢愛、求知、追夢」是人生四大樂事。人生在世,要做個「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為自己留下一些樂趣、一些浪漫、一些領悟、一些收穫、一些懷念的回憶,才算是不虛此行。(寄自加州)

加州大學 美國 小說

上一則

下一則

非我族類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