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李蘇妮奪金圓夢 曾買不起平衡木 父親手為她造一個

「病毒載量一樣多」接種疫苗者 恐參與Delta變種傳播

我被轟了兩槍

美國這兩個月來,發生了多起槍擊事件,在我住的加州,三天就發生了二十七起,多麼可怕的數字。單單91號高速公路上,就有一人在短短兩天內向其他車輛射擊了十幾槍;405號高速公路上一個六歲的男孩在母親送他去幼稚園的途中被槍殺,凶嫌之一還是華人女性。其他如超市、健身房……多起槍擊事件,不勝枚舉。

槍擊事件這麼多,但官方所報的數字絕對少於實際的數字,因為至少我被槍擊了兩槍的那次就不在官方的數字之中。

和大家一樣,「不會輪到我。」也是我的心態,不料,真輪到我了。

一個多星期前,我獨自一人駕車,在一家超市購物後回家的途中,那是條來回共有四線的雙線道,我走右邊的一條,前面沒有車子,在距離十字路口大約五、六十呎時,綠燈變成了黃燈,於是我減速,正好在黃燈變成紅燈時在路口停下。

突然,我聽到「砰!砰!」兩個響聲,正在這時,一輛小型皮卡(Pickup Truck)從我左邊的那條線上飛馳而過,他是在已完全變成紅燈的情形下闖過去的。

那「砰!砰!」兩個響聲,像爆竹,又像輪胎爆破,正當我在想那是什麼聲音時,左邊一輛車在我旁邊停下,駕駛是個少數族裔的男性,他把車窗搖下,指著前面那輛車對我說:「Get him!Get him!」(捉住他!捉住他!)這才使我想到,那兩個響聲是槍聲,他正在那輛皮卡之後,所以看得到對方是對著我開槍的。

但這時我們的前面仍是紅燈,而那輛皮卡早已在幾百呎之外,如何捉住他?再說,捉住了他又能怎樣?當他發現兩槍沒打中我,可能正好再補給我兩槍呢!

變回綠燈後,我慢慢停到右側路邊,下車察看車子,車也沒有任何損傷。這麼近的距離,沒擊中人也沒擊中車,我感到幸運,但也覺得奇怪,我想這有兩個可能:一是他並不是對我開槍,而是朝我的方向對空開了兩槍;二是可能因為他一人既要開車又要開槍,而且他的速度太快,匆促之下,所以子彈就打飛了。

如果他是對我開槍,是什麼原因呢?令我不解,因為我不但沒有惹到他,和他在不同的線道上,完全沒有影響到他。若說是族裔仇恨,但他在我的後面,距離並不是很近,我戴著口罩和太陽眼鏡,他應該看不出我的族裔。唯一的解釋,就是無緣無故的隨機開槍了。

我在想是不是要報案,但除了知道那是一輛灰色皮卡之外,其餘資料全無,廠牌、廠商、牌照號碼全不知道,甚至連開車是男是女,車上幾人都不知道,如何報案?尤其,在佛洛伊德被殺、黑命貴等一連串事件後,警察受到裁員,經費被削減,以及偷竊九百五十元以下無罪、沒有使人受傷的搶劫也不得拘押等等政策,大大傷了警察的士氣。即使我報案,由於已沒有現行犯,警察會不會受理呢?受理了,又不知要等多久警察才會來。來了之後,還要經過冗長的敘述、筆錄,最後又不知會有什麼結果,而且我車上又有許多冷凍食物和肉類,於是我沒有報案。

事後想起來,不報案可能會被人認為有助長暴力之嫌,且有阿Q心態。但當時我沒有想到這麼多,想到的只是:沒有被打中,幸運地逃過一劫,趕緊回家。

這件事之後我也沒有對任何朋友和家人說,免得他們為我擔心。我更怕的是,妻和女兒以後會更不許我出門了。

隨機槍擊事件可說是美國的一項特有產物,而發生在高速公路上的比例又特別多,原因是「路怒症」(Road rage)。一個六歲的男孩被槍殺就是因為開車的母親比了一個中指的緣故。因此我現在開車,儘量不超速,從不搶道,別人要超車或換道,我一定減速相讓,心平氣和,畢竟保命要緊。為了一個手勢、瞪一下眼,或是按一聲喇叭而惹來殺身之禍,不值得的。

美國的法律人民可以擁槍,在街上和公路上的美國人,尤其是男性,百分之七十以上都是身上或車上有槍的。而美國罹患精神病的人又特別多,像91號高速公路上那個嫌犯無緣無故對其他車輛隨機十幾次射擊,就是典型的例子。尤其近日來,之前因疫情將這些精神上有問題的人的情緒壓抑了一年多,現在疫情略微舒緩,他們便正好將所有鬱悶的情緒全發洩出來。因此現在出門在外,就好似有不定時炸彈隨時在我們的身邊,令人不得不緊張。

瘟疫大流行使人們一年多無法出門,生活在染疫的恐懼之中,但槍擊案的可怕絕不遜於瘟疫,所以在這段期間,只好還是儘可能減少出門了。(寄自加州)

槍擊 美國 警察

上一則

等待曙光

下一則

狗性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