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殺死東三省人?中國東北的「暴力硬停電」風暴

中加人質外交落幕 美最大收穫:加拿大歸隊了

暑熱的極致

夏天最熱的日子裡,地球似乎停止了轉動。樹的呼吸變慢,草也不想長高了。鳥兒不歌唱,松鼠不戲耍。工人不上工,郵遞員也不送信。空氣中散布著催眠劑,所有的人都陷入昏沉。

戶外像火爐,室內像烤箱。冷氣機的震動聲蓋過街上其餘的聲音,轟隆隆地把住宅區的街巷變成了工廠車間。突然的斷電又帶來一陣死寂,像刺穿頭頂的沉默嘶喊。

愛睡覺的貓睡得更多了,身體伸展的時間也越來越長,她從沙發挪到了木地板,又從木地板挪到了瓷磚上。貓腳比我的皮膚涼,她踩過我暴露在空氣中的皮膚,就會留下紅色的梅花印。

當我坐著時,汗水凝在我的額頭;當我站立時,汗水順著我的下巴滴下;當我行走時,身上的襯衫馬上被浸濕。一天尚未開始,疲倦感就降臨。

所有的固體彷彿都在融化,所有的液體彷彿都在蒸發,所有的乾燥物品彷彿都在粉碎,所有的碎末彷彿都在消失。

日子像重複播放的無聲黑白影片,令人想不起聲音和色彩。時間沒有去處,只是像風笛的風囊一樣膨脹和收縮。(寄自紐約

紐約

上一則

華裔舞者搖曳生姿 「不倒翁」裝置驚艷亞城

下一則

迷人的羌塘草原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