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英軍情六處:3大威脅 中國是「單一最優先目標」

連日第3批重量級人物 美國際民主協會會長抵台

後疫情時期的「第二種貞潔」

新冠疫情大致可分兩塊,一塊是打疫苗前,一塊是打疫苗後。打疫苗前的疫情是前疫情,打疫苗後的疫情為後疫情。前疫情時期如果社交聚會,肯定是一種冒險。而後疫情時期則稍顯複雜。疫苗的接種雖能舒緩人們心中的焦慮,但不會馬上投入社會,因為對疫苗的功效和保護力的程度都吃不準,心裡沒底,還會依然關注每天的感染率、死亡率、及病毒變種率,猶豫不決。這個時期的消息往往也相互矛盾,有說好轉的,也有說依然嚴峻的,無論好壞,其實都是糾結心態的折射,只願虔誠的祈禱能感天動地,讓看不見摸不著的希望成為轉危為安的砝碼。

不止這些。

還有種情況值得注意,那就是生活習慣的變化。一年多的前疫情時期已極大改變了人們的行為方式,對新冠病毒的恐懼壓縮了人們對自由自在的嚮往。當人們發現空氣中布滿新冠病毒,新冠病毒像推銷員一樣敲你家窗戶,咚咚作響,生存的本能頃刻讓人們變得乖巧,於是人們放棄了很多「天賦」的人權,閉關自守足不出戶,生生由猛男變成宅男。

這裡有個因素很微妙,時間。俗話說時間可以改變一切,我們常用這句話安慰失戀者。疫情中的人們也像失戀者,他們失去親人朋友的迎來送往和肌膚之親,陷入孤獨彷徨。疫情期間聽到最多的詞彙就是鬱悶、焦慮、衰老、肥胖等等。且不說是否存在類似「越戰綜合症」、「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疫情綜合症」,光這些詞彙的負面效果足以表達隔絕中的你我有多麼沮喪。有的人一年多沒穿西裝沒打領帶,每天就是睡衣運動服。也有些人幾個月不染頭髮,越不染越不敢見人,越不見人也就越不染,循環往復直至洗心革面。

有個說法叫「第二種貞潔」,指與生理貞潔相反,完全是精神或心理層面的自我意識。一般說貞潔指對初始狀態的持護,常說的「初心」即是一種貞潔,保持初心就是保持貞潔。生理貞潔與生俱來不必多說,而第二種貞潔是講,經過時間的沉澱,在自我意識上重新獲得的初始心態。比如某人獨居多年,生理貞潔已隨風而去,但年復一年不近異色,自持自守,於是習慣成自然,在自我暗示上重歸初始狀態。換句話說,經過時間風化的自持就相當於一種貞潔。

聯繫到前疫情時期的狀況,疫情迫使人們放棄原有的社交方式,為安全起見獨善其身,你看不見我我看不見你,你摸不到我我摸不到你,以至最後你不聯繫我我不聯繫你。光靠網上交流無法真正滿足人性的需求,只能算苟延殘喘,與以往相比,我們墮入了隔絕的黑洞。這是非常極端和罕見的生存經驗,我們面對的是冤無頭債無主的困境,是無法捉拿歸案的罪犯。面對病毒,我們的簡單存在成為一種貞潔,類似「第二種貞潔」的貞潔。

一年多的時間好像不足以養成某種習慣,但掐住脖子的窒息已太長太長了,我們不得不拍打地面表示放棄。不怕你接受就怕你放棄,接受是表意識的,放棄是潛意識的,接受是利益取捨,放棄則體現本能,只有潛意識才能養成習慣,第二種貞潔是屬於潛意識的。所以當後疫情時期姍姍來遲,我們依然心懷忐忑,科學似乎未能完全戰勝新冠病毒。面對新冠疫情的肆虐,我們絲毫不比「黑死病時代」先進多少,依然像《十日談》那樣逃跑、隔絕、自嘲自慰。儘管疫苗的出現將我們帶入晃晃悠悠的後疫情時期,但我們很難再相信這個世界是安全的,地球還會像母親那樣溫暖我們,這種不信任心態,正是第二種貞潔的折射。

我們在一片精神廢墟上存活,第二種貞潔成為不約而同的遺產。新冠病毒像冰河時期般席捲了地球,我們看到慌亂中的人類,並未因共同困境而互助互愛,反而在逃亡中彼此傷害,並且拉幫結夥地恃強凌弱,目前仍在繼續傷害著。這是一場真實的災難,也是一場末日的演習,它確認了人類不可救藥的本性,以及未來越走越難的前景。

無論新冠疫情何時結束、怎樣結束,我們都很難擺脫「第二種貞潔」的束縛,回到原有的生活方式。這無疑將成為歷史的轉捩點,改變人類社會的價值觀,以及以信譽為基礎的行為準則,其影響之巨大,無法估量。(寄自紐約

疫情 疫苗 紐約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因為心中有一個人 蔣勳新作「欲愛書」情牽12封手寫信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