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4:00直播〉一洲焦點/中共提2份清單測試拜登、拜爾絲退賽省思

中國羽球女將高聲國罵反制對手 自家網友狂叫好

讀報錄——黃煥勝「雞血盟誓」

黃煥勝照片。(吳華∕提供,選自Who Killed Janet Smith? )
黃煥勝照片。(吳華∕提供,選自Who Killed Janet Smith? )

讀過加華作家張翎的巨作《金山》的人,想來會記得阿林雞血盟誓的情節,高大的法警笨拙地追逐一隻砍了頭的母雞,那場面讓人忍不住捧腹。

讀《大漢公報》1發現「雞血盟誓」真的發生過,是市蔑(Janet Smith)案裡一個插曲。

市蔑案或許是加拿大最「古老」的「冷案」之一。1924年7月26日在碧架(F. L. Baker)家看孩子的蘇格蘭女子市蔑被人發現死於主人家的地下室。報警後,警察認定是自殺;29日驗屍調查的結論是意外死亡。處理此案過程中發生了種種失誤,警方和驗屍官結論相左,加之碧架的社會地位、與政界的關係,溫哥華的報界頓時「嗨」了起來,對市蔑之死爭相報導。市蔑案衍變成政治醜聞,省檢查長責令省警做獨立偵查。9月4-10日檢方查詢聽證,做出謀殺致死的判決。蘇格蘭人聯會立即懸賞1000元緝兇,1000元雇用私人偵探破案。

1924年是排華法案「四三苛例」實施後的第二年,這樣一件轟動的案子不可能不牽涉華人社區,更何況發現市蔑屍體的是在碧架家做工的華人黃煥勝。市蔑死訊一傳出,便有人說市蔑對和黃同室做工非常不安;9月份的聽證會上,6位市蔑的朋友出庭作證,聲稱死者懼怕黃。檢方手中的物證裡有市蔑的兩本日記,其中沒有一處提及死者的恐懼,日記對黃煥勝的描繪是黃很友善。但是這並沒有阻止市蔑案的「種族化」,《星報》率先著論,主張禁止「白女與華人同操作」,蘇人會決議請省議會「立法禁止東亞人與白女同聚一處傭工」,省議員提出一系列排華議案,有禁止「東方人」經商的,有禁止他們在漁業和伐木業做工的,有重提「黃白分校」的,有要求聯邦政府禁非白人移民的,有呼籲聯邦政府撕毀和亞洲國家的條約和協定的……

在「華人仇視」的鼓噪聲中,黃煥勝成了替罪羔羊。1925年3月21日,黃被擄。據說劫持者的目的在逼黃說出凶手是誰,但私刑關押拷打數周後,沒有結果,只好將黃釋放。就在釋出的當天,警方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逮捕黃煥勝,控以謀殺市蔑罪。黃候審期間,擄黃案有關人員被拘,其中竟有警察、警務委員和蘇人會參與,省檢察長和市蔑案的公訴人也牽扯其中。《大漢公報》以《知分種界不知有法律》為題,評論說:

「與行擄案有關而被傳之十人,或為大商家,或為警界人員,或屬報館主筆,或為社會領袖。故西人咸甚注意,街談巷議,無非此事。其中多謂以一清(鄙視華人之詞 「Chink」)而累我許多白人,可恨當事者當日不置之死地,以絕後根云…… 西惡知分種界不問法紀,可以想見。大約此案非我華人用全神注意之,力為後盾,恐煥勝之冤終不易雪,而以後將人人自危矣。」

黃煥勝的遭遇激怒了飽受不公平對待的華人,他們「全神注意之,力為後盾」。5月11日溫哥華中華會館召開全僑大會,號召僑民關注援助,並於次日派出60名勸捐員在華區募捐。中華會館和黃氏宗親會分別懸賞緝凶,出資為黃聘請辯護律師。溫哥華領事館也發出公告,謂「本領館為國保僑,責無旁貸」。溫哥華和加拿大其它城鎮的華人都積極回應,紛紛捐款,為黃後盾。

1925年10月8-9日,經大陪審團審判,黃煥勝被判無罪,沉冤昭雪。然而被控參與非法劫持黃煥勝的12人中只有私人偵探羅便臣(Oscar Robinson)及其助手那頓(Verity Norton)被判有罪,分別處以1年和9個月的監禁。被控的警察經法庭宣判無罪,警務委員和蘇人會人員在庭審一開始便由公訴人提請「終止訴訟」(nolle prosequi),當庭釋放。

1926年3月6日,黃煥勝乘俄國皇后輪回國,《大漢公報》報導說,「回國前其律師報檢事廳黃回國事,檢事廳不將舊案重提。市蔑案已完全閉幕。」市蔑案閉幕了,但殺害市蔑的凶手逍遙法外,市蔑至今沉冤未雪,也未被遺忘。1984年熱衷於BC史的Ed Starkins出版了Who Killed Janet Smith?,John MacLachlan Gary根據市蔑案創作了偵探小說The White Angel,2017年面世。市蔑的冤魂沒有離去。

《大漢公報》作為當年最有影響力的華文報紙,對內是社區的「木鐸」,對外是華人的代言,它對市蔑—黃煥勝案做了及時、詳盡的報導。從1924年7月28日起到1926年3月29日止,《大漢公報》一共發了282條消息、佈告和評論,其中包括對黃煥勝「雞血盟誓」的報導。但《大漢公報》的版本不像《金山》的描繪那麼栩栩如生,詼諧幽默,它是這麼寫的:

「上星期五日下午未審前,黃煥勝實行華人最嚴之斬雞誓願,該時驗屍官陪審警察官律師及訪員均出該兩樓間之空地觀看。先置一木砧,其旁插有蠟燭一對,線香一紮,將香燭燃著後,煥勝書名於黃紙上,隨攜黃紙就火點燒,復執雞頭置砧上,紙燒未完,黃氏即將雞頭斬斷,陪審員等隨後回堂復審,黃氏則定今晨十時到衙供訊,陪審員或於今日將判詞宣告。」

在那個信奉「加拿大永遠是白人的加拿大」的年代,排華鼓噪甚囂塵上,卻能容納異域異族的「斬雞誓願」,這很黑色幽默。

注:《大漢公報》是加拿大洪門主辦的華文日報,於1910-1992年在溫哥華出版發行。

(吳華,休倫大學學院榮休教授。 現在的研究興趣是《大漢公報》及其所反映的華人社會。)

Who Killed Janet Smith? 的封面。(吳華∕提供)
Who Killed Janet Smith? 的封面。(吳華∕提供)

上一則

海邊的故事(全文完)

下一則

細讀掌中紋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