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麻疹、水痘疫苗終生免疫 為何新冠疫苗要打補強針?

輝瑞執行長相信美國在一年內生活將回復正常

理解:溝通的橋梁

2014年12月27日午時,副總統加長防彈座車在聯邦特勤人員的引路下,悄然無聲地駛入布魯克林班森赫西六街,停在一棟樓前。神情肅穆的副總統拜登和妻子吉爾下車後,邊向樓前的警察頷首示意,邊步入紐約市警察局警員劉文健的家。

劉文健十二歲隨父母從廣東台山移民美國,父母用打工掙下的錢供他讀大學,很快被推薦入紐約警察學院培訓,並如願以償地成為一名警察。父母很為兒子驕傲,因為在紐約市如果家裡有警察,白底藍字的警車只要在家門口停放幾次,四鄰街坊的小混混和無賴,就會躲得遠遠的。

一周前,健仔與相戀7年的女友陳佩霞新婚燕爾才兩個月,小兩口正規劃著小家庭的未來,父母劉偉棠和李秀燕正企盼著早日當爺爺奶奶,不料禍從天降,劉文健在執勤崗位上與另一位警員被歹徒槍殺身亡。那天於劉偉棠夫婦,不啻是天塌地陷,噩耗傳來時,兩人難以相信,號啕大哭,「健仔冇啦!健仔冇啦!」

在此事件前,紐約市和密蘇里州發生過兩起由於警察過度執法導致黑人死亡的事件。因紐約市的一個大陪審團對涉案的幾名白人警察不予以訴訟,紐約及全美各大城市發生了大規模的抗議,部分地區的遊行示威演變成打砸搶的暴力事件。民權組織紛紛出面譴責警察選擇性執法,歧視黑人和其他少數族裔,呼籲警察檢討執法中的種族主義行為。紐約市長白詩豪也表示對大陪審團的決定持有不同看法,這一態度激怒了紐約市的幾萬警察。犯罪前科累累的非裔布林斯利,便在這樣的背景下,對兩位在警車裡午餐的警察開槍射擊,用以發泄仇恨情緒。其中一位正是劉文健。

在這場劇烈的民族衝突中,奧巴馬總統既對抗議警察暴力的示威遊行深表同情,也強烈譴責襲警行為。在警與民,少數族裔與白人之間的關係陷入危機的時刻,稍若不慎,就會引發更大的動蕩,他的策略是啟用被譽為“天生安撫者”的副總統拜登。拜登中斷了在夏威夷的度假,與妻子吉爾專程飛到紐約。參加了另一位警察拉莫斯的葬禮後,拜登隨即驅車前去拜訪劉文健的家人。

一進門,拜登便感受到了彌漫室內的哀傷氣氛。客廳墻上掛著劉文健與陳佩霞的新婚照,照片前的劉偉棠夫婦面容憔悴,神色悲切。經受過無法承受的痛苦的拜登,內心攪翻起了類似的痛感,深知只有關懷和溫暖才能逐漸癒合受害者心靈上的傷痕。他忍不住跟他們談起40年前自己所經歷的一場人生悲劇,那時才30歲的拜登風華正茂,剛當選上美國參議院特拉華州的議員,卻不料第一任妻子和長女在一場車禍中喪生。

劉偉棠對副總統夫婦的探訪毫無思想準備,他們的來訪雖然暫時轉移了些許注意力,然而無法面對的傷痛噬咬著他的心。隨著兒媳婦陳佩霞在一旁為他翻譯拜登對往事的回憶,劉偉棠慢慢地被他的敘述拽過去。那是一次聖誕節前的節日採購,拜登的妻子尼莉雅開著的車突然被一輛重型貨車撞倒,尼莉雅和車裡才13個月大的女兒當場殞命……

劉偉棠望著拜登深邃溫潤的眼睛,他萬萬沒想到眼前這位娓娓而談的副總統也經受過喪親的慘痛,而且一下子失去兩位親人。他想說安慰的話,卻喃喃地說不出口,只是不停地點點頭或者搖搖頭,但是心理的距離卻越來越近了。陳佩霞在一旁繼續翻譯著,「你現在有著一個更大的家庭。」拜登指著屋裡的紐約警察局官員和警員,「他們都是你的親人。」屋內的警察也動情地對劉偉棠夫婦和劉文健遺孀陳佩霞說,「我們都是你們的家人。」

一股暖流在劉偉棠的心頭上緩緩地湧過,雖然他失去了唯一的兒子,但現在他擁有了更多的像兒子那樣的家庭成員。這時,拜登走到他的面前,撫著他的手告別說,「願神祝福你!」然後和夫人步出了客廳。

望著消失在門口的拜登夫婦,劉偉棠感到內心深處生出一股力量,使他能夠承受那撕心裂肺的痛苦。他突然有了一種衝動,想要告訴拜登這一變化,於是他顧不上換鞋,沒穿外套就追了出去。

守候在外的華裔警察排列整齊,拜登正在給每位警察送一枚副總統徽章。一陣急促的「踢踏踢踏」的聲音,引起了拜登的注意,只見劉偉棠穿著拖鞋向他奔跑過來,單薄的內衣在凜冽風中飄動。劉偉棠停在他面前,氣喘吁吁地說,“Thank you!Thank you! ”拜登把劉偉棠用力地擁在懷裡,緊緊地抱住了他。理解和感同身受是人類感情的溝通橋梁,它沒有膚色和種族的隔閡。

四個月後,拜登又一次經歷了喪親的不幸,40年前僥倖在車禍中存活的大兒子博.拜登因腦癌不治而英年早逝。有著法學博士學位的博任職特拉華州州司法部長9年,其間曾前往伊拉克服役一年,榮獲銅質獎章。正在博雄心勃勃地計劃在2016年競選特拉華州州長時,他的病情開始惡化,冉冉升起的政壇新星最終壯志未酬身先死。

2015年6月5日,拜登忍著白髮人送黑髮人之痛,在惠靈頓市為博舉行悼念儀式。奧巴馬總統夫婦、前總統克林頓夫婦,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納等高官達人均前來參加,本地居民、朋友、支持者前來告別的人群逶迤不絕。站在兒子靈柩旁的拜登,突然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他穿過人群,走到跟前,果然是劉偉棠夫婦倆,他們驅車3個小時專程趕來參加博的弔唁儀式。劉偉棠張開雙臂,緊緊地擁抱迎上前來的副總統,兩人長久相擁無語。拜登在其回憶錄《答應我,父親》一書中描繪了當時他的感受,「被一個理解你的人擁抱,對我來說太重要了。」這一次是拜登對劉偉棠說,“Thank you! Thank you! Thank you!”

(易桂鳴,曾為國內青年期刊副主編,後留學美國。喜讀史,偶有小文散見於新媒體。)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對抗新冠華人英雄/華裔青年 走在追蹤疫情最前線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