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38歲富豪為參加SpaceX太空旅行 先苦讀300頁資料

伊州婦突破性染疫亡 只因到「接種率最低州」旅行

陰筊

客語中的「和尚」,泛指喪葬法會中超渡亡魂的道士。客家庄長輩認為,讓小孩子參加喪葬法會,是一種人生學習。我自幼耳濡目染,對於和尚口中吐出的經文,長短高低如吟如唱的旋律,至今仍能複誦一二。起初覺得和尚好做,年紀越長,越發現和尚難當。

和尚的舞台在法會,圍者如堵。設若其口中的經文,在喪家噭聲如吠中怔住了,等同歌手在舞台上忘詞,窘況可想而知。對和尚而言,法會像一場馬拉松,每個補給站都有站神,誦經拜請,以求賜得聖筊,避免喉嚨卡卡人在囧途,一場法會變成一條漫漫長路。偏偏人世間,十之八九不能盡如人意,即便經文背得滾瓜爛熟,往生者硬是不領情。

死人難商量,不容易糊弄。超渡亡魂時,和尚當起人生導師,用客家話懇切委婉地向死者說,這人生呀,自古以來誰不死,秦皇漢武唐宗宋祖,沒人長生不老,老子莊子孔子孟子,子子都得死,生死有命,大限有期,你就放下吧,跟著佛到西方極樂世界,無眾苦,受諸樂。輔導兼利誘,往生者若被說服了,和尚如魚得水,法會做完領薪水。問題是往生者出殯前,帶著生前的硬脾氣,放下哪這麼容易!死人一執著,折騰死和尚。接受與否,全然決定在擲筊的瞬間,那是道道地地的死者臉色。

村頭有個和尚,國中念完便志於此業,也因為年輕,屢被死人刁難,像是老鳥欺負菜鳥。眾人嚼舌嚼黃,說開一些,就是小和尚向往生者講道理,騙小孩可以,騙老人就豈有此理,經常被誤認為是詐騙集團。不管如何擲筊,死者置之不理,場面尷尬至極。叔公太過世時,那年我十三歲,小和尚不過大我幾歲,法會中他對著叔公太講道理,秦皇漢武唐宗宋祖,後來連國父孫中山,臭頭皇帝朱元璋,東北大軍閥張作霖,客家革命分子洪秀全都搬出來了。每搬出新人一次,便重新在死者靈位前演繹故事一次,再擲筊一次。他一連擲筊十次,叔公太硬頸,不點頭。我在一旁認真聽,看小和尚接下來要怎麼掰下去。

「又陰筊,該人叔公太毋識啦,愛燒銀紙啦。」第十次擲筊落地,母親看不下去了,朗朗對著小和尚說,那個朱元璋和洪小姐(母親以為洪秀全是女豪),叔公太不認識啦,是銀紙燒不夠,沒錢上路啦!

陰筊,客家話,指筊杯落地雙俯,代表所求被全然否決。長輩們認為,筊杯雙仰的為笑筊,意謂靦腆笑笑,還得考慮考慮。一仰一俯的聖筊,才能確定所問之人欣然同意。小和尚一連擲了十次陰筊,叔公太顯然大力否決,也或許就如母親一廂情願的認知,叔公太沒讀書,古人認不得,搬出這麼多古人不具說服力。旁人連忙燒了大把銀紙,紙灰漫天飛揚。哐一聲,聖筊。惶惶中,小和尚滴下數珠汗。

歲月如流,當年那個小和尚變成老和尚了,每一場法會,仍鍥而不捨敷衍著許多故事。九十七年,我在新竹縣稅務局服務時,代表機關慰問喪家,巧遇這個老和尚超渡亡魂,他正陷入當年十次陰筊的窘境。如今他世故多了,擲沒聖筊,先燒紙錢。再燒。再再燒。問喪家子弟是否有人出國未歸的?有無摯友尚未前來弔唁的?是否小曾孫沒到現場的?故事很好聽,死者還是不領情。一籌莫展之際,驚鴻一瞥我坐在會場,靈機一動,提高聲調朗朗的問,請問是不是有稅務官員在場,老人家生前最怕課稅啦。

深知和尚難為,已至山窮水盡的田地,起身配合演出,暫離席。哐一聲,聖筊。

詐騙集團 中超 馬拉松

上一則

話說早餐

下一則

不公的遊戲(上)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