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兒子未痊癒,我不敢老」烏茲別克體操女將淚別奧運

佛奇:免疫力低下者 可能需要第3針

夜霧

霧來了。

霧來了以後

燈光被推得很遠

百貨、店招、建案廣告

城市的鋸齒被塗銷了輪廓,在霧裡

成為毛邊

霧是雜訊

因放棄清醒

而產生了詩意

霧是生活裡微小的齟齬

是公車玻璃上

前人的指紋和絮語

當日夜磨敝生活如老舊的關節泛出水氣

霧又安撫那些疼痛

彷彿一點僅存的善意

霧來的那個夜晚

沒有星辰也沒有燈

光線撤退得很遠

讓霧把一切虛構

讓往前往後皆是深淵

人走進自己的影子裡

偶經的車燈如貓眼彷彿那麼近又那麼遠

霧是黑暗中永遠好奇的貓

近是狎暱

遠是寂寂

上一則

姨爹來自法蘭西(四)

下一則

群鳥棲止薄扶林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