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提供避風港」美延後港人強制離境時間18個月

消防隊員聲稱染疫卻跑去度假村 遭檢方起訴竊盜重罪

素茜筆記(肆)

一月已逝,新月方始,

自歡快的鐘聲送走頹年,

最珍稀的新綠乍然開顏,

彷彿不耐等待久違的暖陽…

——(英)哈特利.柯爾律治

●二月

昨夜,等了一冬的雪,終於到了,至今依然未停。白雪帶給人的快樂情緒很獨特,彷彿嬰兒微笑般甜蜜無暇。

陽光明淨的雪後,天空柔藍,極美,風冷透骨。總是想起去年狗兒巴頓在雪地裡來回奔跑的憨笑模樣,如今他已永遠離去,想念巴頓,想得心都疼了。恍惚可見他的梅花掌踏印在雪地上的樣子。可惜雪上早已無痕,生命無常。

今日整理書架,翻出一本2009年購下的《E. M.福斯特短篇小說作品集》(Collected Short Stories of E. M. Foster),內中夾有一封作者的手跡書信,實在是意料之外的驚喜。原來自己早已忘了,這麼粗心。如今重見,復得歡喜。特別鈐上「琴書自適」印章,唯自娛耳。

夜晚,站在天窗下,頭頂一輪幾近渾圓的黃色月亮,溫柔靜謐。遠處可見近郊村莊零落的燈光,告訴自己依然身處城市邊緣。

晨起,天微陰。讀晚明文學家袁中道的小品《遊居柿錄》,內中兩段文字秀潤明淨,此等美景慧思,且錄下為念:

「金粟園木樨花盛開,金粟滿樹,一院生香。籬落俱成,頗似隱者之居。坐楮亭少時,命童子操小舟,過對岸看蓮花。其花為四番蓮,皆重台而不結實。」

「友人劉繩之典一僧舍,於寺中作書室,欲轉典與予。予見其翠柏新篁,微有幽致,因許之,其直僅六金。自念年四十餘矣,進取之事,自有定數,不若置身淨地,隨僧粥飯,修香光之業為最樂耳。晚歸篔簹谷,看橘子作黃金色,磊落枝頭,因憶『石渠流雪水,金子耀霜橘』之句。」

●三月

在寂靜的黑夜裡,點上一支奇楠沉香,躲在自己的書閣裡讀書。樓下可愛的果果已經熟睡。真是神仙般的好時光啊。

晨起,給孩子餵完奶。站在西窗前,見晨曦初現,遠遠漫射過來。田野一片金黃,西山淺黛,恍若初秋時分。天地靜美。

一直喜歡龔自珍的那首〈午夢初覺,悵然詩成〉:「不似懷人不似禪,夢回清淚一潸然。瓶花妥貼爐香定,覓我童心廿六年。」往事堪億,只待追夢。

遙遙的天邊,掛著一輪暗紅暈濕的圓月,模糊曖昧,就像世界本身。只有孩子的愛明確無誤,令人心折。能躲進哪裡呢?也許在小孩子童真的心地裡,一切方真實不虛吧。

坐在陽光房裡,看著空落的屋子,想起狗狗巴頓,心中依然傷感,卻不再是難忍的心痛。時間確能撫平痛苦。前院西南角那棵高高的白玉蘭花朵紛然,後院東北面的那棵玉蘭樹上的花苞也微微綻放。可嘆今日大風,但願這些年輕的花兒們有足夠旺盛的生命力,能夠抗衡狂風的強暴。

●四月

又見滿架紫藤花開,花霧若蓋,甜蜜芬芳。春天到如今已有些青碧的綠意。有幽然之致。

一聲聲鳥鳴,自暮色中悠悠傳來,淺唱低吟。「鳥鳴山更幽」。月夜朦朧。

深夜,北京終於有雨。雨打窗櫺,滴答有聲,滴滴入心。春蘭之韻,濛濛春雨,江南微風,如夢裡的思念。

以前一直讀不進師父聖嚴法師所著的《福慧自在》,旨在詮釋《金剛波若波羅蜜經》,今日讀來字字落入心田。「夜夜抱佛眠,天天共佛起」。佛菩薩原來就在自己身邊,竟然忘卻了這麼久,從此該當重拾信心才好。

園中栽種的牡丹開了,香氣優雅雍容,令人迷醉,確乃天香也;其花姿清美絕倫,當以國色喻之。

昨夜,春雨淅瀝,雨打天棚,滴答不絕。今晨陽光燦爛,全無雨的痕跡,依然是北地乾燥的模樣。推著果果在園中散步,遠遠彷彿可以見到少兒時的自己,在江南春天時節,自梧桐樹下走過的場景。青蔥歲月,綠意盈然。

●五月

一夜雨後,天氣漸漸變得清爽。雨洗過後的玻璃天棚明亮透徹,仰頭可見青碧的榆樹在風中搖曳多姿。靜靜看著光影移動,凝滯的瞬間。

春天裡,日日皆有鮮花漸次開放:黃色的薔薇,諸色月季,粉白的海棠。東面花園一角所植的青竹,時有竹筍破土而出,甚是可愛喜人。可惜唯只眼中見、鼻端嗅,卻未曾過心,實在辜負了此番春意。師傅所言「即便是行走也可修行」之語,竟是徹底忘卻了。如今重新憶起,覺得自己稍稍了悟些許。

聽西班牙古典吉他曲,總覺有淡淡的悲傷。過往逝去的點滴美麗時光,細碎如金屑般珍貴。「蝴蝶的翅膀像書頁,翻開,寂寞,合上,也是寂寞」。

彷彿已經忘卻靜心撫琴的感受。琴桌上龍泉小花盞裡那朵白蘭花已微微綻放,芳香清冽。

●六月

雨中園燈迷離昏黃。想遠遠走開,去往一清淨地。只是樓上稚兒猶在安睡,心無定處,有背負的牽念。獨立院中片刻,只好返回。

今日乃端午,空氣清涼,與前幾天的烈日炎炎迥然不同。走出屋門,陽光下米蘭甜美的芬芳在院中飄逸飛揚,即便心存陰鬱,也不覺展顏微笑。

「扇頭諸絕,鮮妍如花,淡冶如秋,蔥翠如山之色,明媚若水之光,林和靖陳無已不足道也。鄙薄不能屬和,奈何?吳越佳山水,登覽略盡。詩文已成帙,恨不令錢郎讚之。擬即往棲霞度夏,有暇能棹一舟相訪乎?」

讀明人袁中郎之小品文,一派煙霞之色,清麗自在,令人心神嚮往。(寄自香港

北京 香港 端午

上一則

蟬聲出現時

下一則

校長提早退休還更忙 黃良成自掏腰包開台語班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