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舊金山灣區近2.9萬戶停電 東灣影響最大 緊急搶修

艾美獎/凱特溫絲蕾勝「后翼棄兵」強敵再奪視后

永遠不必等的男人(下)

吳孟芸/圖
吳孟芸/圖

一般而言,在破碎的婚姻中,受傷害最深的不是夫妻雙方,而是孩子。所以,為了減少對孩子的影響,婚姻雙方都必須至少在保障兒女的福祉的前提下,理性處理好離異的事項。但藝芳面對的是一個毫無理性甚至人性的男人,她已經失去了可以保證兒女生活的積蓄,絕不能丟了養家糊口的工作。她已經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而今還要跟這個離家棄子的男人對簿公堂,真是令她分身乏術!

在法庭上,出現了馬有才無恥無情耍狠耍詐耍無賴的戲碼。他直接說現在沒有工作,先前的積蓄都拿去還賭債,曾經試圖找工作但沒有結果,只能為一個有兩個孩子的單身女人做生活幫手,每天給她拎包、接孩子、買菜做飯,只換得吃住而沒有薪水。結論是他沒有能力來撫養他自己和兩個孩子。法官聽了他的陳述,氣不從一處出,一再強調加州的家事法規定,夫妻雙方都有贍養子女的義務,並命令他立刻去找一份正常的工作,和藝芳一起扶養兩個孩子。這男人不但斷然拒絕,反而厚顏無恥地向法官要求讓有工作的藝芳來贍養子女並且支付他的基本生活費。同時他自願放棄了孩子的監護和探視權。法官聽了他的要求更是惱火,於是按藝芳的動議以及先前的判例,根據這男人之前的收入,判決他每個月要支付一千美元的贍養費給藝芳用作撫養孩子之用。儘管如此,這男人根本無視法官的判決,說孩子是藝芳自己想生的,所以要她自己養。

為了能夠跟上不斷上漲的物價,為孩子們提供一個無憂無慮的成長環境,藝芳在工作上更加努力,之後更應徵進入了世界首屈一指的高科技公司。她對孩子也全心呵護,沒有錯過他們每一場的比賽、演出、家長會和畢業典禮。孩子們也沒有讓藝芳失望,帥氣喜歡打籃球的兒子後來上了常春藤大學,可愛甜美的妹妹在中學裡成績名列前矛歌喉也好。每回當藝芳因為心情不好或壓力太大而暗自流淚時,他們都會依偎在母親身邊,安慰她幫她打氣。跟藝芳一起生活,讓孩子在成長過程中有了一個很好的榜樣,這是不幸中的大幸。

十年過去了,藝芳已經習慣於一個人艱苦奮鬥,這一家子三口的日子也隨著孩子的長大步入正軌。不料,這男人又出現了。我們收到他寫的申訴狀,上面指出:「我,馬有才,經過多年的沉澱和反思,決定要痛改前非,要求爭取我對孩子們的探視權,做一個合格的父親。」看了申訴狀,我和藝芳相視一笑,回想這個只生不養的男人,從沒有在孩子們成長的過程中支付過一分錢、慶祝過一次孩子的生日、參與過一次親子活動、陪過一次病床、幫孩子洗過一次澡,今天卻幡然醒悟想見孩子了。他的申訴狀還說:「我決定要戒酒、戒菸、戒毒品,我會去找工作來供養自己和孩子,一定會做一個好父親。但是,在我還沒找到工作之前,我要求藝芳支付我在探視孩子期間的贍養費。」「哈!」我忍不住說出心裡的話:「果然是居心叵測,黃鼠狼來給雞拜年了!」

透過一些共同的熟人,藝芳打聽之下才知道,原來這男人當初拋家棄子的同時,花言巧語地騙了一個帶著孩子的單親貴婦,說是可以幫那貴婦管理好她的豪門宅院,家中只需要清潔衛生、燒飯煮菜、接送小孩、跑外務,他一人可以頂十人,交換的只是每月一點的零花、一個個人的居室。那貴婦為什麼會相信這個男人把他帶回家,我們不得而知。這男人起初時還算是手腳俐落,日子久了就尋思:自己每天跟牛一樣,睜開眼就開始忙活,那貴婦人倒是無樂不做,每天不是做頭髮、修手指,就是從百貨店把名貴的首飾衣服往家裡搬。反觀自己,沒拿幾個錢,住的也沒以前舒服,他為什麼要這麼賣力呢?於是他開始好吃懶做,和那貴婦便有了爭執。最後他偷了貴婦的東西出去變賣,被貴婦報警把他趕了出去,成了一個無家可歸的人。

這男人在外頭流浪久了,就想到他曾有一個叫「家」的地方。直接回去可能名正言不順,他就想起法律一定可以保障他做父親的權益。而且他聽說藝芳後來去了一家知名的大公司,賺的錢比以前肯定要多,透過爭取孩子的探視權,應該可以從藝芳那兒弄些錢來花。我們手中的申訴書就是他的敲門磚,為的是拋磚引玉。

對比餐風露宿的生活,自尊與臉面真的不算什麼,能夠溫飽才是這男人的當務之急。於是,這男人顧不上人們鄙夷的眼光,從高速公路旁擋風牆邊的棲身處,步行到了市中心的家事法庭。在法庭上,法官一開始還是讓這男人大言不慚地做了陳述,說當年他即使有錯,也不全是他的錯,說他這幾年已經洗心革面,甚至在某教會查經小組當小組長,並附上教會某牧師的證言,說明他已經重生成為新造的人,在教會小組服事眾人,也願意多花時間與自己的孩子相處,希望庭上尊重他為人父的權利。當然他還附帶說明他的經濟狀況,希望在他探視孩子的期間,法官讓有工作的藝芳支付他贍養費。

他顯然低估了法官、律師和旁聽者對法律的理解和處世的智慧,法官問了他幾個問題:「一、當初你為什麼在孩子們最需要你的時候放棄對孩子的監護權和探視權,這麼多年過後卻回頭想要爭取呢?二、當初本庭判決你必須支付孩子的贍養費,你自始至終都沒有支付過,你如果從沒有履行過你做父親的責任,請問你哪來的權利呢?三、本庭對你所謂洗心革面一說表示讚賞,也寧願相信你教會牧師的證辭,那麼你既然在神和人面前聲稱是新造的人,可以在教會開口閉口說神愛世人,做小組長服務跟你毫無血緣的人,為什麼擁有高科技工作經歷、比藝芳在矽谷具有更高工作收益的你,不去找一個正經的工作和藝芳一同扶養你的血親骨肉呢?」當然,這男人無論說了什麼都是自取其辱,他並沒有得他所想要的。

相戀的雙方,不管起初是怎麼走到一塊,剛開始會因為陌生而有激情有新鮮感,過了蜜月期就要歸於平凡。但雙方可以在平淡無味的生活中添油加醋有聲有色,日久情上可以加恩,讓愛情變為恩情,並從無血親的兩人中生出親情,這樣婚姻才可以長長久久。現實中,婚姻還是會觸礁,但最糟的是遇到像馬有才這樣的人。這類人可以無視世人的恥笑、唾罵,選擇過一個螻蟻般無牽無掛、無為無謂的日子。對藝芳而言,有些人可以等,但不是這個男人,這男人的故事不是浪子回頭。

註:本文作者任職於美國律師事務所,本文由真實案例編寫,為保護當事人隱私,人名地點皆經過修改。人物性格和案情經過,若有雷同,純屬巧合。(下)(寄自加州)

➤➤➤永遠不必等的男人(上)

加州 美國 常春藤

上一則

告別式裡的笑聲

下一則

楊利偉披露在太空中驚險瞬間:曾以為自己要死了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