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國首度動用反外國制裁法 制裁7美國人員和實體

紐約上州夏令營 31名兒童感染新冠

菊島馬拉松初體驗

西瀛虹橋遠眺。(蓬丹.圖片提供)
西瀛虹橋遠眺。(蓬丹.圖片提供)

2021年5月下旬,連續數日的報刊頭條都是有關中國甘肅省白銀市的一場馬拉松比賽,全名是「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比賽途中,天候突變,冰雹、凍雨、寒風等惡劣狀況突然發生,造成參賽選手接連失溫、失聯,比賽被迫停止,最後導致二十一人喪命的不幸事件。這個災難的報導令人怵目驚心。

不曾料到馬拉松賽,也可被拉抬至百公里山地越野的「極限運動」層次,且發生了如此驚險慘烈的意外。或許我對馬拉松的認知未與時俱進,但在一般的觀念中,跑馬拉松是運動項目中較輕鬆且別具特色的。首先是比賽場地的開放,跑步路線多是城鄉道路,參賽者可享幾近郊遊健行的樂趣。幾乎所有的體育項目,都是同等級的選手同場競技,但馬拉松另一特色是對參賽者的包容,專業運動員與業餘愛好者,大家可並肩跑步。經常看到的馬拉松賽畫面都是人潮洶湧,我也一直將之視作一種大眾化的運動。

為罹難者的不幸遭遇喟嘆之餘,也不禁回想起十多年前,我曾因緣際會參與了一次馬拉松賽,留下珍貴的體驗與美好的思憶。

2004年某日,突然接到一位好友越洋電話,說是台灣準備舉辦首屆世界華人馬拉松賽,希望久居洛杉磯的我推薦一位本地選手參加,我當即想到一位熟識的馬拉松發燒友,他常自費去參加世界性的馬拉松賽,即使所費不貲,他仍樂此不疲,原因是他認為運動、旅遊可兼顧。對他提起這項賽事,他很有興趣,因此我填妥男子菁英組推薦表寄去。

之後數次與這位馬拉松好手見面交流,談話中我開始初步了解這項運動。原來它起源於西元前490年雅典人與波斯人之間的一場戰役,史稱「希波戰爭」,發生在距雅典三十公里的馬拉松海邊,最終雅典人獲勝。為了讓鄉親儘早得知捷報,統帥米勒狄指派士兵菲迪皮茨回去報信。菲迪皮茨盡責地快跑,當他抵達雅典,激動地喊出:「歡樂吧,雅典人,我們勝利了!」之後,就累倒在地氣絕而死。

後世對此一事蹟的真實性雖有所質疑,但為紀念這份艱苦卓絕、有始有終的精神,1896年舉行的現代第一屆奧林匹克運動會,特別設立了馬拉松賽跑的項目,把當年菲迪皮茨奔跑的里程:42.193公里作為比賽的距離(後改為42.195公里)。馬拉松(Marathon)之名源出腓尼基語Marathus,意為「多茴香的」,因古代雅典地區茴香樹生長茂盛而得名。

我將台灣電郵來的資料整理好給這位朋友。首屆世界華人馬拉松賽緣於2004年雅典奧運剛結束,台灣當局希望藉著這股熱潮提倡跑步風氣,決定由澎湖縣政府出面主辦,中華健身協會、中華馬拉松協會、希望基金會等單位承辦。賽會選擇在澎湖舉行,意在暫離城市的密集擾嚷,去到環境開闊的離島呼吸新鮮空氣,並藉由宣揚澎湖特色,召集世界各地華人共襄盛舉。主軸是馬拉松42.195競賽、十公里挑戰組、三公里健康組,這是台灣的一次創舉,總召集人是希望基金會董事長紀政女士。

未料臨行前,馬拉松好手朋友因工作關係無法前往,我將此情況緊急告知主辦單位,他們仍歡迎我親自前去觀摩,且因已有名額,建議我以業餘選手的身分參加三公里健康組。由於前面提到的馬拉松賽較輕鬆與包容的特色,向來視體育競技為畏途的我,居然也與馬拉松沾上邊,不能不說是一種難得的緣會。因此我決定參加,並及時購置了運動衣物,訂購了返台機票,成為自己始未料及的馬拉松選手。

如期抵台,並在預定時間去到機場,準備搭乘復興航空班機去澎湖縣政府所在地的馬公。令人驚喜的是一大清早,總召集人紀政女士已在機場集合地點迎接,「飛躍的羚羊」近在眼前,她看來比照片更加清秀樸實,態度親切,語音輕柔,完全沒有想像中世界級體育健將的高冷或銳利,點完名後有人問,澎湖這幾天風大嗎?紀政笑容可掬地說:「我們就是要去征服澎湖的東北季風呀!」

四十分鐘後飛抵馬公機場,處理好住宿,參加了記者會並領取選手運動衫及相關文件之後,主辦單位安排我們馬公市區觀光,包括嚮往已久的跨海大橋以及大榕樹。導遊首先告訴我們:澎湖有一種植物「天人菊」,橙紅色的小花在海邊成片旺長,無畏凜冽海風,無須特別灌溉,予人堅韌不拔的印象,也似乎見證著島民在風雨吹襲中,仍展現永不屈服的生命力,故天人菊被選為澎湖縣花,澎湖也因而有著「菊島」美稱。

跨海大橋最早興建於1965年,後拆除,1984年開始重建,1996年完工並通車至今,長達二千四百九十四公尺,是台灣最長的跨海大橋。保安宮前的通梁古榕,據說已有三百多年歷史,相傳清康熙年間,有一商船發生船難,僅餘一棵樹苗漂流至澎湖通梁村,村民撿回栽種,在星霜荏苒、光風霽月中存活至今,大榕樹每一條根鬚都長得粗礪壯實,盤根錯節的枝幹在整個人行道上,延展成天然遮陽傘,足可擋風蔽日,也是人們口中瑞氣九霄通的榕樹公!

次日就是此行的重頭戲:馬拉松賽開始了。我們在清晨六時即抵達出發點觀音亭,現場萬頭湧動,除了來自五湖四海的選手們,看似所有馬公市民也都出動了。十月的菊島天氣極佳,海風撲面不寒,在長空萬里、浮雲白日下起跑後,呼吸間頓感心胸開朗、通體舒放。沿海的三公里路程,我以慢跑方式前進,累了就行走觀景,在跑道上欣賞名為西瀛虹橋的鋼拱橋,虹橋之名來自入夜後橋上會亮起紅、橙、黃、綠、藍、靛、紫等七色彩霓虹光。而此際,線條優美、輝閃著晶澤的橋身橫跨在湛藍海面上,恰似長龍臥波;我們的紅塵俗骨融入海天一碧,但覺凌虛御風、寵辱皆忘!

三小時後終於抵達終點。其後的頒獎典禮上我得獲一紙證書,上寫:  「恭喜您!以健康愉悅的步伐完成三公里休閒健康組之里程」,字字不假!我雖名為選手,卻無奪冠壓力,反有機會當一個擁抱自然的愉悅跑者,何其有幸!

短短四天三夜,還有多處景點未能造訪,但薄薄的行囊已裝不下滿滿的收穫了。菊島迎風的馬拉松初體驗,通梁老榕下的訪古漫步,還有齒頰留津的美味土產,例如綿軟入味的花生、甜而不膩的冬瓜糕、澄澈如玉的絲瓜……今夕,回首驀然,原來菊島三公里馬拉松的淺淺足印,早已在浮生逆旅中鐫刻了深深轍痕。(寄自加州)

首屆華人馬拉松賽記者會上,紀政(右三)與作者(右四)及部分海外參與者合影。(蓬丹...
首屆華人馬拉松賽記者會上,紀政(右三)與作者(右四)及部分海外參與者合影。(蓬丹.圖片提供)

馬拉松 台灣 華人

上一則

期待下一回蟬聲綿綿

下一則

英發握150項獨家專利 小扳手驚艷歐美大廠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