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確診 上周曾密切接觸布林肯

法官裁定:1981年行刺雷根槍手 明年6月無條件釋放

不要叫我ABC!

許多年前,我和一群朋友走在紐約市區中。我們一邊用中文交談,一邊經過一個正在打烊的商店。

突然,一個怒氣沖沖的女人從商店裡跑出來,對著我們大喊:「你們在美國為什麼要講中文?講英語!」接下來,一個拿著掃帚的男人衝出來,大聲喊道:「滾回中國!」

朋友們似乎都沒有把這兩個人的話放在心上。我們當作什麼都沒發生,繼續往前走。有時候,沉默也是一種回答。

我不知道這些人為什麼那麼憤怒,但他們心裡肯定在受傷。一個心裡沒有痛苦的人,是不會攻擊別人的。這些憤怒咒罵的人,只是尚未明白,他們痛苦的原因並不是想像中的敵人。

多年來,我看到許多不明真相的路人甲乙發生衝突。有一次,兩個人在地鐵裡吵起來,一個喊「滾回非洲」,另一個喊「滾回亞洲」,他們吵了一陣子後,居然噗嗤笑出來,大概他們意識到事情太荒謬了,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對方從哪裡來。

我上大學時,有很多學生抗議學校提供的課程不夠多樣化,必修的「當代文明」裡全是「死去的白男人」當家。學生們想添加新的課程,關注非西方和女性的議題。亞裔女性在校園裡非常活躍。儘管我沒有參加任何抗議活動,但我佩服這些學生們的勇氣。

有一天,我坐在圖書館的台階上,讀著一封某亞裔組織的信件。一個朋友走過來,看到信封上組織的名稱。「亞裔美國人?我討厭那個身分。」基於她的外表,人們可能會認為她就是個亞裔美國人。但是她拒絕這個稱呼,認為那和她完全沒有關係。當時我無法理解她的憤怒。

另一天,我和一個朋友在某大樓電梯裡遇到一個亞裔女孩。朋友發現她是中國人後,隨口稱她「ABC」。女孩表示抗議,說道:「不要叫我ABC!這樣說很不好,知道嗎?」女孩非常堅定地表達自己的意見。

即使表面上很相似,很容易被歸為同一種身分的人,但彼此內心的感受卻可能相當不同。他們眼中的自己和別人眼中的他們,可能有很大差距。我學會了讓別人定義他自己,不事先把一個身分強加於他人,這樣才能聽到他們心裡的聲音。聽到彼此的心聲,才能有實質性的對話。有了實質性的對話,社會才會有改變。(寄自紐約)

亞裔 美國 紐約市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羅偉強長跑穿越紐約州 為醫學研究籌款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