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麻疹疫情導致作業耽擱 阿富汗人在美軍機地等候安置

時代百大最有影響力人物 3華裔上榜 哈梅被譽偶像

紐約的落魄皇室

從曼哈頓上中城五十九街,穿過建成於1909年橫跨東河之上的皇后大橋,就是紐約市五大區之一的皇后區了。全長七點五哩,車流人流眾多繁華熱鬧的皇后大道,是貫穿區內南北的主要交通幹道。沿線左右分岔出去的條條小街窄巷,就是來自五湖四海的新老移民安身立命的住家所在。

名號響亮的皇后大道上,並沒有金碧輝煌的宮殿城堡,卻確實住著一家波蘭裔皇室貴胄:皇帝老爺,皇后娘娘,公主與駙馬爺,是早期的東歐移民。皇族一家雖和小街上其他的幾家一樣,住在紅磚灰瓦的兩層老樓裡,卻因自傲有著白膚金髮的尊貴色相,而端出一副高冷的架勢來。

名喚亨利的皇帝老爺,是一位從未上過戰場的二戰退伍老兵。他老人家每天微服出巡,探訪各家私密。誰家買房賣房,誰家裝修改建,誰家人丁幾口,誰家養狗飼貓,老亨利如神探如嗅犬,不時指點江山,批評指教。附近幾戶移民人家,都有被他告上房屋局、移民局警察局的經驗。

皇后娘娘則是一位萬聖節不用化妝就像巫婆的老女人,她每天神情冷漠地坐在陽台上,眼神凌厲地俯視著從她家門前經過的行車與路人。如果空氣可以攔截,她絕不會讓任何人吸一口她家的空氣!如果可以如張愛玲說的,眼裡射出小刀殺人於無形,她必不眼軟!

與駙馬爺同是大齡婚配的中年公主,永遠是眉眼倦怠一臉霜寒。一日,我聽見她對著一輛暫停在消防栓旁的車主怒吼,末了並丟下一句:「滾回中國去!」我開門出去,平靜直視著她說:「任何人都有權暫停這裡,妳是種族主義者嗎?」她沒想到我這個她根本瞧不上眼的黃膚黑髮,竟敢仗義駁斥,她五官扭曲地冷哼了一聲,昂首閃進家門。

依附公主住進岳家的駙馬爺,則是一位用斜眼睥人、鼻孔哼人的五短蠻漢。經常在周末拿著水管抹布,清洗打蠟停在車庫中的林肯黑頭轎車。每個星期天早上,他負責載送皇室全家盛裝前去教堂做禮拜。讚美主,歌頌主,胸前畫下十字:「神愛世人,我恨有色人,阿門!」

近幾年,正值壯年的駙馬爺因腦癌過世。接著,老亨利也因心梗倒下了。孤寡的皇后與公主依然頑強地捍衛著她們僅存的高貴卻已起皺的白膚。進出醫院多次,歪在輪椅裡的高齡皇后仍不時揮舞著她的拐杖,不!她的權杖,指手畫腳。而步履蹣跚、背已駝的花甲公主,則隨時用手機拍照存證,作為她報警或匿名告發的依據。老皇室還真以為當地警局是她們的皇家侍衛隊呢。

街坊鄰里由最初的憤怒不耐而至淡然以對,大家忙著工作學習旅遊美食,誰有那閒情興致與沒落虛假的皇威較真?皇室一家如角頭地霸般的凶惡難纏,早已成了飄洋過海拚搏奮鬥、眼界寬見識廣的新移民們嘴邊的一抹唾沫星子了。    

他們尊貴的血脈可惜並無後人可繼,皇后大道上的皇室輝煌不久後將落下帷幕,走入塵土。然而這世間又有多少像他們一樣,長不出本事也混不出名堂的人,只能一生糾結在膚色皮囊上,藉以抬舉自己而仇視他人呢?對這些人,我只有悲憫。(寄自紐約)

移民局 紐約市 警察

上一則

「爸爸是我的榜樣」 父子變同事 馬光祁回饋社區

下一則

楊利偉:中國太空人有專屬英文詞「Taikonaut」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