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誤炸阿富汗平民 倖存者:光道歉不夠 要懲罰主事者

大批警力聚集國會前 嚴防國會暴動支持者示威變調

沒有父親

Hanna Chen/圖
Hanna Chen/圖

一天夜晚聽到一首鋼琴協奏曲,優美中透著濃濃的孤寂與哀傷,吸引了我的注意,上網查看,是鋼琴家埃内斯托.科塔薩爾(Ernesto Cortaza II)的作品:〈Without a Father〉(沒有父親)。讀到作曲家的一段話:「我從未從他的唇中聽他說過我愛你,也不記得他是否曾親吻過我,失去他,四十六年過去,我依然感到生命中沒有父親的傷痛 。」

近年時常播放Pandora電台的音樂,無意中發現了許多好聽的音樂和喜歡的音樂家,其中埃内斯托是我和先生非常喜愛的一位墨西哥籍作曲家及鋼琴家,他的鋼琴獨奏與協奏曲優美動聽,如一首首美麗的詩篇,被譽為鋼琴詩人。若以文學來比喻,埃内斯托的鋼琴曲有如散文和詩,純美透亮、悒悒含情;他的協奏曲則像一部小說,每一個章節都牽動著聽者內心深處的感情。

第一次注意到埃内斯托的音樂是聽到一首非常悅耳的鋼琴協奏曲,查看得知曲名是〈Dreamer〉(夢想者),從此我們便開始關注他的音樂。埃内斯托的音樂有如敍事詩般訴說著不同的故事:〈Without a father〉(沒有父親)敍述著少年失怙的徬徨無依,對父親的思念和哀傷;〈You are my destiny〉(妳是我的命中註定)細訴無怨無悔的愛情故事,引述作曲家的話:「我生來就為了永遠在妳身邊,我愛妳直到生命的最後一絲氣息,為妳我能攀越任何高山,穿越任何海洋,為妳摘最遙遠的星星。」〈Just for you〉(只為了你)鋼琴獨奏曲溫柔深情,協奏曲中添加的幾段旋律更是神來之筆,娓娓傾訴心中的愛戀,讓全曲盪氣迴腸。

後來上網購買了埃内斯托的全套鋼琴譜,共一百多首,我如獲至寶,憧憬未來自己能練成這些美麗的鋼琴曲。但我尚不了解他的生平,僅看過一張照片,一位溫文儒雅的中年男子身著淺色西裝、面帶淺笑,斜倚在鋼琴旁。淺笑中透著淡淡的憂鬱和中年人的滄桑。

突然很想了解這位作曲家的人生,上網查才知道,他出生於一個音樂家庭,父親是墨西哥最有名氣的作曲家。埃内斯托十三歲時因為車禍失去父母,年幼的他與祖母生活,仍然完成了音樂學業。他十七歲那年向電影製片人遊說,希望能給予他一個譜寫電影背景音樂的機會。很多人認為他太年輕,不相信他有這個能力。埃内斯托打動了其中一位製片人而獲得作曲機會,從此開始從事電影音樂的工作。十八歲為《La Risa de la Ciudad 》電影譜寫了背景音樂和主題曲。片中主題歌曲〈River of Dreams〉(夢之河)於 1957 年的哥倫比亞卡塔赫納國際電影節中,獲得拉丁美洲電影項的最佳背景音樂獎。之後,他替超過五百部的影片和十個電視系列作曲和配樂,是一位成功的電影背景音樂作曲家和演奏家。

他的父親與他同名,他的一個兒子也與他同名,三代同名,都是成功的作曲家。

埃内斯托的音樂曲曲都敍述著曲折的故事,旋律如詩如畫,有的輕盈透亮、純淨如天籟,有的憂傷感懷、如泣如訴。他的音樂有一種難以形容的魔力,溫柔婉約的琴音透著淡淡的哀愁,詩句一般美麗的旋律跌宕起伏,真摯細膩,浪漫如夢,交織著熱情和夢想。雖然曲曲各有特色,但都能讓人感受到作曲家內心的深情和執著。每當琴音響起,總觸動我心中最柔軟的部分。

了解音樂家的生平後,再次聆聽〈沒有父親〉協奏曲,便有更深的感受。鋼琴在弦樂伴奏下緩緩滑出,琴音清靈溫柔,如同一個孩子的祈求,以簡單的上行音階,一句句怯怯地訴說心中的思念和盼望,旋律隨著音域升高漸漸迫切,然後停在高音,急轉為激情快速的下行琶音;第二主旋律展開,多次重複下行音階,透著幽怨和執著,像是在問「為什麼」,淌著淚水和委屈;第三部旋律將前兩部變換組合,琴音優美和諧,彷彿從失怙的傷痛和孤單無助中走出,接受了命運後變得茁壯強大,最後回到第二及第一主旋律,以華麗的琶音結束。

埃内斯托在洛杉磯度過了輝煌的音樂生涯,2001年,他回到故鄉墨西哥的坦皮科城與妻子和家人一起度過抗癌的最後幾年,於2004年去世,享年僅六十四歳。令人欣慰的是,他雖少年失怙,但音樂成就卓越,家庭幸福。埃内斯托曾說:「我的妻子,我的家人和美好的友誼一直都是創作靈感的來源,四十年來始終相伴我左右。我真心感謝所有喜歡我音樂的聽眾。」埃内斯托曾告訴年輕作曲家:「一定要相信自己,始終在創作中表達最深切的感受,好的旋律是一切的根本。」他的兩個兒子都繼承了家族的音樂天賦,成為拉丁美洲傑出的新一代作曲家。

《Just For You》專輯中的第三首〈Beethoven’s Silence〉是埃内斯托獻給樂聖貝多芬的鋼琴曲。他以一位音樂家的同理心,譜出這一首動人心弦的曲子,琴音如流水潺潺,細訴貝多芬失聰後寂靜的世界,溫柔地道出樂聖心中的沉痛,悲懷中洋溢對音樂的激情與執著、失去聽力卻仍然能夠用心靈創造出偉大的音樂作品。埃内斯托希望聽者能以溫暖的心靈,靜靜地探索貝多芬内心的沉默世界。

曾經讀到埃内斯托說過的一段話:「父親的離世對我的職業選擇具有決定性作用。參加葬禮時,我發現了令人印象深刻的現象:葬禮的參加者大約有五十萬人。在那裡,我意識到我的父親是誰,意識到他的音樂成就的魅力,使我萌生出父志子承、成為一名作曲家的想法。」

非常佩服這位少年失怙的音樂家,成長於沒有父母陪伴的傷痛中,能創造出如此燦爛的人生、輝煌卓越的成就。幸運的是有一位愛他又能支持他的音樂夢想的祖母,而音樂可以療傷、音樂可以滋養,不幸的少年的人生因為音樂而幸福。

如同貝多芬在寂靜無聲的世界中創造不朽的音樂,埃内斯托在沒有父親的傷痛中,仍然創造了一個有情有愛的人生和有情有愛的音樂世界。(寄自加州

電影 墨西哥 加州

上一則

故宮白話翻譯黃庭堅草書 網笑:廢文變名品

下一則

10歲喪父 CNN主播庫柏逃避過父親節 當爸後「有新期待」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