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台桌球混雙擊敗韓 林昀儒、鄭怡靜4強對日

美「泳抱」東奧首金 卡利斯茲游泳混合400米奪冠

愁眉苦臉的醫師

彼得是先生的足球隊友。美韓混血兒的彼得,身材清瘦,頭髮微禿,看起來不像白人也不像東方人,乍看之下倒像是中東或印度人。他是個骨科醫師,住在長堤港口邊一棟小小的房子裡。當年認識他的時候,他還單身著。從履歷表上看,彼得是個黃金單身漢,三十多歲,有房有車,有個收入豐潤的工作,但他總是怨嘆著世事不如意、人生多苦難,有點未老先衰的滄桑。

先生說,這是因為彼得的爸爸當年是美軍,在韓戰時認識了北韓的年輕女子。夫妻兩人年紀懸殊,文化背景也差異極大,造成了彼得的成長過程不平衡,有強烈的自卑感。

彼得是個很聰明的人,對很多事情的看法也與眾不同,我們也喜歡跟他聊天。不過,說到最後都會不歡而散,因為他的結論都很悲觀。

談話內容通常是這樣的:

「彼得,工作還好嗎?」

「醫院的骨科發生了一些事,有些醫師申報假手術以騙取保險金,其中幾個已經被吊銷執照了,另幾個留職停薪,正被FBI調查中。」

很有趣吧!不過這時,話鋒一轉:

「至於我,工作越來越辛苦,值班時總有忙不完的事,急診室不停來電,病人越來越多,我的薪水卻沒有上升的趨勢。彷彿我們的人生就是如此,漫長的路只是條看不到盡頭的黑洞,只能祈禱我們活到退休的那天吧!」

聊天到此,我們趕快喊停,以免大家都感染到憂鬱的心情。

後來,彼得帶著未婚妻來比賽,那是一個年輕漂亮的日裔醫師,讓大家跌破眼鏡。那位未婚妻溫柔甜美,還偷偷跟我們說:「我在手術室第一次看到彼得,就被他英俊的外表深深吸引住。」

彼得?英俊?我們看到的是同個人嗎?我和先生面面相覷,差點偷笑出來。或許是情人眼裡出西施,但還是慶幸彼得祖上積德,找到了那麼體貼的伴侶。我心想,或許愛情能夠治癒他的悲觀。

沒想到,兩人婚後不久,彼得就被診斷出患有惡性淋巴瘤。聽到消息後,我們和他們夫妻倆相約吃晚餐,希望可以幫他們分消一些煩惱。彼得還是老樣子,愁眉苦臉的,卻不忌諱地對自己的病情侃侃而談。他的妻子在一旁關愛地看著他。兩人趁化療前看了婦產科醫師,做了試管嬰兒的準備。隊友們都幫彼得打氣,錄了影片幫他加油。彼得看著,眼眶泛紅。

彼得的治療順利,不到一年,癌症便痊癒了。更好的消息是他的妻子懷孕了,還是雙胞胎!看來雨過天晴,彼得的好日子終於到來了。

彼得在病後就退出了足球隊,我們也多年沒看到他們。直到去年年底,他的妻子生了雙胞胎後,又自然懷孕,生下了小女兒。我們應邀到彼得的家,歡喜地去探望他們。

他的妻子熱情地招待我們,在廚房裡忙碌著。彼得沒什麼變,還是瘦弱的身材,只是禿頭更嚴重,剩下的幾根頭髮也灰白了。他坐在沙發上抱著小嬰兒,後頭兩個小孩爬上爬下。

「你們不覺得小孩很難帶嗎?現在吵得要命,以後大學學費只會越來越貴,我們只能不停地工作來供應他們。看來,退休的日子又要挪後了……」他唉聲嘆氣,額頭上的皺紋更深了。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經過大難不死的彼得還是老樣子,永遠悲觀、永遠衰老。只不過這一回,他是真正老了。(寄自加州

足球 退休 加州

上一則

愛鳥,何不種樹——再談鄭板橋(下)

下一則

藝術收藏曾被虧「賣觀光客的」 周杰倫進步神速歸功她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