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艾美獎/凱特溫絲蕾勝「后翼棄兵」強敵再奪視后

全美關注…佛州自駕遊失蹤女 屍體疑在懷州尋獲

愛鳥,何不種樹——再談鄭板橋(上)

幾米∕圖
幾米∕圖

十八世紀的揚州有揚州八怪,有鄭板橋這樣的知識分子,也許應該視為清代前中期一次重要的啟蒙運動。

歐洲的啟蒙運動強調「生而自由」,每一個個體生命都應該被尊重,打破社會階級貴賤貧富的差異,打破種族的歧視,打破男女性別的不平等,近現代人類的文明,從啟蒙運動做基礎,一步一步走向人性的全面解放,兩三百年間,從法律上、道德上、觀念一步一步解放,雖然還有許多逆勢而行的保守阻礙,但是,啟蒙運動尊重個體生命自由的大方向一直是全世界文明社會努力的目標。

如果把鄭板橋作為清代人性啟蒙的重要思想人物來看待,他就遠遠不是「書畫家」「詩人」可以搪塞。摘錄他文集書信裡的一些片段,可以看到他在十八世紀與歐洲許多哲學思想家的論述主張不約而同地相似,甚至,鄭板橋的哲學思想放在現今的社會思潮上來看,仍然令人耳目一新。

愛鳥,何不種樹

青年時讀鄭板橋文集書信,常常驚訝他超前時代的思想觀念,隔了四、五十年重新閱讀,還是覺得充滿新銳進步的現代感,因此把他文集中昔日圈畫紅筆的幾段抄錄出來,分享給有興趣的朋友。

他在濰縣做縣令時寫給弟弟一封家書,書信裡談到「養鳥」一事:

「平生最不喜籠中養鳥。

我圖娛悅,彼在囚牢,何情何理?而必屈物之性以適吾之性乎?」

這段話談籠中養鳥,涉及對待生命的基本態度。

喜歡鳥,卻把鳥囚禁在籠中,「我圖娛悅,彼在囚牢」。鄭板橋談的已不只是籠中養鳥一事,而是擴大到人類對待所有生命的態度,他下面講得很清楚,「髮繫蜻蜓,線縛螃蟹,為小兒玩具,不過一時片刻便拉折而死。」

他是在書信裡告誡弟弟對自己兒子的教育,從幼兒開始就不可以玩弄折磨動物昆蟲為樂。

書信裡很清楚闡述了天生萬物的自由平等思想:「天地生物,化育劬勞,一蟻一蟲,皆本陰陽五行之氣氤氳而出,上帝亦生生愛念。」

鄭板橋以為:人類是萬物中最貴重的,「萬物之性,人為貴」,人類如果不能體念上天生長萬物的心意,「萬物將何所托命乎?」

這是啟蒙運動的核心思想,殘虐生命,在任何狀況都違反天意,也違反人性。近現代文明社會的政治改革、宗教改革、社會運動都建立在這個尊重生命的基礎上。

台東知本卡大地布部落呼籲:知本溪河口濕地生態有多少生物棲息,不可貿然破壞。七千多年形成的桃園外海藻礁孕育多少生物的生態,不能貿然用短視經濟利益破壞。司馬庫斯部落研發無藍光的路燈,減少蝴蝶昆蟲死亡,思考的基礎,都是民間對天生萬物的尊重愛惜。也是鄭板橋反對用牢籠囚禁動物禽鳥的基本觀念。

人類常從自我的短視利益看待萬物,對我們有用的叫「益蟲」,對我們有害的叫「害蟲」。但是,從自然生態的觀點來看,天生萬物,並沒有區分「益」與「害」。

鄭板橋在信中說得很清楚:「蛇蚖蜈蚣、豺狼虎豹,蟲之最毒者,然天既生之,我何得而殺之?」

這是非常先進的生態自然的平衡觀念,天地間複雜而環環相扣的生物鏈,不應該以人類單一的狹窄角度來區分「益」與「害」。

台東池上因為自然有機農業的發展,各種生物都跟著復育。一次在池上國中,有蛇從屋頂掉下來,都市學生可能驚慌大喊大叫,池上的孩子知道如何避免危險,保護自己,安安靜靜把蛇送回山林中去。

自然生態的尊重不是從狹窄的人類視野看待龐大的生物鏈,而是把自己也放進這環環相扣的生物體系,所有的「利他」才是「共生」「永續」的基礎吧。

在萬物中有「毒蟲」,務必殺盡,人類就會在同類中區分種族、宗教、階級、性別差異,指為「異端」、「毒草」,也務必除惡務盡,最終就一定是非理性的虐殺,把「不同」視為異端仇讎,納粹以種族殺數百萬猶太人,殷鑑不遠,人類不仁,還會有浩劫嗎?

板橋這一封重要的家書,希望弟弟正確教養他的兒子,其實更是在思考人性普世應該遵守的生命原則。他信寫完,覺得應該講得更清楚,因此信後又附一紙,正面說明「欲養鳥莫若多種樹」。

他再次說明自己也愛鳥,愛鳥從種樹開始,「繞屋數百株」「為鳥國鳥家」,這才是板橋愛鳥的最終理想。

這一段,常常覺得應該讓今日縣市鄰里鄉鎮從政者一讀,從關心自然生態開始,一個城市,一個鄉鎮,有樹有鳥,尊重生命,尊重自然。(上)

納粹 藻礁 歧視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警員林嘉賜 傳承父親夢想從警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