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已施打嬌生疫苗民眾 舊金山醫院提供補充針

豪宅外揮槍夫婦認罪 密州州長宣布赦免

上海人的噱頭

噱頭,在上海話中通常有兩種涵義。一是指逗人發笑的言語和舉動,上海獨角戲和滑稽戲演員在台上活靈活現的表演,就是充滿這樣的噱頭。另外一種解釋是「做樣子」,或者「說得好聽」,以及其他能夠吸引人眼球的表現。上海人將這些都稱為「擺噱頭」。

上海人是很會「擺噱頭」的。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上世紀七、八○年代很多人穿的「假領子」(滬語叫「假領頭」),就是由上海人發明,並首先在上海流行起來的。「假領子」其實是真領子,一件沒有了袖子和下面大半截的「襯衫」,不就只剩下衣領了嗎?這樣的「領子衫」也有兩三粒鈕釦,包括最上面的風紀釦,領口看上去也和一般襯衫無異,足以以假亂真,而上海人也確確實實拿假領子當襯衫來穿的,很多時候還要把領子熨燙得十分「挺刮」,不讓它打皺和翻捲,而這樣做就是要讓你覺得他們穿的是襯衫。這就是噱頭。當然要想擺這樣的噱頭,只能在穿毛衣和外套的秋冬季節,夏天用假領子冒充襯衫就要穿幫了。

很會「擺噱頭」,在上海話中被稱為「噱頭勢好」。這個「勢」字是表示程度的,也就是說做足了樣子。在職場,這就意味著很會表現自己,以贏得上司和同事的信任;在情場,就是很會包裝自己,無論是扮演白馬王子,還是當暖心男,風度翩翩也好,風流倜儻也罷,那都需要一點噱頭的。

有時做父母的,在哄孩子的時候也要用「噱頭」。上海有一首童謠:「本來要打萬萬記,現在辰光(時間)來勿及,馬馬虎虎打十記,一、兩、三、四……」這首童謠是從生活中來的,說的是小孩子犯了錯誤,媽媽有心管教但不忍心懲罰,於是就推說時間不夠,少打兩下吧。這樣既能讓犯了錯的孩子長記性不再犯錯,又讓他感覺媽媽還是很愛他的,而所謂打幾下,也只是輕輕地拍手心而已。在生活中,這樣的噱頭往往是很管用的。

日前看到一篇評論海派文化的文章,給現如今的上海餐飲業貼上了一個「噱頭」的標籤。這話並非沒有一點根據。先從飯店餐館的名稱招牌來看,很多餐館為了迎合上海人懷舊的感情,都打著「老上海味道」的名號,其實菜品還是那些。還有各種稀奇古怪的店名:「阿娘」、「外婆」、「老克臘」,這些店名對上海人來說確實有親和力;我還看到「廚魔」、「上海1號」這樣的店名,不知其廚藝魔力究竟有多大,又有何能耐敢在大上海稱頭號;有叫「天辣」的,那一定是想吸引重口味的食客;有稱「御軒」或「王府」的,是想拿宮庭菜餚做幌子。我還看到有叫「很高興遇見你」的店名,噱頭擺得讓人不能拒絕。

上海有不少餐館主人都將店開在了老洋房內,內部裝飾盡量保持原樣,包廂內可見壁爐和蠟燭台,舊式的廊柱和吊燈,還有各種老物件掛滿牆壁,都是能夠吸引食客眼球的。客人來此除了想要享受美味佳餚,一睹老洋房內的祕密,體驗一下洋派生活的氛圍恐怕也是他們來此的目的。上海商人真是很聰明,房子也能用作噱頭。

再看菜的「賣相」,也是噱頭十足。我就見過將馬鈴薯沙拉做成奶油蛋糕模樣的。以前麻球也就比雞蛋大一點,現在不少店家推出的麻球有小皮球那麼大,食客初次看到這樣大的麻球都會很驚訝。從前做糕點,形狀無非就是美觀一點而已,而現在追求「仿真」了,鹹的蘿蔔絲酥包做成了黑天鵝造型,其色黑是因為麵皮中加了墨魚汁,而甜餡的點心也讓人「驚豔」,其外表做得和女人的彩色手提包一模一樣。這似乎是在挑戰顧客的膽量,看他們敢不敢吃。這究竟是創新還是噱頭?

上海人中不乏會「擺噱頭」的人。但要說他們當中「噱頭勢」最好的,大概就要屬「毛腳女婿」了。這是上海人對初次登門或尚未成婚的準女婿的特殊稱呼,簡稱「毛腳」。此名稱從何而來?一種解釋是說,男孩初次到女方家,常常因為不知道該做什麼而顯得手足無措,想做什麼又總是毛手毛腳的。

上海人經常說:「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歡喜。」應該說,和婆媳關係不同,丈母娘和女婿的關係似乎總是要好相處得多。然而這也不是必然的,丈母娘喜歡「毛腳女婿」,通常是因為後者「噱頭勢好」。談戀愛是要付出的,之前他們或許也經常「擺噱頭」,但對象是女朋友,如今他們要面對未來的丈母娘,那就更得卯足了勁表現。

第一次去女友家見丈母娘,頭髮梳整齊,鬍子刮乾淨,穿上新衣服,褲腿熨出筆直的一條線,皮鞋擦得錚亮。這樣做就是為給首次見面的女朋友媽媽一個好印象。在女朋友引見之後,馬上就得叫人,就是打招呼。一定要叫「阿姨」,而且在之後的交談中,也要避免用儂(你)來稱呼自己未來的丈母娘。多叫幾聲「阿姨」,總會讓阿姨開心的。

見「阿姨」時,「毛腳」除了嘴巴要甜,還要有「眼力」,注意揣摩對方的心思和脾氣,瞭解她有何需求和愛好,然後就是想盡辦法讓她高興,最好不要等到對方開口,就知道該為她做什麼,而且手腳一定要勤快。所以「毛腳」其實也有為準丈母娘辦事十分賣力的意思在內。這些都做到了,就是「噱頭勢好」。

至於效果如何?那就要看見面時,「毛腳」能不能吃上女友母親親手做的加了糖的水撲蛋,通常這代表認可女兒選擇的對象,也表示對「毛腳」的歡迎。此時的「毛腳」,無論是否喜歡這種直接將生雞蛋打入沸水中的吃法,都會對「阿姨」的招待充滿期盼。只有等到水撲蛋端上桌,他忐忑的心才會放下。不過,事情還沒完呢,「毛腳」還要讓準丈母娘看到他吃得很開心、很享受的樣子。這又是噱頭!(寄自印州)

雞蛋

上一則

芒草花

下一則

病毒無情人有義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