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自家籬笆掛「F字」反拜登標語 被罰上訴 官府撤案

中華隊麟洋配東奧羽球摘金 教練陳宏麟:沒想過

奇形異狀惹人厭?

一年前,美國疫情失控,人人驚恐,紛紛禁足家中,出門購物更是小心翼翼,唯恐那摸不著、見不到的病毒入侵。雖如此,我仍能自得其樂,窩家觀賞歌劇、網路聽音樂會、靜心讀書寫作、視頻聯絡親人、朋友手機聊天,生活堪稱安逸悠閒。然而,疫情漸緩,封鎖漸鬆,社會突然頻爆「反亞裔」的仇恨事件,原本安逸的生活,漣漪四起,讓人憂心忡忡。

仇恨事件源起於新冠病毒的失控。大陸武漢地區無預警地爆發疫情,病毒瞬間散播全球。全世界人類在一夜之間生活傾倒顛覆,有人驟然丟失工作,經濟來源斷絕;有人喪失至親,親人臨死前還無法陪伴訣別,讓生者椎心泣血。科技先進的美國,疫情喪命的人數竟為全球之冠,對自以為世界強國的美國國民,情何以堪?原本隱藏美國社會的種族歧視地雷由疫情引爆,轟然炸開。

今年初,女兒喜添老二,小倆口手忙腳亂,急求老母援助。我義不容辭趕赴北加州幫忙。每日清晨,我推著娃娃車在林間散步,車中有時是牙牙學語的三歲小外孫,祖孫倆一路用中文談笑;有時是沉睡的新生外孫女,我則靜靜聽鳥語、聞花香,世界溫馨平和。不料,新聞開始頻報亞裔仇恨事件,女兒女婿感覺事態嚴重,迅即網購辣椒噴霧器供我自衛;我也開始疑神疑鬼,唯恐有人從四周偷襲,世界一下子變得陰鬱晦暗。

以前念歷史,中華民族歧視外族,批評外族文化低落,稱之為蠻夷之邦,似乎理所當然。待我移住國外,自身變成別人的外族,才深刻理解被歧視的無辜和痛苦。歧視完全源於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不良,歧視者看不慣被歧視者的「奇形異狀」而產生厭惡。

年少時讀《論語.憲問篇》:「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課堂老師解釋「被髮左衽」是蠻族落後民族的裝束。我當時一直困惑,「被髮左衽」有何不好?當年,「披頭四」正紅得如日中天,我們年輕人趨之若鶩。我後來了解,中原人習俗,死人才穿左衽衣,難怪孔老夫子看不慣穿左衽衣的外族人,因為猶如看到死人滿街跑。但是,又是誰規定死人才能穿左衽衣呢?若以今日社會標準來看,孔老夫子認為外族裝束與中原漢族有異,即批評其文化落後,似乎可歸類為一種「歧視」。

中華歷史上,種族歧視的例子不少。元朝即實行民族歧視政策,蒙古人被列為最高等,然後以民族被征服的先後次序分成三級:色目人(即白人)、漢人和南人。四等人在政治、刑律、任職上都享有不同的待遇。元朝的種族歧視是造成後來朱元璋造反的原因之一。清朝時期,也曾明文規定滿漢禁止通婚,這項種族歧視政策也給了孫中山先生以「驅逐韃虜,恢復中華」的口號,起義推翻清朝政權。歷史之鑑,種族歧視對國家的穩定和發展,絕無好處,易成為反對者顛覆國家政權的理由之一。

我出國旅遊時,看到國外的異語、異風、異俗,覺得新奇有趣。可是,當我走進洛杉磯韓國城,看到完全不識的韓語招牌,卻覺得格格不入,忍不住抱怨怎麼一個英文字都沒有?此時,我突然醒悟,一個不懂中文的美國人若闖入中國城,見到完全沒有英文翻譯的中文招牌,他們會作何感想?古人教我們「入境隨俗」,的確有道理,入境隨俗是消除因溝通不良造成種族歧視的良方。外人移民異地,學習當地語言、遵從當地習俗、融入當地社會,不是理所當然嗎?若一味故步自封,我行我素,異行異狀,確實惹人討厭。

我初來美國,入校求學,言語結巴,舉止唐突,完全不知美國人的禮節,譬如,出入公共場合開門時為後來者扶門、路上超越別人須口頭抱歉、出入公共交通工具等狹窄空間不宜爭先恐後、凡事要排隊耐心等候、路上遇陌生人以笑容打招呼等,都是當年在國內未曾教過的禮儀。尤其當街對陌生人微笑招呼,豈是端莊淑女該有的行徑?幸虧學校師長和同學大度包容,耐心教導,才漸漸融入。其實,學校內以成績評優劣,平時繳作業、考試都得靠成績優良的同學幫忙,美國本土學生哪有本錢歧視我們這些身經百戰、擅長考試的留學生?因此,從未有過種族歧視的困擾。

進入社會工作後,情況不同了。一方面成員複雜,再方面人際關係和語言溝通變得極為重要,特異獨行的外國人自然而然易被排擠打壓。

初入公司,我小心翼翼與人相處,偶遇委屈也不會往種族歧視方向聯想,畢竟「一樣米養百樣人」,不同個性的人難免會互看不順眼,無須小題大作,這是小心選戰事的原則。同時,我這急驚風個性,也要學習包容美國人做事慢條斯理的習慣,缺乏耐心在美國社會是不足取的。由於我的自律和自信,雖然個性急躁,同事們都能包容我,大夥共事愉快,合作完成許多艱困大計畫。

我陸續完成幾件大計畫後,主管秉著人盡其才原則,把我調到新單位從事新計畫,工作上開始與一位滿頭白髮的白人男同事交集。一向與我合作無間的越裔技工偷偷警告我,這位白人老兄歧視亞裔,要我小心應付。果然,我主持新計畫啟動會議時,他對其他白人同事都客氣有禮,唯獨對越裔技工厲聲批評,我冷眼旁觀,暗忖他可能討厭那位技工,故按住不語。可是,當我分配眾人工作,詢問他何時可完工時,他居然一臉不屑傲慢地回答:「我的工作沒妳想像那麼容易,我無法及時完成。」私下我再次與他面談,他仍是那副嫌惡的表情,似乎與我有不共戴天之仇。幾次下來,我估計冰山難以融化,乃請求單位主管指派另一位了解其工作內容的工程師參與會議,由這位工程師評估傲慢老兄的工作難易度,挑戰他完工的時間。同時,每次開會時,我都不忘攜帶甜甜圈慰勞參與工作的同事,靈活運用「合縱」策略。俗諺「吃人嘴軟」,眾人都快快樂樂與我合作,唯獨他屢擺一副不合作的臭臉,時間一長,他終究孤掌難鳴。隔一陣子,他知難而退,申請退休,我也鬆一口氣,不必再浪費時間、花心思與他勾心鬥角了。

可是,對付特定目標容易,社會中若充滿「仇中」氛圍,敵人不知從何而來,防敵禦敵就難多了。朋友圈有人建議,外出攜帶登山杖自衛,運動老師也四處贈送功夫鎚供學員外攜自衛,更有人傳送簡易防身武術視頻供學習。不過,這些都是治標,也不是人人可仿效的,一般人遭受襲擊,驚嚇慌亂之餘,恐怕無法及時回應。

美國此時此刻的仇視亞裔事件,必須從根本解決。社會本就不該有種族仇恨心態,縱使內心懷有歧視,也不該表現於外在暴力,因此,立法禁止仇恨暴力為首要之途。慶幸的是,美國參議院已於今年四月二十三日迅速通過「反亞裔仇恨犯罪法案」(COVID-19 Hate Crimes Act)。有了法律依據,全美華裔的下一步,就是團結一致為自身利益發聲。

依前述所言,歧視源於誤解,美國歐洲移民自以為他們經過幾世紀披荊斬棘,才造就了今日富裕的美國,後來的亞洲移民卻坐享其成,心態難以平衡,導致排擠仇視亞裔。其實歷史上,華裔對美國的建設與貢獻也不容小覬,可惜教科書鮮少提及。歐裔孩童從小就以為自己祖先對國家貢獻比其他族裔多,自信驕傲;華裔兒童則像小媳婦一般,寄人籬下。許多華裔兒童從小都有文化認同的困擾,羞於認同自己族裔的文化,生活於歐洲文化充斥的美國社會,處處缺乏自信。

韓裔美國演員金大賢(Daniel Dae Kim)不久前製作一段視頻,呼籲美國教科書應加入亞裔對美國國家貢獻的歷史,以消除歐洲移民對亞洲移民的歧視,我十分贊同。以往,歐洲移民也視本土印地安人如蠻夷,早期好萊塢電影還刻意彰顯歐洲移民奮戰印地安人的英勇事跡。今日,到中西部各景區旅遊,處處標示對當年歐洲移民搶奪印地安人土地和資源的愧疚。還原歷史真相,教育美國國民事實,乃消除種族歧視的根本方法。

不過,改革美國兒童教科書內容,非一蹴可幾,需長久時日的奮戰。現今迫在眉睫之際,我們華裔父母應立即站出來,除了督促學區改革歷史教科書內容之外,更要自動自發,立即在中文學校加入華裔對美國國家建設的真實歷史,讓自己子女了解華裔祖先在美國富強發展過程中並未缺席,增加華裔兒童的自信心。我自己年輕時對美國歷史不清不楚,未曾灌輸子女這些重要歷史,感到慚愧不已,如今修正,仍不嫌遲吧?(寄自加州)

種族歧視 美國 華裔

上一則

轉山為誰

下一則

童書「好餓的毛毛蟲」作者辭世 曾說微不足道也能翩然飛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