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G7公報後 美國與歐盟峰會聲明重申台海和平穩定重要性

疫苗接種率達70% 紐約全面解封

如夢似貓

我算是多夢的人,我相信夢是有意義的,是對近期生活狀態的詮釋,是恐懼和期待的出口。生活中幾乎只有貓的我,自然也作過許多與貓有關的夢,每個夢都準確地記錄了我當時的心境。

剛開始照顧街貓時,我對於書店客人不斷騷擾正在休息的貓,感到非常困擾。那陣子有個夢大約如此:我家庭院的大樹上,長滿了一隻又一隻的貓,每隻都毛色斑斕、目光灼灼,看起來就像是隨時要動身捕捉獵物。可是有天,卻被鄰居小孩粗魯地趕走了!我後來終於找到一個機會,帶著那幾個孩子搭火車到遠方旅行。通過一個長長的黑暗隧道,前方的光為我們照亮了一個貓咪的國度!來到貓國之後,小孩們學會了尊重貓,也和貓發展出深厚的感情。即使醒來後知道只是夢,還是得到了莫大的撫慰。

之後我進入另一個階段,開始自稱貓奴,於是又作一夢。夢中貓咪化為大神,且擁有一座神廟和無數的信徒,當我進到廟裡直呼貓咪名諱的時候,遭到貓神的斥責,那隻貓本是隻美麗害羞的三花母貓,但祂發出的卻是威武的男聲。

再後來因為經常帶貓上醫院,卻苦於捕抓和醫療之艱難,於是又得一夢。夢中每隻貓都很好商量,我跟牠們說明即將進行的醫療,牠們欣然接受,不僅自動走進籠子,到醫院之後也順從地將前腳伸出,讓醫生抽血,最後還自己吞下膠囊!這個夢太美妙,我大笑著醒來之後,仍悠然神往。

至於同一隻貓多次入夢,則只有金沙,當時牠病了很久,幾乎每周回診。有天我夢到,醫生宣布牠已經痊癒了,於是診療檯上的金沙,就變成了一個小男孩,我開心地幫他穿上衣服。有陽光灑在他身上,他欣喜而安靜地望著窗外。

不久,金沙病情惡化,需要使用氧氣室,我便在家裡搭建了一個。那晚我夢到金沙是個大約五、六歲的小男孩,他待在氧氣室裡,我到別處去了一下,氧氣室就爆炸了,我在夢裡哭得肝腸寸斷,直到自己像是爆炸一樣地醒來。

金沙過世之後,有天中午,我將牠的骨灰撒在觀音山前的淡水河上,當天晚上便又夢見牠了:我抱著已死去的金沙,捨不得放開牠,慢慢地,牠的身體有了溫度,四肢也開始有反應,我目不轉睛看著牠確實地活了過來,而且還很快地長高,站了起來,變成一個比我還高的青少年,身上穿著藍白色系的運動服。我高呼著:「金沙復活了!」然後就醒了。

我沒有宗教信仰,不相信輪迴,甚至不相信靈魂的存在,可是這三個連續的夢,再加上金沙過世時闔上了雙眼(一般都是睜開眼睛的),朋友們告訴我,這表示牠要投胎當人了。我想像著只愛人不愛貓的金沙,閉上了一雙貓咪的眼睛,等下次再睜眼的時候,已經是一個人了。

書店

上一則

萬鑫鑫的陶藝課(三)

下一則

偷雞不著蝕把米(下)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